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罗康隆话说文化之四: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3-02 01:31:40
本土生态知识的价值
我们经常提到本土生态知识,而且强调要借助这样的本土生态知识才能够正确的搞好我国的生态建设。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人们掌握的工具和手段有的是,你们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还要强调本土生态知识的价值。我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关键之处是要弄清楚我国生态建设的目标是什么?是追求生态环境的“稳定”?还是追求生态环境的“优良”?目前学术界对此还存在争议。地球上靠漫长地质史岁月发育起来的生态系统千姿百态,生态学家可以将它们划分为各不相同的生态类型,且在每个类型之下又划分为千差万别的不同样式。生态系统的多样并存乃是自然规律所使然,是无法改变的自然事实。因此,不管哪一种类型,哪一种样式的生态系统,只要它仍然存在,它都必然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基础。它的存在对整个人类社会而言,是一种中性的客观存在,并无好坏优劣之分。但是,“民族生境”则不同,由于民族生境是特定民族文化加工、改造和长期积累的产物,因而,对特定的民族而言,它是命根子,是生存的根基,是可持续发展的依赖,具有特定的价值。对该民族而言,它是无价之宝。失去了生境,相关民族文化必然会退变,必然会流失,这是靠外来的社会力量无法挽回的流失。为此,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对生态环境要做出价值评判,只能针对民族生境而言,而不是针对纯粹的自然生态环境而言。当然,由于民族文化也是多元并存,因而,对民族生境的评估也会因民族文化而异。民族生境和民族文化一样,它的价值也具有相对性。这就导致了一个容易混淆的理解:不同的民族生境到底谁好谁坏,谁优谁劣。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围绕这一命题而展开的争论是毫无意义。因为对特定的民族生境而言,好坏优劣得凭借相关的民族文化去做出裁断,不可能得出适用于全人类的评估标准来。然而,为了做好我国各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态建设,我们又必须有一个普适性的评估标准,作为我们确立生态建设决策的出发点和归宿。这样的出发点和归宿必须排除具体民族文化偏见的干扰,立足于所有民族的共同需要去加以认证和确立。鉴于各少数民族的文化都是可以超长期稳态延续的社会规范,而延续的有效又取准于民族生境的超长期稳态延续。民族生境的稳定延续能力,一方面来自民族文化的呵护,另一方面又来源于这样的民族生境与它所处的自然与生态系统具有很强的相似性,可以不必越俎代庖也可以获得自然力的配合和支持。从这一认识出发,我国各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态建设和生态恢复,其出发点和归宿都只能是追求已有各民族生境的稳定,而不是抽象地追求所谓生态环境的优良。
鉴于我们今天所能够观察到的我国各少数民族生境,全部都是可以超长期稳定延续的次生生态环境,其稳定延续能力早已获得了历史的验证,因而,当代的生态恢复目标只能是将受损、退变后的生态环境恢复为相关民族的传统生境。原先该地是草原,是牧场,生态建设的行动目标就是要将它们恢复为草原,或者牧场;原来是什么样的森林就应当恢复为什么样的森林;原来是什么样的农田就应当恢复为什么样的农田。我们的生态灾变救治就是要针对受损的民族生境采取措施,使它变成此前早已稳定存在的民族生境,而采取的手段既可以是传统的,也可以是现代的,甚至是现代工程式的。
可是,灾变救治的目标仍然是追求稳定,而绝对不是要凭借社会力量去另建一套所谓“优良”的生态环境,因为即使能够造得出所谓“优良”的生态环境,如果它不能够自我稳定延续,或者是证明它能够稳定延续,那肯定是得不偿失的做法,也是不可持续的败招。生态恢复也绝对不是要追求所谓的“优良”生态环境,而是要凭借相关民族文化的运行和积累,去完成民族生境的再建,并确保这样的民族生境在尽可能减少投入的情况下,也能够借助自然力而得到稳定延续,以利于相关民族的利用,也造福于全人类。总之,对生态环境也好,对民族文化也罢,其评估维护成效的终极指标,应该是立足于文化生态耦合体的自身属性,使生态环境能够得以稳定延续。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我认为即使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人们掌握虽然掌握了所谓现代的高新技术,在生态灾变救治的终极目标上仍然需要依靠特定生态背景下特定文化共同体的这本土性知识。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强调本土生态知识价值的根源所在。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