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田野调查>>田野调查>>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黄河十年行(生态考察)纪实之结语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09-16 10:50:41
罗康隆 罗启华文图
      

830。从西宁出发,飞重庆、张家界,返回吉首大学。

这一天,很轻松,这是一个沉思与反省的时间,也是一个总结与解读的时间,同时更是我们激发人们对黄河生态环境认知和对黄河生态维护、重建的思想过程。这也放飞着我们的思绪,澎湃着我们的热情,激荡着我们的灵魂。

    2010812——830的黄河生态考察,已经涉及到了10个方面的问题。黄河与水坝,黄河与围堤,黄河与湿地,黄河与保护区,黄河与城市,黄河与工业,黄河与农业,黄河与游牧,黄河与移民,黄河与文化等。

黄河与水坝

依照人类的智慧或是人类的经验,水坝有多种形式。有拦腰截断的,有顺应河流的,有分剖河流的,有河水上扬的,等等。但我们今天的水利工程却在忽视乃至藐视人类的智慧,在干脆利落的使用最无人性、最惨无人道的方式在黄河上拦腰截断地修筑大坝。我们的工程师已经在黄河上修筑大大小小的水坝8700座了。在他们的规划图上,在黄河上游还有11座拦腰截断的水坝需要建设。这不是让我们惊讶,而是让我们担忧。

修水坝,是水利工程学家的长处,也是他们的饭碗。修水坝是没有错,只是我们修水坝的方式与思路存在更大可以讨论的空间。都江堰就是人类智慧的体现,经历了上千年的检验。我们今天的工业文明,需要的是“电”,“电”也是城市文明的标志,但“电”的来源也不仅仅只是河流,自然能够给人类提供“电”方式也是多样的。就是在黄河上打“电”的主意,难道就只有像三门峡、青铜峡、小浪底、龙羊峡等这样的水库电站建设的方式。民间很很多的智慧,民间有很多利用水力的技巧,非主流文化也有很多的智慧与技术。为什么我们就忽视了这些的智慧与技术,而总是向西方向书本学习。我们必须具有反思的能力,我们必须具有人文的精神,我们必须具有人文的关怀。只有具有这些品质的人去修筑水坝,所修筑的水坝才具有“生命”。

黄河与围堤

黄河中下游的“泛滥”之争,成为“工程主义”、“技术主义”治理黄河的天大理由。泛滥给黄河黄泛区的老百姓带来了灾难与痛苦,我们可以理解,但我们更需要反思。黄泛区就是黄泛区,它本身就不是我们的居住区,我们为什么这么贪婪,为什么就这么胆大,为什么就这么无礼,去肆意的开垦呢。这样以来的黄泛后果,究竟要谁来负担。因此,黄河是害还是利,不是黄河本身,而是人类自己。生存在黄河流域的人类,可以顺应黄河地加以利用,黄河可以给人类带来福音。如果我们违背了黄河的规律,自然会给人类造成灾难。而那些先入为主地将黄河定义为害河,而必须去加以治理的“工程技术主义者”,要么是为了自己的抱负与理想,要么是为了自己的职业与饭碗,要么就是说不出的种种理由,让他们以“技术”“工程”的名义,在黄河上修筑其防洪大坝。这正是应了20世纪80年代的极具讽刺意味的一句话——“要给长城贴瓷砖,要给黄河修护栏”。

黄河与湿地

黄河湿地分三角洲湿地、中游湿地和干旱苔原带湿地等,湿地类型多样,面积广布,生物多样性丰富,文化多样性异彩。湿地,是大地的肾脏,是大地水资源的净化器。黄河三角洲湿地,还在不断地扩大,每年还在制造大量的湿地。这里已经是我国胜利油田的基地。但我们在考察中,发现不幸的之事乃是在之地上实现“化工堆土”,正在建成国家的主要化学工业基地。湿地成为了保护区,而且保护区的面积在不断的减少,也就是说,湿地的面积也在减少。郑州湿地、孟津湿地,是黄河河南段的重要湿地。这里不仅可以净化黄河中游的水资源,更主要的是这里是鸟类南来北往的主要栖息站,在不同季节有不同种类的鸟在这里栖息。但我们人类的活动也在这里大肆开垦,有的成为了人类的定居点,有的成为庄稼地,种植了玉米、水稻、棉花等粮食与经济作物。

黄河与保护区

在黄河流域,国家从不同的层面与视角出发,建立了大大小小众多的自然保护区。而其中最大的就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而可可西里保护区则一直牵动着无数的有良知的人们的心。我们不能不说的是“三江源”保护区。这不论是在我们的“大巴课堂”的讲学也好,还是在黄河源的实地考察也好,让我们感受的是,三江源保护区是一个“政治谎言”。在建立三江源保护区的背后,存在着诸多利益的分割,有行政者的乞求,有工程技术人员的利益,等等。多方利益集体在这里找到了结合点。共同举起保护“中华水塔”的旗帜,向世界呐喊,向世界寻求帮助。呐喊为了谁?帮助谁?还没有明白的时候,已经定居在这里数百上千年的藏族牧民,则被外来者的种种“理由”被迫迁出了自己的家园,自己的家园被外来者保护起来了。其实。如果我们扪心自问,这些藏民在这里生存了这么久的历史,哪里破坏了环境?哪里破坏了水资源?哪里又让生活在中下游的老百姓受累了?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保护区。当然,既然成为了保护区,国家就需要大额的投资,按照当今的游戏规则,只要有投资,就会有利用,就会造富一方。在这样的问题上,没有谁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但与之抗争的故事总是以“悲壮”而告终。但索南达咭的故事会像《格萨尔》一样流传。人们不会忘记这段悲壮的历史。

黄河与城市

城市,被说成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标志之一。它以其内在的规律,在吸食着周边的资源,甚至异国他乡的资源。在黄河流域,经过千百年的历史交合,已经形成了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城市。但在考察中,我们最有争议的当属鄂尔多斯草原的“康巴仕” 新城了。鄂尔多斯草原原本是草原的世界,是天之骄子的圣地。而今在这里正在兴起一座可以与“迪拜”相比的城市,被考察者称为“东方迪拜”。这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城市。城市最需要的是水资源。有了水,这个城市才有生机。要事没有了水,这座城市就是死城。这已是在人类的历史中展演了多次。人们担心的就是在这么缺水的地方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城市,需要多达的智慧。别的城市之所以被“美誉”,就在于对水资源的问题上,没有太多的争议,即使有争议,也只是水资源污染的问题,而不是无水、缺水的问题。我们知道,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起的国际大都市——深圳,它依靠了什么,一个渔村一夜之间就成为国际化的大都市。它凭什么?鄂尔多斯,虽然缺乏水资源,但拥有丰富的资源——“扬(牲畜)眉(煤炭)吐(稀土)气(天然气)”。凭借这样的资源何以不可以建设一个新城。北京等北方城市可以“南水北调”,鄂尔多斯难道就不可以就近取用黄河水吗?上海、广州等东部大城市,可以从西部输送这些城市缺乏的各种资源,难道鄂尔多斯就不可以从东部吸取自己所需要的资源,包括水资源。既然是城市,市场化的机制来相互竞争。

黄河与工业

其实,工业的发展也一样,在黄河上的工业城市,如东营、洛阳、包头、乌海、白银、兰州等,都是以工业著名的城市。我们在考察中,总是在关注这些城市工业对黄河的污染情况。在工业化进军的时代,我们只看到工业的产值,工业为国家提供的GDP数量,确实对其造成的污染后果,被人为的忽视了。其实,这些被污染的后果与GDP值相抵销后,我们究竟还有多少利益。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我们还处在一个不能为自己制造污物负责的时代,我们还处在一个不能处理自己污物的时代,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仍然还处在工业时代的初期。有些人说,我们已经进入到后工业时代,或是信息时代,如果这不是一个神话的话,就是在痴人说梦。我们该何等的智慧进入到一个成熟的工业时代,这是让我们必须作出决策的时候。一个成熟的文明,是以对自己所有行为能够负责的,是能够处理自己制造的矛盾,尤其是污物的处理。

黄河与农业

在黄河流域,我们看到了饱经风霜的农业,不论是在湿地,还是在黄泛区,不论实在黄土高原,还是黄河沿岸,我们都看到了“农业”的景象。农业是农民的生计,其实也是城里人的物质来源,仅在于有些物质被“包装”而看不到原型了,这就被理解为“城市化”“工业化”的“先进”了。农业也是可以多样化。精耕细作也只是其中一种,黄河中下游的汉民族早已习惯于精耕细作了。这样的农业曾经造成了汉民族的神话。但仅也暴露出了它的困惑。一个文化理路太长,一个文化贯力太大的民族,在自然不断演变的面前,需要不断调适,甚至改玄另张时,总是显得那么的无力与无奈。其实,在自己的老祖宗那里已经有了很科学的耕种方法,比如说历史上曾经流行过的“区田法”,“沙田法”等;在外民族那里也有很多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如“漂浮农业”、“不动土农业”、“套种农业”、“采集与农耕结合的农业”还有“狩猎、采集与农耕结合的农业”等等。但哪怕自己经受着巨大的痛苦,仍然不会去改变自己惯用的技艺。这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值得赞扬的不屈不饶的民族精神。有些无语。

黄河与游牧

黄河流域的游牧,主要在黄河的上游地区。在鄂尔多斯高原,主要是蒙古民族的游牧,在青藏高原则主要是藏民族的游牧,而在从临夏到贵德地段主要是农牧交错带,既有农耕也有游牧。这样的生计格局,在几千年来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势。相互补充,相互以来,在对生态资源高效利用的同时,基本达到精心维护。在高效利用与精心维护的背景下,相关民族铸就各个民族的维护特质和民族精神。但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甚至更早些时间以来的系列运动,不论是经济运动,还是政治运动,抑或是军事运动等,都使得这些地区发生的巨大的变化。而最为深刻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草场分割”与草场“围封计划”,这些运动还仍然在深入的开展中,但其影响已经深深地打印在草原和牧民上。是祸是福,其实已经昭然若揭,我们无需再去辩说。只是某些利益集团的逐利而在继续将草原与牧民推向烈火的深渊而已。

黄河与移民

移民,移民,这是一个人命关天的大事。一个活生生的家园,就被一个水库、一个电站、一个保护区的建设,而以“库区移民”、“生态移民”的名义被摧毁了,背井离乡,来到一个一个崭新的移民点。这里对他们来说,有了城里人眼中的住房和街道,但却没有了他们的希望。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与无奈。在我采访到的移民中,虽然住入了砖房,有了水泥路面,但他们发出的声音都是不好不好。这里不好,我要回家,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我要回家。他们的家还能回得去吗。扎西德勒!!我们将用十年的时间来关注你们,我们需要一个温馨的家。我们面对“移民问题”,不论是什么形式的移民问题,我们都需要信息公开,我们都需要一个平等的对话平台和合理的对话机制。因为一个家园,不仅是物质的家园,更是精神的家园。一个民族、一个社区、一个家庭、一个人用了“一生”构筑起来的家园,对它寄予了无数的希望,对他怀有无数的情感,对它抱有无数的幻想。这样的家园,因为“人祸”,不是“天灾”,说没了就没了,该有何等的伤感。你我能体会得到吗?

黄河与文化

黄河雨原本是自然之河,生态之河,但历经数百上千的开发利用,已经被工程技术者定义为“害河”,原本是慈祥的母亲河,但在饱尝人间各种耻辱后,也变得有些烦躁,甚至连咆哮也被撕裂,连奔腾也被羁绊,就连静静的流淌也被捆锁。这样的母亲,还能慈祥吗?我在为人类的行为感到羞愧,我在为我们的工程技术主义者感到耻辱。黄河应该是一条文化之河。自古以来就是如此。黄河孕育了华夏文明,承载着华夏文明,昨天走到了今天,也将继续从今天走向明天。这是一条文化流淌的河流。这条河流上有工业文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从这个意义上说,黄河是一条文化之河。这些文明在这条河流上都有自己特定的位置。这些特定的区位又为不同的文明提供了滋养,并为不同文明的交往建构了平台。但不信的是文化之间,文明之间的傲慢与偏见,不仅伤害了并存的文化与文明,也伤害了这条无辜的黄河。

文明今天的“主流文化”总在指责、践踏非主流的文化,在主流-强势下,非主流文化的存在失去了自尊与自信,在非主流文化的民族与人群过着没有了尊严的生活。人类在生物圈中没有了自己的食物链,但人类拥有了文化,可以利用文化穿梭在万物之中,以最巧妙的方式大乱甚至切断其他生物的食物链,来求及人类自身的发展与壮大。为了人类的欲望,黄河在呻吟;为了人类的意志,黄河在流泪;为了人类的生存,黄河在哭泣。

人类的理性

于是,我们不得不理性地认识自然,认识生态系统。生态系统原本存在六大定律。这是就人类亲和生态、亲和自然的法律。它就是——环境承载律、资源承载律、物物相关律、相生相克律、能流物复律、稳定协调律。如果我们学会按照生态学的观点看问题,我们就会站得更高、看问题更全面、社会发展更长远。

当然,我们除了要认识自然、认识生态系统外,我们更需要认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认识人类与生态系统的关系。总体说来,我们人类对生态环境的认知需要从以下六个方面予以考虑:1、生态环境的整体性;2、时间空间的多样性;3、相互关系的有机性;4、生存发展的持续性;5、文化自然的耦合性。

当今,我们的时代仍然处于“自然科学当道”、“技术主义至上”的时代,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处于无奈的尴尬境地。这是人类还处于“野蛮”中的生存状态之中的一个过程。我们自然充满忧虑,但这样的时代也会有它的终结。

一旦这个时代结束,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到了,在接受这样一笔丰厚的遗产时,我们需要有更大的智慧和批判能力。我们不可人云亦云,更不可抱残守缺。我们也不可盲目与彷徨,我们需要理性。

Tags:

作者:本站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