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方法>>理论方法>>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对“脆弱生态系统”的实质的澄清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09-27 08:59:10

 1984年,《自然保护大纲》将生态脆弱地区定义为“担负独特作用的、面积小或相对于其他区域而言并非经常脆弱的特殊的生态系统”。认为脆弱生态系统是一种对环境因素改变反应敏感而维持自身稳定的可塑性较小的生态环境系统。脆弱生态环境是生态稳定性差,生物组成和生产力波动性大,对人类活动及突发性灾害反应敏感,自然环境易于向不利于人类利用方向演替的一类自然生态环境;生态环境脆弱地区是指大的稳定生态系统边缘或多种生态类型交汇过渡的地区,对各种自然和人为振动极为敏感,生态平衡常遭破坏而随之波动。此外,一些组织和学者则对脆弱生态环境的特点作了描述。濒危物种公约认为脆弱生态环境具有以下特点:1、其损失不可弥补;2、对于人类引起的变化特别脆弱;3、如果这一损失或退化导致物种多样性降低和生态系统不稳定性增加,将可能产生广泛的不良性连锁反应。也即是生态脆弱环境的稳定性差,变化几率高、幅度大;抗干扰能力差,敏感性强;向着不利于人类生存的方向发展。 

       这些观点主要是针对生态系统的自然属性立论,当然也注意到了来自于人类社会的干扰和对人类社会的负面影响。人们对自然生态系统做出这样的区分,对深入认识和把握具体地区的生态特点显然具有积极意义,因而对于“脆弱生态系统”这一提法,我们理应采取支持的态度,承认在生态系统结构中确实存在着此类较为特异的地带。但我们也必须注意到,此处所讨论的“脆弱性”,不应该排除文化的因素。因为,对某一种民族文化而言似乎很脆弱的生态系统,对另一种文化而言也许并不那么脆弱。脆弱与不脆弱的关键在于人类凭借什么样的文化,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利用它,或者如何对它构成冲击。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实质上与特定文化对特定生态系统的适应能力互为表里。因此,生态系统的脆弱与否,其实是一个民族文化价值定位的问题。有些生态系统对甲民族来说是脆弱的,但对已民族而言就不一定是脆弱的。如内蒙草原生态系统对农耕来说具有生态脆弱性,但对“五畜并存”的游牧民族来说则并不具有脆弱性。建立了这样的认识,生态环境维护与生态灾变的救治、生态环境的重建就有了明确的目的和任务。生态环境维护实质正在于,为特定的自然生态系统配置最能与之适应的民族文化,凭借该种民族文化的正常运作,使该自然生态系统保持稳态延续,同时有节制地加以利用。生态失灾变的救治则意味着,建构一种有助于水土流失灾变中受损的自然生态系统复位的文化制衡格局,依靠多元并存文化的相互依存和制约,通过利用方式的调整和重新配置,促成自然与生态系统的恢复和相应生态结构的稳定,最终消除诱发灾变的社会文化因素。从上述理解出发,以生命物质产出水平、抗干扰能力、敏感性和自然恢复能力为基础,可以建构一套既能度量民族文化适应能力,又能度量生态资源维护质量和生态灾变救治成效的指标系。这样的指标系对指导生态资源维护和生态灾变救治将具有重大的运用可能,并能帮助我们深化对生态环境维护和灾变救治的理解。从这样的理解出发,我们认为生态安全是一个文化概念,而绝不是一个抽象的全人类共同的利益理念。对每一项生态安全指标,不同文化规约下的各民族做出的反应会不一致。这使得我们在处理生态安全问题时,必须针对具体文化的特征去做出妥善的安排,生态安全的目标才能落到实处。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