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民族志>>民族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沅水流域托口古镇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1-08 14:08:13

沅水流域托口古镇

在漫长的农耕社会里,托口人披荆斩棘、垒石造田,最先聚居在清水江北岸三里坪。当时这儿还叫北岸团,也就是现在改叫靛冲口、柴场角、大巷子,或龙船坪的地方就是那时的居民点。后因连年战乱,内地大量移民拥入托口,清水江南岸得到迅速开发,原先的荒原野地变成十里平畴,连绵阡陌。
连年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便有了物品交换的草市,再后来便有了乡村集镇的初步繁荣,进而被资本的先行者觊觎。明永乐年间迁都北京,因而急需大量征用优质木材,而这儿古老而优质的杉树满山皆是,两三人合抱的巨杉更是不计其数,前来为营建宫廷征集木材的大臣喜称其为“皇木”。进而,官员、商人纷纷云集于此。由木材经营而带来的巨额利润,群起了众多的地方势力。各地方势力之间,地方势力与内地木商之间的争斗常常难分难解。最后由于官府的介入,形成了安徽徽州、江西临江、陕西西安为代表的“三帮”、“五�”、“十八帮”等权威组织并存格局,并将许多协定规章,以及对争江纠纷的调解刻在碑上。这些碑大多立在重要水陆码头的杨公庙旁。
清水江从遥远的贵州都匀县云雾山中跌宕蜿蜒,九曲连环,一路势不可挡,载着清水江腹地丛山峻岭盛产的良材(俗称苗木)通过锦屏县境内的卦治、王寨、茅坪“内三江”,经天柱县坌处、清浪、三门塘“外三江”,依依不舍地告别黔东第一关----瓮洞,在分石溪进入湖南。带着冲关�滩的疲惫,在湘黔第一口岸——托口,与源于广西三江高秀村的渠水所载运的通道、靖州、会同所产的“广木”汇合,作短暂休整,然后进入河面宽阔的沅水流域。就这样,清水江一路波澜,一路坎坷,把重商主义的典故一直吟唱至今。
 明清之际,随着航海及造船业的兴起,桐油的需求迅速增长,从而促进了油桐树的种植和榨油业的迅猛发展。清康熙元年(1662年),安徽霍丘人张扶翼任黔阳县令,劝百姓种植桐树取籽榨油,百姓获利,邻近各县争相效仿,使桐油成为沅水上游的又一支柱产业。
托口周边湘、黔两省的相关区域,如黔阳、会同、芷江、天柱四县交界之地,多为山区丘陵,土质肥沃,气候适宜,适合林木生长。然而,虽盛产林木,但生产周期太长,而种植油桐树则只须几年功夫便可成林结果,取籽榨油。于是,方园数百里,乡民广种桐树,漫山遍野皆可见之。阳春三月,正值桐籽花开时节,绵延数百里,粉饰银装,十分壮观。油商们看中了托口优越的水上交通优势、周边取之不尽的原料资源和劳力资源,纷纷前来投资。八大油号汇聚托口,建榨坊四十八厂,长年雇工四百余人,日夜用原始的工具碾籽取油,精装成桶,再输往各地。
上述榨坊现存完好的只剩“刘安庆”油号中的一厂。物换星移,这里成了一座藕煤厂,我们只有从想象中去体味当年的油工们赤膊短裤汗流夹背,在长年滚动不息的碾盘和响彻云霄的油�声中,怎样让金色的桐油一滴一滴汇成长江大河,孕育着湘黔边地萌芽状态的资本主义经济。当年驰名中外的“洪油”就这样出洞庭、下长江,飘洋过海、走向世界,年销量最高时达二十多万担,场面蔚为大观。
夏季里天亮得特别早,在一阵鸡鸣犬吠中,托口老街的店铺便陆续开门了。早餐店灶台上的包子在蒸笼里冒着热气;米粉在开水锅里已经欢腾起来;酸菜肉丝、牛肉臊子已在案板上排列整齐;馄饨、米豆腐、猪油饼等各具风味特色的小食摊炊烟袅袅。四里八乡的人们背着自家的山货向老街汇集,先去小食点过完早,就开始了“赶场”。自从托口成为湘黔商贸重镇以来,每逢赶场日,这条老街便着实热闹了起来:买与卖的,吆喝的与凑热闹的,悠闲的与匆忙的,行行种种,让小镇有如一口沸腾的汤锅。
如今的老街尽管在千年岁月的洗礼后有些破败,但依旧有着一种没落的贵族气息。看那长街里走着的打扮光鲜的女人和干净鲜亮的孩子,他们有着城里人一样的精致和讲究,又有着城里人所没有的神闲气定。街道两边,一家商铺挨着一家商铺,人们还是在认真经营着自己的小日子。这里没有大城市的繁华,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与商业街紧紧相连的是传统手工作坊区,又名“邵阳街”。这里街面狭窄,屋檐之间是一线青天,寿材铺、打桶铺、打铁铺、定称铺、榨油铺,一家接一家的分布在老街上;银匠、木匠、篾匠、补锅匠、修鞋匠,各自在门槛旁精湛地把弄着他们祖辈相传的手艺。他们所创造的经济效益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屑一顾的,但却见证了小镇的辉煌历史。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