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族志>>民族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天柱坌处古镇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1-08 11:54:57

天柱坌处古镇

坌处镇位于天柱县城东南面,距县城40公里。镇境南接湖南省靖州县大堡子镇,西临锦屏县茅坪镇。清水江穿境而过,横贯境内17公里,水运上通锦屏、剑河;下经远口、白市、瓮洞达湖南、黔城、洞庭湖直至长江下游的武汉、南京、上海等地。陆运有远锦油路沿江穿境而过(远锦油路是连通三穗-天柱-锦屏-黎平省道枢纽)。水陆交通较为便捷。
    全镇辖20个村委会,1个居委会,151个村民小组,47个自然寨,3715户,17113人,人口居住较为分散,以苗、侗少数民族为主,占全镇总人口的99.63%。其中农业人口16336人,国土面积137.0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0472亩(其中田7643亩、土2829亩),人均耕地0.61亩。农民人均收入1250元,人均产粮200公斤,农民以水稻、红苕、洋芋、玉米为主要粮食作物,以养殖牛、羊、鸡、鸭及劳务输出等为主要经济来源。境内有松茯苓、香菇、黑木耳、冻菌、冬笋、柑桔、蕨粑等丰富的土特产,有杉、松、楠竹、油茶、油桐、油桃等经济林木。
在坌处镇,虽然坎坎伐檀声,扎排撬排之声和那些喊醒大山深谷的放排号子,已随江流淡淡远去,那些古街、古巷、古民居、古码头,仍承袭着清水江古代要津木坞的韵致。寨中木楼勾连,其间又点缀着许多修筑于明清时期的窨子屋,这些徽派风格的建筑在“上房街”上犹为明显,虽经几百年的兵火相袭,而今这些古建筑群依然耸立于江岸码头上,当年木商敲在这些“客栈”木柱上的各木行“斧印”仍散发着木头和油墨的清香。这不仅是一个时代的文化胎记,更是一个与木材流动同生息的民族代代传承的精神慰藉。坌处镇民族风情浓厚,山川秀丽、风景迷人,人民勤劳纯朴,热情好客,境内三门塘的古碑林,别具一格的中西合璧刘氏宗祠和抱塘的吴氏宗祠、古树群、石板街等古建筑远近闻名,是著名的风景旅游区。
坌处镇在清水江木材贸易中的独特位置更是不可小觑,坌处以上可控“内三江”,下扼“十八关”,居清水江“水口”的独特地理优势,自然成为“争江”诸雄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在当时的情势下,坌处在对待“当江抽税”事件的态度,直接影响下游村寨的利益取向,下游的三门塘、菜溪、新市、远口、鸬鹚、中团、兴隆、牛场、埂洞、白岩塘、江东、金鸡、巨潭、瓮洞、金子口、大龙、托口纷纷响应,及至嘉庆初年,清水江木材贸易进入一个活跃期,白银流动随着木材流动强劲地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各方势力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搏弈。以坌处、三门塘为核心的清水江下游四十八寨推动了“借江立市”、“开行养练”等一轮又一轮风潮,甚至出现“买木冲江”等事件。在长达两百多年的“争江”浪潮席卷下,四十八寨无论贫富均被裹挟其中,以至出现民户“佃田当家”、“憔悴莫堪”的苍凉景象。虽然光绪年间官府判定“三帮”、“五�”之外的客商只能投驻“外三江”坌处、清浪、三门塘,由三处主家引进上游“内三江”卦治、王寨、茅坪买木,表面上坌处等在清水江木材贸易的舞台上赢得了一席之地,却终究没有得到“当江”之利,实际上只是清代咸同之乱后区域稳定需要的一种制衡结果。从“争江”肇始到千里苗河浪静波平,坌处都是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尤其是嘉庆九年至十一年的“争江”,直至惊动皇帝,参与之众,影响之大,可谓波澜壮阔。清水江下游众多村寨可以共享“争江”带来的利益,坌处人却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些组织者被充军流放甚至被处斩,坌处“争江”的历史其实是一部心灵痛史,演绎的是一种悲壮的情怀。
史书记载,坌处一带,明代后期仍然是“环四面五百里皆苗寨,苗凡六千有奇,寨凡一百五十有奇”。万历年间,“坌处诸寨苗”在朝廷的招抚下,“愿归土六百里”。清代《黔语》载:“大筏小桴,纵横亘束,浮之于江,经坌处、远口、瓮洞,入楚之黔阳,合沅水而达于东南诸省。”而到乾隆二十九年时,坌处已经形成了“烟树垂叠,庐井联络,梵宇森立,有屋焉然临于江岸”的集市,成为继下游瓮洞之后的又一区域经济中心。建于康熙二十五年的坌处杨公庙,规模宏大,从现存遗址和六通高大的碑刻还可窥见当时的盛况。杨公庙由德山、黔阳、芷江、天柱、开泰“五�”木商捐资修建,仅捐资修戏台就有40多姓300多人,乾隆二十三年又扩建增修,乾隆二十九年再重修,可以想见当时坌处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斯庙之设不独恭敬神明,培风水兼兴教而美风俗”是建庙的初衷,却不料杨公庙成为坌处等寨与“内三江”“争江”的活动场所,这又是怎样的情理和情怀使然?也许只有经历了“争江”心灵苦难的清江人才能体悟到个中滋味。修建杨公庙的“五�”木商均为官府准许进入“内三江”买木而且在“内三江”设有木坞,“内三江”的卦治、王寨、茅坪是他们买木获利甚至发迹的福地,他们缘何乐于捐资在坌处一建再建杨公庙,又把杨公庙演变为“争江”的发轫之所,这是一道永远难以解开之谜。但作为一个时代的产物,坌处杨公庙其实是坌处在清水江“争江”活剧中的身份表征,这一物像的后面隐藏着的是人性的关怀和文化情结,或许这种身份认同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被人们遗忘,但坌处与清水江同荣辱、共患难的史实,却永远烙印在清水江开发的史册上。
 

Tags:

作者:佚名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