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动态>>最新动态>>正文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历史与文化学院院长罗康隆应邀参加“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论坛”会议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4-04-30 16:53:19
“边疆民族地区城镇化论坛”会议于4月24-25日上午在云南红河学院召开,参加会议的有来自中国社科院、国家民委、厦门大学、云南大学、吉首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四川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广西民族大学、贵州民族大学、西藏民族学院、兰州大学、内蒙古社科院、云南社科院等院校及科研机构的主要学科带头人、专家学者。
我校历史与文化学院院长罗康隆教授与研究生彭伟应邀参加了本次会议,在会上罗康隆发表上了 “城乡一体化与乡村社区营造”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说,罗康隆提出新型城镇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它依托新型工业化和信息基础设施的发展,既包含了发展诉求目标的提升,也需要经济基础技术进步的支撑,是对特定社区资源独特利用的过程,以社区文化为基础,提升人们的福祉。每个地方的城镇化的结果应是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反映。正常情况下,跟我国各个区域的资源环境结构特征和经济发展相匹配的。但是,有时因人为的决策和制度而严重滞后或过度超前。追根溯源,更多的问题在于政策,而不在于技术层面。这里既有制度方面的问题,也有决策者对于市场规律下的城镇化发展客观规律的把握问题,更有对话机制的问题。
罗康隆以自己在台湾社区考察的经验,在吸收台湾有关社区总体营造的理论与实践成果的基础上,提出民族地区城乡一体化需要从社区感入手,进行社区营造而实现城乡一体化。社区感指居住在地理上可以清楚界定的同一区域的一群人,他们彼此之间、以及他们与其生活所在之间,形成社会的和心理的联系。这种心理的和社会的联系,就可以称之为社区感。社区感的进行是社区营造的前提。社区营造的首要任务便是营造社区感,通过对社区的公共事务而推展,在其过程中涵盖观察、分析、沟通、企划、执行力、反省、创意等,并长期地具体地具有创造性地加于经营。它是一个社会工程,在城市社区营造中是基于城市的邻里陌生,要靠社区营造来建立认同,让居民称为彼此认同又对社区环境熟悉的一群人,亦即在陌生邻里要让社区感无中生有。而在乡村聚落中,因为人员的外流,邻里关系逐渐淡化,表现在地特色的文化事实快速流失,社区营造的任务是将原有的社区感召唤回来。
通过社区营造唤醒人们对土地、对家乡的感情,拉近了邻里间的关系,也交还给人民对生活环境与空间的主控权,是一个真正由下而上、浩大绵久的家园再造工程。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以营造空间、福祉经营、创发产业、深耕文史等,凝炼农村新旧聚落、乡村生态、乡村特色产业的经验、心情与智慧。城乡一体化不只是在于营造一些实质环境,最重要的是在于建立乡村社区成员对乡村社区事务的参与意识。换句话说,乡村建设更是在营造一个新文化、一个新人。城乡一体化建设实现在地居民好住好留美好的生命记忆的永续目标,最后把成果导向自觉发展来回馈地方历史文化与自然的保存。
城乡一体化建设并非完全交托给政府,而是尽可能地发动社区,发动民众,在地成立 历史景观保存协会家屋委员会老人协会故乡会社区营造协会研究会等各种名目的执行机构。乡村建设实现"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与自上而下的政府力量的对接,形成乡村社区营造的合力。
其实,社区营造也好,新农村建设也好,城乡一体化也好,打造观光乡村也好,都是以社区在地的创意生活达人为制作人,以社区历史人文为布景,以在地山川城乡街廊为舞台,以社区创意工艺和商品设计为道具,以所有参与体验过程的居民为演员,在可居的乡村社区,通过它生活(演)出一场创意生活的大戏,为乡村社区的人文环境与地方经济通史带来一个更好的明天。这岂不是城乡一体化——打造我们大家共同的幸福社区家园的最高境界。
最后由云南大学陈庆德教授做总结发言,他指出民族地区城镇化不应国家“城镇化”的政策而城镇化,不应顺着国家政策而研究政策,要研究出切实可行的、不盲从的新成果来辅助执政者和政策的执行,并分清学者与师爷的关系,理解“好师爷”与“坏师爷”。陈庆德教授在总结发言中还激扬地赞美吉首大学的生态民族学已经成为国内学界的一面旗帜。
25日,又实地考察了云南红河县梯田的结构及与周边森林及村落的位置,听取了相关专家介绍哈尼族和梯田的历史。这对我们研究当下村落社区和谐意义重大。通过此次会议及时了解国内前沿的相关研究动态,对我院在民族城镇化研究提供了很好的指导作用,同时,也让外界了解到我院在该领域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也是我校提升综合实力过程中特色学科建设的阶段性成果,对提升学校社会服务能力必将产生重要的影响。(彭伟)

Tags:

作者:佚名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