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读书书评>>读书书评>>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美丽生存――贵州》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何光渝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05-04 11:32:41

《美丽生存——贵州》(杨庭硕、罗康隆 等著)
 
    贵州人民出版社 2012年3月出版
 
    半年多前,我曾读过这本书的打印稿。当时,出版社的编者希望我能代人拟一序言。我因不认识这本书的两位主要作者,只知道他们是颇有才学的大学教授;又不知道被代言者对此书稿有何见地——所以只能“无言以对”。不过,我对书稿颇有兴趣,老老实实地读了,汲取了不少养分,提出了一些疑惑,也写了一点读后感给编者参考。
 
    如今看见了成书,颇有眼前一亮之感。装帧设计自不必说。单是那若干幅精致的图片,就足见编者的良苦用心。把一部关于贵州传统生态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一本较为通俗的大众读物,作者面对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最重要的是,以“依托历史,立足现实,尊重过去,面向未来”的理念,摒弃以往对贵州各民族生计用“封闭落后”一言以蔽之的历史误读和曲解,通过挖掘整理,以礼敬、欣赏和自豪的态度对待民族传统生态文化,给予了一种符合时代精神的新展示和新解读。
 
    今天的贵州人,固然已经认识到工业化是实现现代化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也明确了实施工业强省战略的总体思路。但是,我们十分关心的是,在用生态文明理念推进新型工业化这个总目标的过程中,如何真正以建设生态文明为核心,加强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目标如何实现?这其中,就蕴含着真正的生存智慧。
 
    生存智慧源于生物对环境的适应,因而生存智慧实质上就是生态智慧。对环境的适应,是一切智慧最原始、最深刻的根源。事实上,任何生物都是在适应环境的过程中,同时改变着环境。特别是人类,在对环境的适应过程中,更是包含着对环境进行适当的改造,从而使环境更适合于生存。所以,生命的适应过程是充满着智慧的。但是,近代以来,在征服和统治自然、改造和控制环境的机械世界观驱使下,人类在工业化过程中破坏自然产生的严重后果,已经越来越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和不安。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关系,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已经日益成为发展的必然选择。建设生态文明是一个系统工程,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是有史为鉴的。
 
    贵州民族众多,源远流长的文化积淀与相对独立的生存空间,生发出区域内各民族独特而智慧的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寓于其中的“地方性知识”、地方性智慧,无疑构成了今天应对上述重大问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一种宝贵文化资源。
 
    在贵州各民族的传统文化中,产生过非常深刻的生态智慧;这些生态智慧,对当代人类生态观的发展和完善,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这些生存智慧体现于各民族日常生活与生产的诸多方面。这种看似随意的状态,却自有道理,契合着天文、地理、生态、环保等方面的诸多原理,实现着人们追求安全、舒适、幸福、和谐地生活的多方面需求。各民族在生生不息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基于生存的需要,在处理人与自然(人—地)、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中,积累了内容丰富、结构复杂的地方性知识体系,并进一步积淀出深刻的“生存智慧”。贵州的各民族成员,正是在看似平淡的日常生活和看似恬淡的人生诉求中,践行着这些智慧。
 
    正是这样的生存智慧,这样的行为方式、价值追求与审美旨趣,使区域内的各民族成员能够在特定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中,机智地调控各种关系,维系并促进着各民族自身的生存与发展。也因此,当我们今天面对区域内纷繁复杂、千差万别的文化现象时,更应当坚持理智的宽容态度与平等意识,切实地体会与理解各民族日常生活之中的智慧内涵,从而对各民族文化有完整性的把握和深入性的理解。
 
    由于历史、地缘、文化等诸多原因,外界(也包括一些贵州人)对贵州知之不多,甚至有一些负面印象。贵州的学者、文化人,有责任用自己的心智和劳作,充分挖掘、整合并深度开发地方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对内,增强贵州人的自信心和文化认同感;对外,塑造贵州文明开放的新形象。这本书的出版,正是深度开发贵州民族民间文化资源的一个成果。
 
    正是从这种意义上说,这本《美丽生存——贵州》,作为一本阐述贵州各民族生态观念、生存智慧的著作,值得一读。
 
    当然,不可能人人都赞同这书中的某些观点或结论,有的阐释也似可商榷。但至少,通过回顾、阐释这样的民族民间生态观念、生存状态和生存智慧,可以引起更多的人来关心和思考我们实现未来目标的路向。
 
    可以说,这是一本民族传统生态文化的红皮书——我把它视为一种警示。“红皮书”是一种关于危机警示的“皮书”。在这个一切求新求变的时代中,我们曾经拥有的生活史、生存方式以及与之相关的文化,究竟还剩下多少,还能传承多少?它们对于我们今天和未来的生活,究竟还有无价值,还有怎样的价值?已经到了必须认真对待的时候。现代化与城市化是一股浩浩荡荡的潮流,几乎无法遏制;农耕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也因此不可避免。在这样的强势大潮中,农耕文化的“非正常死亡”,已经是不争的现实。乡野中原先的那些历史记忆、生活习俗和民间文化,正在迅速随风散去。这样的文化冲突,该如何应对?是现实的难题,是中国现代化的诸多问题之一,但未必不重要。
 
    天津文人冯骥才,因多年来为之奔走呼号的许多民间文化都已成为纸上的“文化遗产”而常感无奈,他觉得自己现在所能做的,仅是“对于历史生命,如果你不能延续它,你一定要记录它。”或许,这也是我们的无奈选择?一如《美丽生存——贵州》作者们已做的那样。(博文来源链接:人文贵州  作者: 文/何光渝  )

Tags:

作者:何光渝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