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田野调查>>田野调查>>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纪实之十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09-16 10:41:39

罗康隆 罗启华文图

由于昨天晚上11点才赶到银川,在银川找宾馆又花去了不少时间,直到12点才吃完饭,所以今天(8218点半集中吃早餐,9点出发。我则是6点半起了床,开始整理昨天的纪实材料。材料完成了,关了电脑,去吃早餐。9点上了出发的大巴,在车上准备还没有完场的一个尾巴写完,哪知我打开电脑后,不知怎么按错了键,还是什么原因,把早晨写的所有材料都弄丢了。我实在无语,有点苦闷。这样的事,我以前也出现过几次,每一次都十分烦恼。烦恼归烦恼,材料还得重新写。

今天,我们考察的第一站是在永宁县考察引黄灌溉。在宁夏有无数这样的引黄灌溉渠,成为宁夏农业产区的毛细血管,因此,这些水渠也称毛渠或毛细血管。这些毛渠布满了宁夏的农业区。我们考察的是“秦渠”(关于秦渠的历史资料,还有待进一步深化与查实)。根据我的调查发现,这条水渠又叫“郑伏渠”。

根据建立在水渠边上的“玉皇宫”内的碑文记载,这条水渠在1953年经过大规模的整修,以致于把过去建立渠口南侧的玉皇宫都拆迁了。在这条水渠两边还修筑了多个分水渠道,用去灌溉两边的农田。但今天这些分水渠已经失去的价值,因为这两边基本上没有了农田,有的已经修建了住房,有的修建了工厂,大规模的土木建设还在建设中。在我拍摄的照片中这样的分水渠已经没有水流了。

还没有被占用的农田,也没有种水稻了,多数是种上玉米。我正碰上收割玉米的农民。这里的玉米种植也不是为了收获玉米,而是为牛奶场出售饲料(玉米连同玉米杆),每斤三角,每亩可以收1500元。

当我们离开这里,准备前往青铜峡时,发现另一条“毛渠”遭受污染,我们试图找到污染的源头,但没有找到,当我们正准备上车时,恰好来了两位年轻人骑摩托车过来,以询问,好家伙,他们对污染水渠的水也不满,就带领我们去看污水口。污水口找到了,有的取水样,有的照相,有的在诉说,有的还沿着污水的流向找到了污水的出处,就一家制药厂排除来的。

为了更深入地理解“塞上江南”银川平原的灌溉,我们又来到了“东干渠”,这是银川平原引黄灌溉的较大水渠。东干渠引黄的水确实较大,当初,我们还以为这就是黄河,其实,只是引黄灌溉的水渠而已。我爬上水渠建筑的顶上,可以看到引水渠的全貌,照了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基本情况。

大约下午3点半我们来到青铜峡。现在的水库都摇身变成了“旅游区”,青铜峡就成为“青铜峡旅游区”,门票每人60元。我们的上海人后勤管理俞新兵老师,摇头了,这么贵,我们就不进去了。我知道她会这么说的,还没有等她作出决定,我就寻找不通过大门可以进入湖区的通道。终于找到了,我们团队都进去了。青铜峡确实壮观。不少人都写诗来赞美它。这个水库相对我们考察果的小浪底、三门峡而言,更具有人文关怀,这里不仅仅为了发电,为了GDP的增长,虽然有发电的功能,但主要还是为了灌溉。其实,水,对人来说就是饮用和灌溉,只要满足这样的要求,水的价值就体现了,当然,如果在满足这些之后还有多余,用于发电也无可厚非。但是,今天我们所修建的水坝几乎都是电站,都是为了当地当前的GDP增长而作。这实在是难以让我理解与满意。生存不是用可以用GDP来核算的。幸福也不是靠GDP来评价的。更为可恶的是,这些水电站也好,水坝也好,当年在修建时,都是举全国之力来修建,而今则被国家政府部门授予某些个别的利用集团,今天售门票参观,成为这些利益集团谋取福利的资本。这确实有失公正与公道。

下午五点半,我们穿过中卫市(从外表看,中卫市建设也比较气派,其具体情况,还需要查阅相关资料),来到沙坡头。有趣的是赵连石等四人因为赶不上大部队,而误入了沙西瓜的产区,获得了有价值的沙西瓜照片,这对我也就该地如果利用水资源十分有用。我于2009年带领研究生来考察过,知道其中的情况。只是没有那么好的照片而已。十分感谢赵连石提供的照片。

在路上,我的后勤总管愈老师就说了,沙坡头是旅游区,估计是国家4A旅游区,门票在100元以上,我们就不进去了,我们就坐在车上看看就行了。还好,我们接近旅游区时碰上经营一家农家乐的张老板,原意带我们去看沙坡头。我们跟随他的车来到沙坡头的上边,越过围栏,进入可以观看黄河弯道的地带。这这里观看沙坡头黄河的弯曲,很美,有沙漠,有流水,有村庄,还有现代的旅游设施,有公路,有铁路,还有治理沙漠的痕迹。这一切,都是我想知道的东西。于是我拿起相机四处寻找最理想的地点来拍照。我跑来跑去,弄出了一身大汗。还是拍摄了不少的照片。最有意思的是罗启华称为沙漠皮影戏的照片。

 

这里,我于20098月初来过一次,当时主要是在旅游区内照相,这次又补上了旅游区以外的照片。这对从景观上了解沙坡头,拥有一定的图片资料。而需要了解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治理沙漠和当地老百姓的生活状况问题了。

晚上,我们就在指导我们去看沙坡头的农家乐经营者李老板家吃饭。李老板的意思是,我们既在他家吃饭,又住在他家。但我们团队中一些人极不情愿,尤其是80后的一些女孩,他们的表情上看已经是极不耐烦,发出怨言就知道他们的想法了。于是吃过晚饭后,决定,还是原意留下来的就住在张老板家,不愿意的就会城里住,开始我们只有4人原意留下来。而等到车子快要开动时又有6位队员留下来了。当然,除了我们10人之外,还有香港凤凰卫视和香港有线电视的7为同志。

我们留下了后,主人给了的葡萄,我们购买了啤酒,围在一起,在美酒、葡萄中,我们在交流,在与主人谈沙地的使用,主人说,在沙地种植水稻是近30年的,他现在45岁,在他15岁时,这里的一位姓刘的老人才在沙漠里种水稻。种水稻,需要引用黄河水,施加农家肥。否则,也是没有收成的。现在也使用这样的方法种植葡萄等市场上行销的水果与蔬菜。晚上,我与香港卫视的两位同志共睡一炕。时间已是深夜一点半了。

Tags:

作者:本站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