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动态>>最新动态>>正文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治理石漠化灾变必须向传统学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杨庭硕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1-15 17:30:04
(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
岩溶山区原生生态系统的石漠化灾变,早已被学术界定义为“土地资源的癌症”。针对这样的生态灾变,如果搬用其它地区行之有效的生态治理对策,甚至动用最先进的当代科学技术装备,要想治理石漠化灾变,完成生态恢复,治理的成本会大的无法承受,力不从心。如果能够转向当地“传统”学习,则会开启更为广泛的视野和有效的路径。
此前,贵州麻山地区石漠化生态灾变的救治陷入困境,不管表现的形式多么不同,但致命的失误正在于无视岩溶山区藤蔓丛林生态系统的结构特征,无视其脆弱环节的客观存在,这才使得石漠化灾变表现为不治之症。紫云县宗地乡,处在石漠化灾变程度最严重的腹心地带,也是石漠化生态恢复最为艰难的地带。这里的石灰岩纯度高,岩层厚,地下溶洞伏流众多,但我们在仔细观察和分析当地苗族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后,发现他们掌握的传统知识极为丰富,小到每一个岩缝的土层厚度,泉水的出口,特有的生物物种。大到对整个峰丛洼地结构的总体认识,均具有精当的把握。他们的传统生态智慧正在于承认环境的严酷性,同时能够从中找到可资利用的手段和方法,并发育出整套的生态知识和技能来。
麻山苗族在播种作业时,兼顾作物的特性和耕作区段的土石结构的特点,灵活采用不同的播种操作办法。掌握着对一种生物资源做多层次、多渠道的利用的成套技术和技能。如天星米在麻山苗族的农田中就具有特殊的意义。天星米是在麻山地区苗族的烧畲地上普遍生长的一种半驯化的野生植物。这种作物的嫩叶从四月开始直到七月一直当地苗族是的蔬菜食用;七月以后,长老了的叶、杆连同正在地里开有花的穗,又会被割来充作猪的饲料;到十一月,被割掉顶端的天星米照样可以结实。这时候,麻山苗族又会陆续用摘刀割成熟的穗线,集中晾晒,用联枷拍打脱粒,收集籽实,作为粮食储存起来。而脱粒后的穗线又用作牛和猪的饲料使用。割掉果穗后的残株,在冬季时,通常被用作燃料。这种多层次,多渠道的利用办法,我们很难定义天星米在他们的农田中到底算什么东西。若按用途而言,它既是蔬菜,又是粮食,也是饲料和燃料,任何一种定义都有欠全面。
在地块中的作物配置,从空间结构上看具有立体性,一般情况下,一块地里的农作物可以分为四层:最上层是距离地面2m以上的空间,是属于长在田边地角的高大的乔木,如椿树、构皮树等;第二层是距离地面1-2m以内的空间,属于玉米、天星米、苎麻等直立类的作物;第三层是距离地面30-90�以上的空间,属于攀援在玉米等直立作物向上生长的藤蔓类植物,如豇豆、懒豆、黄瓜,或者是一些低矮点的直立植物,第四层是直接接触到地面的一些藤蔓类植物,如南瓜、红薯、荞菜等,甚至一些极耐阴的蕨类植物也在其中存在,作为喂养牲畜的鲜绿饲养。第四层作物的覆盖面积非常高,直接贴近地表层种植的红薯、南瓜、荞菜等,几乎盖满了整个地面。这种情况就是在环形山陡坡地中也一样,在玉米地中,还匹配种植着南瓜和豇豆,丰腴的南瓜藤几乎遮盖了陡坡地上的所有裸露的基岩。
麻山苗族这种混合播种有三大理由:第一地下土层结构不一样,有的厚,有的薄,单种一种作物是种不出来。第二这样种植能加大作物的层次结构,最大限度的提高覆盖度,提高露水凝结能力,减低风速,无序蒸发也得到了控制。第三,增加土地的粗燥程度,暴雨冲刷时,也不会冲走地表的泥土和作物,是一种很好的生态适应办法。
这样的混合种植有四大好处:其一能够有效地规避裸露岩石的无序增温现象;其二,在植物枝叶与裸露岩石之间形成一个稳定的水蒸气饱和气层,减少水资源的气态流失;还可利用喀斯特地区昼夜温差凝结露水,浇灌农作物,将气态水流失降到最低限度。其三,在遮荫的岩石上能够支撑苔癣类植物生长,让苔癣部分代替土壤发挥蓄水功能;其四通过林下鸡的饲养、宗地花猪、羊、牛的季节性放养等加速草地植被的更新、加速有机物的循环,提高土地的肥力。这种生计方式达到了规避和修复当地众多生态脆弱环节的作用,科学而又合理的防止了水资源的流失。
当地少数民族的生计活动中,除了尽可能地避免人为松动土石外,在耕种时一定要实施多物种的混合种植,特别是要配种大量藤蔓类和匍匐类的植物,而且要动用人力,引导藤蔓类植物尽可能地覆盖裸露的岩石,在耕种中从不轻易触动周边地带的藤蔓类和匍匐类的植物。换句话说,他们实际是在仿效藤蔓丛林生态系统的固有结构去开展生产活动。
他们的森林护育除了尽可能要选用当地的物种外,关键还在于他们是先种藤蔓类或丛生来植物去扶持藤蔓类或匍匐类植物去覆盖基岩,等到基岩被全部覆盖后,基岩表面已长出苔藓类植物后,才定植乔木。
当地乡民的畜牧业,也是实施多畜种混合牧放,确保多样化的植物物种会得到均衡的消费。他们的生活方式都能兼顾到对已有多样化生物物种均衡、多层次、多渠道的综合利用。利用中都严格控制分寸,确保利用对象顺利再生,最终使得高效的利用和精心的维护达成的辨证统一。
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需要对该区域各民族传统生态知识进行全面清理,激发当地乡民对自己拥有的传统知识的自信,让当地政府尊重各民族长期积累的生态知识,需要建立起区域生态知识的研究机构,不断地提升该区域生态知识技能,充分地发挥该区域各民族生态知识,使得该喀斯特地区的生态救治与维护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性。只有这样,岩溶地区的石漠化才可能获得救治;喀斯特山区的生态维护才可能有序的实施;喀斯特山区的民众才能获得真正的小康。

Tags:

作者:罗康隆 杨庭硕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