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论民族文化互动的特点及本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2-29 12:22:26

论民族文化互动的特点及本质

罗康隆

吉首大学民族研究所

摘 要民族间的文化互动无时不在,然 而对文化互动的特点及本质的认识经历 了一 个历 史过程。本文从文化运作的实质出发,分析 了文化互动 的特点 ,提出了文化互动的辐合运作的观点。进而对丈化互 动的本质进行探讨,认为 文化互动是一个对等的持续过程,是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不断调 适过程,是民族间相互 吸收相互借鉴的过程,从 而 形成了“你 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类不可孤立存在的局 面。

关健词 文化互动 调适辐合运作 作用与反债中圈分类号

    任何一种文化,其内部结构都是有序的。但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文化在界面上发生作用及引起的文化反馈却不一定是有序的。因为其中既有个人随机性的因素,又有文化调适初期无序的作用与反馈,以及由此还可能形成新的作用。这样一个连续的过程呈现无序状态是经常遇到的事情,但相关文化的调适最终总要达成文化的适应。因此,文化互动不仅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而且是一个从无序趋于有序的交互调适过程。也就是说,文化互动是一种建立在相关文化调适基础上的作用与反馈交错出现且连续祸合运作的过程。从这一思路出发,我们就不能把文化互动理解为具体的一项或几项作用与反馈,也不应当理解为短时间的相互对等施加作用 ,也不应当把文化互动理解为族际关系中的特例。文化互动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异文化之间的动态过程 ,是一种可 以正常无限延续的过程。

一、文化互动的基本特点

    首先,文化互动是一个作用与反馈互为因果的连续过程。两个民族密切接触时 ,双方可能施加于对方的作用不可能只有一个作用单元,双方都可能同时向对方施加若干种不同的作用单元,而其中的任何一个作用单元都可能导致对方的文化作出有序的调适,从而各自形成定型的反馈组合来。在文化互动中还有其更复杂的现象,因为定型反馈组合一旦形成后 ,它又会成为新的力量施加于对方,推而广之这种施加于对方的新作用同样会引起对方作出新一轮的调适,并从中又有序化为新的反馈组合。这样一来,文化互动必然成为作用与反馈的交互连续过程 ,支撑这一连续过程的原动力是相关文化的调适能力。就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互动乃是相关两种文化的并立调适过程,也是一个连续交错的调适过程。两种文化或多种文化在这种并立或交错调适中最终达成了动态平衡,从而使两种文化的关系趋近于交互嵌合后的相对稳定状态。可见 ,文化互动决不等于简单地相互施加影响,文化互动中的相互施加影 响是会引起连锁反馈的,而且这种连锁性反馈的出现又不可能短期内达成,总要经历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调适过程。其二,文化互动的终结是达成相关文化的藕合运作。文化互动的过程是连续的,而且最终总会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点。一旦达到了这个平衡点后 ,尽管新的作用和新的反馈还会不断地出现 ,但这些相关文化都已进人了一个互为依存的文化嵌合状态。任何一方都将对方作为自身正常延续的必须外部生存环境,在交互依存交互制约中各按自身文化的固有特性正常运作。可以把这种状态称为文化的藕合运作。在文化互动中,双方都按自己的系统维系着本社会的运行,但同时又必须与对方相配合 ,谁也离不开谁,但又不能容许对方在运作中出现损人利己的反作用。既要支持对方又要限制对方,这正是文化藕合运作的本质特征。只有这样去理解文化互动的藕合运作才能比较准确地把握文化互动的实质。把文化互动理解为势力的较量 ,显然是不科学的,因为文化互动包含着协作的成份。把文化互动理解为平等地相互施加影响也不科学,因为具体的文化互动还得视双方文化常运作的实际需要作调整。把文化互动理解为合伙关系也不对,因为在文化互动中当事的文化双方都是独立完整的,它仅仅是把对方作为必须的外部生存环境去加以对待,并诱发出相应的调适而已 。其三 ,在文化互动中相关民族文化内部运作始终是有序的,而文化界面的作用与反馈经常是无序的。这是由于文化的调适都有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调适启动期的反馈总是表现为无序状态,在达成定型反馈组合后 ,构成反馈组合的各种反馈形式,有的可能诱发出新的反馈,形成对作用施加者的反作用。这样一来,即使定型反馈形成后,能否成为施加于对方的新作用,也会呈现出一种无序状况。因为成为新的施加于对方的作用要取决于机遇 ,加上这样的过程在文化调适过程总是反复交叉进行的。于是那种认为一定要在文化互动中归纳出简单化的一对一的结果,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也是无法反映互动实质的作法。其四,文化互动的终结意味着文化藕合运作的停滞。文化互动既然是一个作用与反馈的交叉连续过程,因而双方在达成祸合运作后 ,相互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成为一种极其正常的现象。这种正常状况的稳定延续并不是没有条件的,一旦基本条件不能碱足,藕合运作状态将停滞。这里的条件是多方面的,双方中任何一方的文化失去独立的运作能力肯定会破坏藕合运作任何一方失去其文化参与祸合运作的特征,同样会导致藕合互动的阻滞双方中任何一方对新出现的作用失去了有效调适的能力,也可能导致藕合运作的中断。总之,参与藕合运作的双方其地位应当是对等的,一旦这种对等地位被破坏,文化的互动就无从谈起,文化间的同化,一种文化的分裂、歧化也就随之出现。

二、文化互动的对等地位

    对文化互动的理解有一个历史过程 ,在文化人类学确立之初,人们习惯于将文化互动理解为简单的势力较量,当时的人们相信文化之间存在着落后与先进的区别,因而将文化互动关系片面地理解为先进兼并落后 ,或者是先进打败落后。随着人们对文化本质认识的深人,这种片面的理解逐步地被人们所遗弃,人们开始相信文化的价值是相对独立的,于是对相关文化的地位问题也就有了新的理解,认为相关文化是地位对等的。地位对等并不意味着势力的较量。在当今世界上不仅人口众多分布辽阔的大民族会对规模较小的民族施加影响,人 口较少分布地较窄的小民族同样对大民族不断地施加着影响。势力的大小仅标志着向对方施加作用的强弱和作用的持续能力 ,而施加作用所诱发的反馈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势力较强的民族同样得针对反馈作出相应调适。在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互动中相关民族的文化地位对等,实质上就是当事各民族对对方的作用与反馈不可忽视,都得通过调适去达成动态平衡。这是一种面对交互作用与反馈采取正视态度的地位对等关系。地位对等关系也不是简单的作用与反馈数量相等问题。在过去确实有人将文化互动关系理解为简单的商品进出口关系,商业贸易总是需要力图达到平衡。但我们知道在各民族的互动中,其作用与友馈并不限于单纯的商品进出,还涉及到广泛的物质性交流、人员交流,以及技术的交流,甚至是精神观念的交流。在这些交流中,要对商品以外的物质交流进行量化就已是极其困难的事了,要将精神和观念的交流进行量化就无从谈起了。因此,把文化互动的地位对等理解为数量交流对等显然是不全面的。只有将双方通过作用与反馈一切方面的交流都包容在其中才能正确地理解地位的对等关系。因此,理解其地位的对等只能看成是双方施加作用和接受反馈的机遇是均等的,而机遇的对等并不是实际的作用与反馈内容的均等。在作用与反馈的连续过程中,相互的影响在统计上会趋于平衡。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卷然而,民族本位偏见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每个民族总是按照自己的得失利弊去对待异民族也是一种习见的社会事实,但问题在于具体的作用与反馈对对方的利弊得失并不具有永恒性,同样性质的作用在某些情况下,在某一时段可能不利,而在另一情况下另一时段却又是有利的。比如说一种新的产品输出在对方尚没有生产能力的情况下 ,接受该产品显然是有利的,但当对方已经具有生产这种产品的能力时,这种输出就可能会窒息对方的企业生产,于是,先前的援助变成倾销,其利弊关系就改变了。既然文化的互动是一个连续过程,那么,作用与反馈上的一时利弊得失都不足以界定当事双方的地位,只有从长时间的连续运作过程综合地看待作用与反馈,才能正确地估料双方的地位到底处于什么状况。从这样的理解出发,地位的对等其实仅是指从连续的角度承铆 汉寸 方是一个独立动作的系统去加以正确对待的观念等。同样地 ,民族间互动关系地地位对等并不等于民族平等。民族平等是一个政治概念,是指出身不同民族的社会成员参与政治生活的同等地位,从来不具备文化的概念,它不是文化意义上的平等。事实上,不同的民族文化之间,其高度适应的生境范围从来没有均等过,任何一种民族文化在周围的各民族中的地位和声誉在历史长河中并不是恒定不变的。一种民族文化在某些时期声名显赫,在另一时期却可能默默无闻。因此,要从声誉、影响方面去谈文化的地位对等,是永无平等可言的。在文化互动中的地位对等绝不能以一时的声誉和影响而定 ,因为按照本民族的实际需要作出的反馈总是不可改变的客观事实。理解文化互动中地位的对等还有一层十分重要的含义,即地位对等的潜在含义。当今世界上虽然并存着上千个民族,但各民族之间结成的关系是有等差的。有的是由于距离遥远没有密切接触的可能,有的是由于文化类型的差异太大,结成密切 的关系在短期内还不构成双方必须的要求,有的则是因为自然条件的阻碍暂时还不能结成密切关系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谈地位的对等,实质上包含着潜在可能的含义 ,即一旦需要结成密切关系时,当事各方都得承认对方是处于独立的地位去加以互动关系 ,双方不需要维持这种互动关系时则可以中断。不管是延续还是中断关系,双方的地位都不会发生变化。之所以有必要如此去理解,乃是因为在并存的民族间因什么样的原因结成密切关系都是一个有限的时间过程。如果密切关系结成影响到双方地位的变化 ,那么双方的文化互动就可能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但这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文化互动。

三、文化互动的目的性

    在一个民族存在的时间内,对外部生存环境的要求总会发生变化的。比如一个民族需要发展农业时,总希望获取土地和水源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时,总希望周边的民族谁也不诉诸武力需要与其它民族协同对待自然环境的挑战时,都希望找到一个密切合作的伙伴等等。总之,在文化运作中,其 目的需要也是不断变化的,如果理解地位的对等随 目白 们 而转移的话,将永远没有稳定的地位对等可言。参与文化互动的相关民族文化都是具有独立运作能力的社会体系。在文化互动过程中要结成藕合运作关系,显然是一种双方都有其特定目的的行为。这个目的从终极意上讲就是要保持本民族文化的延续和发展,使本民族的文化运作更有效更具有发展能力。我们知道 ,文化互动并非永远呈现有序状态 ,那么文化互动中的非有序状态会不会破坏文化互动的 目的呢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其原因在于,首先任何一种民族文化都是一个庞大的社会规范体系,有限的无序作用和反馈都不足 以扰乱文化的延续,当然也不会扰乱各种文化调适的 目的,因任何一种有序的整体化的民族文化对外在的无序状况都具备正确的选择应对能力,从而可以将无序状态 的可利用 因素纳人其规范系统之内去加以消化和吸收,并能组织进已有的有序状态之中。因此,文化互动过程中文化界面上出现的各种无序状况 ,不管是作用还是反馈仅是相关文化调适的被选对象,而不会构成制约因素。相关民族参与互动的目的都是从自身文化的正常运作出发,那么 ,参与文化互动的相关各民族文化之间会不会因为其目的的不同而导致冲突呢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也是不会出现的。任何一种民族文化都是可以独立运作的社会规范体系,不同的文化体系对 自然和社会的需要各不相同,因而它参与互动的具体目的也是不同的,仅仅在维护 自身文化的正常运作上具有一致性。不同文化类型 ,不同文化样式的民族在其资源利用上存在着差异,在其互动中其具体目的各不相同,双方完全可以在各得其所的状况下实现各自稳     年第 期 罗康隆论民族文化互动的特点及本质定延续这一 目标。比如说一种游牧文化在其正常动作所需要的条件是草场、畜群、水源等,而工业类型民族发展机械工业需要的是矿藏、能源等。草场地下如果有矿藏,且被工业民族开采,并不会最终地危及游牧民族的草场存在,在石化能源被消费后 ,也不一定会污染草场,致使草原不能存在 ,因此,参与文化互动的相关民族的具体 目的差异最终不会破坏互动关系的稳定结成。 既然各民族的具体目的可以很不相同,那么有没有必要结成互动关系呢对于这个间题应该从两个方面进行理解。一方面,文化是一个复杂的规范体系,其正常运作所需要的条件和物质基础是极其丰富的,它所需要的精神支柱也是多种多样的。任何一种民族文化在其生存的空间内,很难全面地满足这些条件,因而在某些方面或某一方面需要得到其他民族的支持,需要从别的民族文化中得到借鉴,需要与其他民族协同努力,这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各个民族总是从这样的需求出发与周边的各民族结成文化互动关系。另一方面 ,文化的运作是一个物质与能量的交流过程 ,也是一个精神活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为其成员及其繁衍创造了条件,同时也会对周围的社会产生各式各样的人为后果,不管造成这种后果的当事者自觉还是不自觉,都会对周围的民族构成一种外来的作用。这样的外来作用对周围的民族来说 ,既可能是有利的,也可能是有害的既可能是短暂的,也可能是持续的,不管处于何种情况 ,周围各民族的文化都得正视其存在。于是,这些民族文化的调适也就必然会被激发起来,而调适的后果又重新形成对作用施加反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其他民族形成文化的互动,实质上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面对这样的事实,任何一种民族文化只有通过调适为 自己创造更为有利 的生存环境,才能谋求发展。参与文化互动的各民族文化各自按其需要的具体目的去进行调适,这种各人 自扫门前雪的作法会不会导致相关民族文化的两败俱伤呢这也是一种多虑。原因在于各民族文化在其正常延续中牵涉到的物质和能量数极为庞大,民族文化的功能主要在于维持这种物质和能量交换的稳定实现,至于对其他民族文化所形成的作用与反馈仅是连带产生的局部问题。因而尽管参与互动的各民族间的作用与反馈多么频繁,其利弊关系多么不同,但从总体上看与文化运作的能量相 比,却不会成为同一能量级的范畴,作用与反馈的存在决不会扰乱当事各民族文化的正常运作,只能激发相关各民族文化的有限重构。文化既然是有序的整体,它对异民族所作出的作用与反馈,肯定具有选择和利用的能力、排除和限制的能力 ,在这方面任何一种文化都具有主观能动性 ,担心外来的作用与反馈会吞没掉某一民族文化显然是没有必要的多虑。文化互动中的作用与反馈,以及针对作用与反馈而作出的调适,都是文化有序加工后的结果。在加工的过程中相关民族文化已经注意到了自身的延续与发展,是在自身延续基础上进行的,因此,能够施加于其他民族文化的作用与反馈并不会构成对对方的无原则伤害,其最终 目的都将是维护相关民族文化的延续和发展。在文化互动中,由于双方都在进行调适,吸收对方的某些文化要素,借鉴对方的某些文化结构特征总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此当两种民族文化在互动中形成藕合状况运作时,文化要素文化因子的相互渗透就具有普遍性,即参与互动的民族间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是一种不 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但如何正确理解这种客观现象却经历了一个历史过程。早期的文化人类学家往往过分地强调文化的先进与落后 ,从文化本位偏见出发即是从欧洲中心主义出发,去人为地界定并存文化的先进与落后 ,他们从臆想出发,断言在民族文化互动中,总是落后的文化被迫接受先进的东西,先进的一方代表着人类文化的未来发展方向,支配着整个民族关系的进程 ,这种理解 自然有悖公理,因为任何 自恃先进的民族事实上已经吸收了来自被视为落后民族的文化要素,而那些所谓落后的民族也从来不会把所谓先进的民族文化要素原封不动地照搬过去。  世纪后期,欧洲列强在扩张势力的同时 ,将基督教带到了西非,并标榜用理性的宗教去对野蛮人进行启蒙,而一些西非的民族在一段时间内出于功利的需要 ,也曾接受过基督教,这种现象曾使西欧列强欣喜若狂。但到了   举纪中期,随着西非各民族的独立,很多民族经过比较后 ,毅然抛弃了基督教,改信了伊斯兰教,这一事实就充分说明,在文化互动中,任何一个民族对外来影响都有主动性的选择能力。所谓“全盘接受” ,“甘心接受同化”仅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臆想和奢望。当然,在文化互动过程中,相关民族文化的文化要素相互渗透的具体内容可能很不相同,因此在考察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卷相关民族文化要素的互渗时只能具体间题具体分析。一方面是互相渗透的文化因素是各不相同的,互相渗透后的文化要素也不是按照原来的面貌全盘机械移置,而是在加以改造后被有机地织人到相关的民族文化之中,成为该种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这样的文化要素互渗还具有时间的差异和范围的差异。在一定的时间内接受对方某些文化要素,而在另一全时间又接受其他的文化要素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另一方面,接受外来文化因素在该种文化的散布面也会有广窄的不同,有的可能遍及整个民族之中,有的可能只散布在某些特殊的人群中,在这一点上它与该民族文化固有的文化要素是有区别的。总而言之,在文化互动过程中,相关民族文化的文化要素互渗是一个双向的过程,但具体的内容却可能千差万别,若仅仅凭借某些文化要素被对方所接受,就断言自身文化具有优越性,显然是不符合事实偏见。

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1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