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动态>>最新动态>>正文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罗康隆留美访学见闻之五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3-02 14:14:59
东郭先生与狼:美国感恩节
 
美国的感恩节最主要的活动就是家庭聚会了,在聚会中分享“火鸡”。我在这天的中午到一家中国超市,却没有火鸡购买,也就购买了两只普通的鸡。按照中国的做法,黄豆闷鸡,与同屋的中国吉林小伙同度这一节日了。感恩节,这个节日的名字很美妙,但英文“Think Giving”(谢谢给予),就需要感恩,于是引发了我的思考,是谁在给予,美国人在感谢谁。他们在感谢上帝,还是感谢印第安人,是上帝给予,还是印第安人在给予。
我在中学的历史课本中就知道“五月花”事件。那是早在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不堪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清教徒102人到达美洲。时值1620年和1621年之交的冬天,他们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处在饥寒交迫之中,冬天过去时,活下来的移民只有50来人。这时,心地善良的印第安人给移民送来了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怎样狩猎、捕鱼和种植玉米、南瓜。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移民们终于获得了丰收,在欢庆丰收的日子,按照宗教传统习俗,移民规定了感谢上帝的日子,并决定为感谢印第安人的真诚帮助,邀请他们一同庆祝节日。在第一个感恩节的这一天,印第安人和移民欢聚一堂,他们在黎明时鸣放礼炮,列队走进一间用作教堂的屋子,虔诚地向上帝表达谢意,然后点起篝火举行盛大宴会在后来的几天活动中,还举行了摔交、赛跑、唱歌、跳舞等活动。
我在重读这段“五月花”的故事时,我从第一个“感恩节”就注定了印第安人的命运,这批清教徒在内心里,感恩的不是印第安人,而是他们心中的上帝。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宗教激进分子。只是在当时,由于印第安人还有比较强大的实力,至少在人数上比白人多,而在表面上而体现出对印第安人的感恩。当然,这也不排除当时真是的对印第安人的感恩。
但由于宗教的不同,各自文化的差异,其后的裂痕越来越大,以至于出现了残酷的冲突与战争。在多次的战争中,印第安人的菲力浦王,最终被殖民者战败。除了直接面对面的战争外,西方人身上所携带的细菌,也成为土著印第安人的杀手,大部分印第安人从未接触过外人,几乎没有对这类细菌的免疫能力,而被夺去了生命。在这样的对抗与反抗中,印第安人步步失利,逐步地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其间,殖民者还使用了其他的手段与伎俩,比如驱赶、土地购买、土地征用、工程建设,资源开采等,将大批的印第安人赶出来原来的居住地。我两次去考察的切若基印第安人保留地得知的情况就是这样。这一过程实际上是为白人腾出阿巴拉契亚山和密西西比州之间的土地,用来种植南方的棉花和北方的谷物、向外扩张、开发移民、修凿运河、兴建铁路和新兴的城市,以及建立一个横贯大陆、连接太平洋的巨大帝国。我们无法精确计算出在这一过程中有多少印第安人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更不用说他们为此遭受的种种磨难了。
可见,强迫印第安人迁移的力量不是来自与印第安人比邻而居的贫穷的白人拓荒者,其真正的根源在于工业化和贸易的发展,人口、铁路、城市的增长,土地价格的上涨,商人的贪欲。结果呢,印第安人沦落到死亡或被流放的境地,可是土地投机商却发财了,政客们也掌握了更大的权力。至于贫穷的白人拓荒者,作为棋盘上的兵卒,首当其冲地被推入暴力冲突之中,不久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1803年,美国总统杰斐逊从法国人手中购买了路易斯安那州,使得美国的面积扩大了一倍(将西部的边界从阿巴拉契亚山脉横跨马萨诸塞州扩展到落基山脉),他向国会提议,应该鼓励印第安人在小块土地上定居,从事农业。“我认为下述两种办法比较合适:第一,鼓励他们放弃狩猎……;第二,在他们中间增设贸易点……引导他们从事农业,制造业,走向文明……”杰斐逊关于“农业……制造业……走向文明”的言论具有重大的意义。就开发广褒的美国土地而言,印第安人的迁移是必不可少的,它能促进农业、商业、市场的发展,积累财富,发展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对于所有这些目的,土地都是不可或缺的。这些土地投机者、批发商、贩买奴隶的商人,也是美国早期历史上印第安人最凶恶的敌人。后来,他成为1812年战争的英雄人物,这场战争不仅仅是一场为生存而反对英国的战争,更是一场新兴国家向印第安人进行领土扩张的战争。
可是,文明抑或野蛮难道是由枪炮来决定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人类真是不可救药了。然而,这样的枪炮文明史现在已经在整个世界大行其道,美国文化史家布尔斯廷在其三卷本的《美国人》里千方百计地将印第安人妖魔化,无休止地讴歌对印第安人的屠杀,甚至谴责新英格兰人教友会对印第安人太仁慈了;而在拉尔夫、伯恩斯等四人合著的《世界文明史》里,对于北美印第安人的遭遇却只字不提。但是,我相信真正的文明并不是仅仅拥有物质的丰富就够了,人类的特性决定了人仅有物质的满足是不够的,人的本质是唯心灵而存在的,在满足了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后,人类最重要的是心灵生活,可是人类的许多“文明史”却不断告诉人们,人活着是为了追求财富、地位、权力、名声、肉欲,否则就要被人歧视,就活得不像人样,就不“文明”。
欧洲人把印第安人称为食人生番、野人、野蛮人。但我们不要忘记的历史事实是:白人到达北美洲之前,整个北美都是印第安人的家园,美国殖民地时期印第安人约有200万,到1860年时只剩下34万,1910年时又减少到22万。到2010年全美国共有2亿6千万人口,印第安人只占200万人,跟500年前的人口差不多,其中1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只有不到1%的印第安人拥有自己的土地。19世纪末,美国联邦政府专为印第安人成立一个州,就是今天的俄克拉荷马州。但是,当人们在俄克拉荷马州发现石油以后,联邦政府的这一善意计划落空,印第安人又面临着新的厄运。仅仅从18981915年,印第安部落就失去了90%的土地,许多人惨遭杀害。1924年,美国联邦政府终于通过法律承认印第安人为美国公民。但是,贫困、悲惨和完全被排斥在社会之外依然是印第安人的主要特征。从这些也许并不难以理解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美国的繁荣里淌着多少印第安人的鲜血。这就是西方人美国人的“文明”。
以上种种事实,展现了近400年来的印第安人的命运,无怪乎印第安人将美国人的感恩节视为忘恩负义日。我是作为人类学教授到美国杜克大学举行学术访问的学者,在今天美国欢度他们的“感恩节”时,我们为美国人感到汗颜,甚至有些无耻。当然,也为印第安人的不幸,感到悲哀。事实上,人类是否文明并不是以拥有多少财富来论定,也不是以拥有多么强大的武力来确定。真正确定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否文明的标志是其本人或者本国是否诚实、公正,是否善良,热爱和平,最终是对人类的爱。
也许当年“五月花”上的白人难民遇到印第安人这么热情,这么无私的援助,这些人是不是第一个反应就是印第安人太傻了。但印第安人,作为同在地球上人“类”却已经做出了人这个“类”的贡献,已经反映出来印第安人对人类“类”本质的认识,展现了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至于,西方白人的行为如何,也只有善良的基督在为他们祈求了。我期望,不论什么颜色的人,都能够在“类”本质的认同中携起手来,以真诚、公平、公正地走向和平的世界。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