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论民族文化多样性与人类生存环境问题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2-29 12:23:22

论民族文化多样性与人类生存环境问题*

罗康隆

 (吉首大学民族学研究所湖南 吉首 416000)

  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为谋求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千差万别的生存环境下创造了千姿百态的各民族文化。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社会的珍宝是人类智慧的总库存。维护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有助于人类生存环境的宽松对缓解目前已出现的生存环境恶化问题有着积极的意义。有效地利用各民族文化的多元并存资源人类 21 世纪的生存环境将仍然是美好的。

关键词  民族文化生存环境文化类型

中图分类号 C91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 8575 ( 2000) 06 0012 08

收稿日期 2000 07 27

作者简介罗康隆 ( 1965- ) , 苗族云南大学民族经济学博士生湖南吉首大学民族学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

*  本研究是国家社科课题 少数民族与民族地区自我发展的能力研究成果之一课题批准号: OOBMZ0014

  人类自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梦想彻底征服自然。开始是凭巫术以后是凭信仰、凭人类的科学和技术及在此基础上构建起来的人类经济秩序。其结果是人类在局部问题上使自然按照人类的意志发生了改观但在总体上却不断地遭到了自然的报复。那么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是协调还是控制是利用还是征服是依存还是对立本文拟从民族文化多样性与人类生存环境的关系加以分析。人与其他生物物种不同其他生物物种完全是凭借自身的生物属性在生态区域内参与生态系统的协调运作任何一个物种在其间失去平衡该生态系统内的其他物种都会相应按生物规律做出反应使之重归于平衡。人则不同就其生物性而言他与其他生物物种无异都得摄取生物能消耗生物能都得接受同一区域并存物种的生物性制约。而就人的社会性而言人与其他生物物种就迥然不同他能够创造属于自己的特有文化凭借文化结成社会维系成个体集合   民族。用人类特有的手段   文化去摄取和消耗生物能因而和人并存的生物只能在生物性的层面上对人的生息和繁衍加以制约而在生物层面之外对人类却无能为力人类却能在生物层面之外凭借其文化按自己的意志对于伴生生物加以控制至彻底征服。这样一来矛盾酿成了即人类超越于生态系统之外它可以左右生态系统却不受生态系统制约。终有一天人类这个脱控的生物物种会打破生态系统的均衡运作使所处的生态系统失去平衡。这一天目前已经迫近了这就是全球性生态危机的降临。人类在生态系统内的脱控既然导因于人类的文化那么要使之在生态系统中重归于平衡也得惟文化是问。要使人类这一物种在生态系统内重归于平衡当然得靠一种制约力。这种制约力只能是文化文化又只有人类才有因而不能靠其他生物物种的文化来制约人类只有靠人类自身的文化来制约人类自身。如果这个制约的方案能够行得通人类这一生物物种在地球上的失衡也就随之得到解决。人类生存环境恶化问题也就彻底缓解了。我们知道文化可以划分为具体的类型类型之下又可以划分为具体的样式。要使文化对生态失衡发挥制约作用当然不能靠文化的整体而只能靠文化的不同类型、不同样式之间的交互作用去实现。为此我们得按照文化的类型一一分析看看他们各自对生态系统失衡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以及如何去加以制约。属于狩猎采集类型的文化由于是在伴生生物的运作中获取生存所需的物质资料这种文化类型也能够积累有限的代偿力但是这样的代偿力仅作为转换生活区域、对付生存环境不测因素的变故之用。一旦所维系的民族成员个体数量超过所处地带生态系统所能承担的生物个体数随之而来是该种文化在该区域内适应度的锐减。人们的反应只能是扩散或出现该种民族的分裂。在这种文化类型中人类虽然超越生态环境的生物性但是由于他们所拥有的文化仅仅用于人类转移生存环境和对付生存环境的不测变故之用而不是在生态系统之外按自己的意志迫使生态系统改观来适应自己因而不会造成生态环境的阻滞即生态环境运作仍能按其生物性正常延续。斯威顿耕作类型的文化也是在所处生态系统中凭借伴生生物在该系统内的生物正常运作从中获取生活资料。在这种文化中可以积累较多的代偿力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从所处的生态系统中划分出由人严格控制的生产区于是仅具有生物性的生态系统开始接受来自人类文化的强制性控制。这时所积累的代偿力已经可以使自然生态系统局部地改观但却不会使这种改观延续下去否则人类在生存区域内所构建的生存环境就会与其对应的文化失去平衡导致适应度的降低。于是在这种文化类型下的人们为了避免适应度的降低同样只能向新的生存环境扩散去构建新的生存环境使暂时的生态系统阻滞迅速得到恢复而不能在使生态系统改观中找出路。因而在这样的文化类型下人们仍然没有完全脱离生态系统中生物性特征的制约。由于代偿力的积累人类可以局部地扰乱生态系统中生物的正常运作但那仅是处于构建生存环境的临时需要并非以此为目的。因而在该类型文化下人类对其所处的生态系统造成的阻滞是暂时性的。关于斯威顿耕作是否会造成生态危机曾有过不少的偏见处于一般进化类型较高的民族往往指责斯威顿民族靠毁林烧畲谋生是生态资源破坏的罪魁。这种提法带有很大的民族偏见色彩近年来很多切实细致的研究工作已对这种偏见进行了有力的匡正。尹绍亭在云南边境地区所作的研究工作使这种带有传统性的偏见得到一定程度的纠正。在国外也有很多卓越的学者同样地证明了这一点。拉巴婆特在对岑巴甲玛凌族的生计生态研究后明确地指出该民族的斯威顿耕作与其所处的生态系统呈相当和谐的平衡状态并未造成生态系统运作的阻滞。畜牧类型文化不是用代偿力去使所处的生态系统暂时改观而是凭借控制大型的食草动物去谋求生存其所控制的大型食草动物是在其所处生态系统中按生物性参与生态运作,人类则在这一运作中实现自己的目标。在该类型文化下人们所控制的仅是饲养的动物本身不是这些动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因而这些人类手中的动物一直在接受着生态系统中生物运作规律的制约一旦这些动物的繁殖超过该系统所能容纳的数量造成生态运作阻滞受到制约的首先是这些动物本身依赖这些动物为生的人类则受到间接的制约。由于这种类型中人类没有直接控制生态系统的运作因而不存在人为的生态运作阻滞。生态系统规律却间接地控制着人类的过分活动。很多中亚和北非的草原尽管从局外人看来条件十分险恶但是生存其间的游牧民族却得到长期的延续这间接地证明了在畜牧类型文化之下生态运行阻滞是极为有限的。在历史上很多农业民族都曾蒙受过来自畜牧民族的威压因而从感情上难以公平地对待处于这一类型文化的民族总是谴责处于这一类型的民族破坏他们的生存环境。但是这种内容的指责与畜牧民族自身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的人为破坏并不相关因为畜牧民族一旦离开了他们的固有生存环境必然被农业民族所同化所谓畜牧民族专事破坏生态环境的指责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农业类型文化和以往的生产类型都不同它必须积极地使生态环境改观。使生态环境按人的意志只适应特定的由人类驯化的植物生长凡干扰该种作物生长的其他生物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都一律从生态系统中被人驱赶出外。随着人类农业水平的提高这种驱赶伴生生物的做法越来越彻底。这样一来作物的生长不是靠生态系统中各种生物体的自然运作而生存而是在人的监护下以打乱生态系统正常运作为前提而得以生存。一旦作物生长越过生态系统所能容许的范围人类所积累的代偿力又不足以匡复那么长期性的运作阻滞就必然产生随之而来的是文化在其生存环境内的适应度锐减。加上在本类型文化中生态环境的改观是固定化了的避免适应度锐减的办法就只能是靠强化代偿力投入来加以暂时的维持,于是长期的生态运作阻滞就可能诱发为整个生态系统的破坏性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终止人类的过分活动才能使生态环境重归于均衡运作。在一些生态系统较为脆弱的地区人类曾经一度建立起高度的农业文明但在一度的文明之后诱发成了局部性的生态危机这些繁荣的农业文明在历史上昙花一现之后就消失了。中国西北地区的大夏政权曾经一度繁荣昌盛而今却埋没在荒凉的沙漠之中。不过在农业类型文化中由于它所要求的生态系统改观并不是在人力的全部控制下实现文化运作因而诱发生态危机的可能性并不普遍只有生态环境自身较为脆弱地带才可能出现局部生态危机比如降雨量较少的地带又比如土层较薄、坡度较大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至于宽旷的平原、水量丰富的江河三角洲人类通过文化的特殊进化也可以长期地保持文化的高适应度运作。汉族在长江三角洲长期稳定的发展并保持着人口的高聚合度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此外17世纪的西欧也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特别是莱茵河下游的尼德兰族和佛来芒族就十分成功。农业类型文化对人类的生存环境来说并不会导致大面积的生态危机但是该类型文化可以积累大量的代偿力可以诞生出强有力的稳定性大帝国而这样的大帝国就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滥用积累起来的代偿力比如为了增加财政的收入可以迫使非农业民族接受涵化迫使非农业民族向他们交纳农产品其结果必将造成被它控制的弱小民族在不适宜农业生产的区域强行进行农业生产。这往往导致这些民族所在地区生态环境的长期性运作阻滞甚至诱发为生态危机。萨珊王朝时期的中亚、奥斯曼帝国时期的马格里布和巴勒斯坦都曾局部地出现过类似情况。工业类型文明与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文化都不同它是立足于最终性地彻底改变所在地区的生态系统为其文化运作的基本前提。这种改变随着工业文明的成长而与日俱增。由于这是按人为意志凌驾于生态系统上而从事的活动因而生态系统的正常运作对它完全失去了控制这种文化运作的本身就必须建立在生态运作阻滞之上是靠人力来加以平衡的生存方式一旦人力超出了生态控制的极限必然酿成生态危机这种状况在本世纪初已经开始在局部地区露头。比如北美的草原局部退化、莱茵河下游的海水倒灌、英伦三岛的环境污染,都是这方面的明显征兆。但是由于该类型文化可以积累巨额代偿力局部性的生态危机不足以从全面动摇该文化类型的运作因而往往被掩盖下去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一直延续到了近年人类才日益感到对自然的束手无策生态危机的话题才引起了全人类的注。工业类型文化由于伴随有巨额代偿力积累还带来另一个生态恶果。为了维护本类型文化的运作为了大幅度地提高其生存环境的适应度工业类型民族往往凭借其代偿力的直接投入控制其他类型文化的民族强迫他们提供廉价的原材料成为接受工业产品的市场。也就是说凭借实力推行全球范围内的涵化政策或同化政策打乱其他民族文化运作的外部环境迫使有关民族不得不按工业民族意志人为构建的外部环境去调适其文化。然而工业文明自身的弱点导致了他自身生存环境的不稳定性同时也必然造成他为其他民族人为构建的外部环境的不稳定性。这就必然导致有关民族文化运作调适上的混乱迫使这些民族超限度地利用自然资源而不考虑因此而造成的所处生态系统的运作阻滞一旦工业类型民族不能维系他为其他民族所构建的外部环境有关民族的文化运作阻滞就有可能爆发为大面积的生态危机。当前世界上已出现了全球性的生态危机征兆而且这些征兆在发展中国家的民族中更为严重。埃塞俄比亚全国性的干旱、撒哈拉沙漠的扩大化、亚马逊原始密林的破坏、印度和孟加拉的水患、巴基斯坦的干旱都是这方面的例子。在这里我们必须严格地区分生态运作阻滞和生态危机两个截然不同的学术概念。生态运作阻滞是生态系统内有关物种的个体数比例失调而造成的生态运作暂时性失衡一旦外来因素消失生态系统的自身协调律可以使之重归协调和达成新的平衡。生态危机则不同生态危机是由于对生态环境的根本性改变而造成的生态系统运作混乱单纯凭借生态系统的自身协调律无法恢复正常。对人类总体的生存而言生态运作阻滞并不可怕其最终极的严重后果仅止于导致某些民族的兴盛衰亡从人类总体而言只需换用另一种文化去从事开发利用同样可以使之趋于正常。就农业文化类型而言在其有效生存环境内虽然改变了生态环境的原有面貌打乱了原有生态运作结构但这样的文化还必须接受生态环境适应度的制约一旦适应度降低有关的民族就只有暂时地部分地中断该种文化的运作同样不导致生态危机的爆发。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仅止于有关民族文化的蜕变和民族的衰亡。这与生态危机的出现没有直接关系。农业类型文化诱发生态危机不是在它的有效分布区内而是在它的代偿分布区上。由于不是有效分布区在出现危机时可以轻易地退出自然会促使原来的文化在该地区的重新启用,所造成的危害经过相当时间后也能趋于缓解都能够有一定程度的恢复。真正酿成祸患的倒是某些农业民族高度发达人口聚合度极大能够持续地积累巨额的代偿力因而对已经出现生态危机的地区出于军事、政治的需要强行投放代偿力以维持该民族势力在该地区的存在这就有可能进一步加剧该地区生态危机的质变和扩大其规模。历史上汉民族在内蒙古西部和塔里木各绿洲的活动正是这种情况。要缓解这些地区的生态危机惟一可行的办法是换用其他类型的文化代替汉族农耕文化的代偿性存在才能救治这一地区的生态危机。工业类型文化由于需要最终地改变自然生态环境因而造成生态危机的隐患是人力的控制限度而不是生态系统运作本身。换句话说工业类型文化是造成生态危机隐患的根本原因。而这样的危机隐患又不能靠自然力加以节制只能靠工业民族的自我约束这乃是生态危机被人类注意到并作为重大问题提出来的文化背景。更为严重的事情还在于工业类型文化还把积累的巨额代偿力强加于其他民族使之为其提供有利于本民族文化运作的外部生存环境又无需为这些民族承担任何责任以致于生态危机可以扩展为全球性的危机并且把水泼向其他民族这才是当代人类最大的灾难。这种损人利己的生态危机转嫁办法得以扩大推广正是当前生态危机的根本性的特征。环境污染与资源危机一样都是世界统一经济秩序的派生产物在世界统一经济秩序下,只容许一种经济计量体制存在而不容许多种体制并存因而处理污染物无利可图不能纳入文化正常调适之中去加以解决而最终诱发为全局性的环境污染危机。在统一的经济秩序下人口越密集经济越有利可图作为 20 世纪高度繁荣的都市化进程正是这一不合理需求的表现形式。而高度都市化导致了污染物的集中排放加上对资源的浪费性消耗又促成了废物的超量排放这是环境污染激化的另一个原因。环境污染的激化还导致资源的单向倾斜消费。自然界本身是一个庞大的整体污染物的存在是早已有之的事实。只要对自然资源消费不过分地单一化有限的污染完全可以凭借自然的运作去加以平衡问题在于人类的消费高度单一化剥夺了自然力平衡的必需时间从而构成了全局性的环境危机。环境恶化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都不是好事。而文化的可调适性本身具有对付恶劣环境的能力各民族文化之间的互动同样具有抑制不利作用的牵制能力。问题在于这样的调适从无序到有序得有一个过程。20 世纪的超速发展和对资源超前消费使不利因素的出现频率加大从而加速了无序状态的延续时间使各民族文化的调适难于形成定型的反馈也使各民族之间的互动牵制力难以有序化从而无法抑制环境污染因素的蔓延。基于上述原因的并存同时导致了同一的结果   全球范围的人类生存环境恶化。针对环境恶化的症结对待人类生存环境形势如下一些认识应当逐步地建立起来:

    第一, 20 世纪末环境专家在评估污染危害时往往与短期的经济利益纠缠在一起

有将短期的经济损失与人类长期的延续加以严格的区分。举例说人们在评估二氧化碳的超

量排放时就有如下几种相互关联的结论一是二氧化碳过量排放会造成温室效应致使原先

富饶的农业区会因为过热干旱而蒙受经济损失二是温室效应的出现加速两极冰雪的融化导致海平面上升从而造成足以代表人类高度繁荣的濒海城市彻底报废三是温室效应会导致某些寒带生物的生存危机而这些生物具有经济价值或者具有生态价值这些生物生存危机也会带来人类的经济损失四是温室效应的出现将造成世界气候的震动使很多原先有效的经济活动变得无利可图甚至会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等等。我们不难看出在这些评估的背后短期的经济利益在起着潜在的关键性作用。比如说温室效应导致一些原先的农业区干旱从本质上讲这是一个局部问题不是全局问题。因为在同样的太阳能补给下全球的水蒸发量应当趋近于一个常数总蒸发的水蒸气结成雨时回落到地面也应当接近于一个常数因而局部地区的干旱的同时在另一些地区又会有多的雨量使原先不能耕作的干旱地区重新变得可以利用。因而雨量的重新分配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一个局部问题而不是全局问题从全局来看得失是相抵的。又比如海平面上升的问题这虽然会使一些已经高度繁荣的大都会使一些极为宝贵的工程设施被淹没掉但是凭心而论这被破坏掉的仅是人类构建的经济产物而不是人类本身。人类完全有能力凭借经济活动重新加以构建经济损失是短期的人类修复损失的能力是长期的。这同样不能最终毁灭人类本身。气候震动和气象的超常肯定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但这并不足以造成全人类的创伤。得失相较同样处于人类可以调适的范围之内。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对环境恶化的评估必须将短期的经济损失、局部的毁损与人类长期的延续和全局性的威胁区分开来。关键的目标是要让污染的变动不至于太突然以至于人类无法发挥文化的调适能力也无法让各民族文化的多样化并存发挥有效的相互牵制力去缓解环境恶化的速度。

    第二环境污染诱发的后果具有多重性。对环境质量的评估如果停留在线性思维模式上就必然限制人类思维的正常发挥使人们无法看到因果的多重性进而把环境的恶化看死无法让人们从不同的角度去应对环境的变动。以上述的二氧化碳排放为例目前学术界谈得最多的是二氧化碳排放过多导致的温室效应而二氧化碳浓度的提高对刺激植物生长的作用却没有形成问题的热点。事实上二氧化碳的浓度提高后肯定会加速植物的生长。地质学研究表明地球表面二氧化碳的浓度曾经一度较高但经过植物的光合作用后二氧化碳的浓度也就相应降低了。这样的过程虽然需要较长的时间但却具有稳定的可持续性。而植物的快速生长对人类来说是具有长远经济效益的。此外二氧化碳浓度的提高也会诱发目前尚不显著的化学反应进而较多地消耗掉二氧化碳。总之二氧化碳浓度的提高不光作用于人类社会同样作用于自然以至于自然的正常运作会为之而出现相应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二氧化碳浓度的快速提高这样的变动对人类来说同样得失参半只有加以有效的扬长避短环境的危机才不会像线性思维模式得出的结论那么恐怖。

    第三同样由于20世纪末对环境评估使用的是线性思维办法所提出的对策也脱离不

了线性思维的影响。这些线性思维的特征就在于片面地依赖于对污染物排放的硬性控制

不在于诱导人类社会对此作出有效的调适也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发挥各民族文化多样化的交互制约力上去有效地调控 三废的排放。鉴于此我们有理由说这种评估是一种被动的评估提出的对策也是一种消极的对策。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后我们就可以按照非线性思维的模式去讨论人类文化多样化与各民族文化环境的关系。环境污染既然是族际关系多样化被忽视的必然产物治理环境污染的积极对策就得从各民族文化的多样化入手。

    首先应尽力维护全球范围内多元文化的并存以缓解环境的恶化。在这一点上对付环境恶化的对策与对付经济震动、资源危机的对策是同步的只要解决资源消费的单一化,就能一举而三得。这从经济投入的效率上看人类社会是可以承受的。比如说只要多渠道能源的获取能替代化石能源的消费哪怕是部分地替代化石能源的资源危机就可以得到局部的缓解利用化石能源造成的污染也可以得到缓解经济秩序单一化的弊端也可以得到解除。对付其他形式的环境危机在本质上与此相同解决的思路也可以比照执行。

    其次环境污染对人类的威胁具有相同性但造成污染的直接责任在不同民族间却是有区别的。因而在族际关系互动过程中各民族的利益和损害是有差别的。三废的排放,17完全可以通过文化的互动去形成有效的制约力以放缓 三废的排放事实上在20 世纪后期这种制约力已经有所表现。造成重大环境污染的民族和国家已经遭到其他国家和民族的谴责从而使 三废的排放者和因事故污染肇事者受到应有的制裁。问题在于在统一经济秩序下总是抑制这种制约力的形成致使消除污染的效益并不显著不能真正起到改善环境的作用。举例说很多发达国家为了怕污染自己的环境把那些高度污染的产业以资本输出、技术输出的方式移置到欠发达地区又利用统一的经济秩序以低价吸收高污染企业的产品为自己赢得好处这实质上是一种损人利己的做法。如果各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形成的制约力能够行之有效的话完全能够抵制这一不合理的行为。遗憾的是统一的经济秩序在作怪,致使明知不合理发展中民族也只好被迫接受。随着世界经济多极化的出现这种损人利己的做法肯定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抵制随着各民族文化多样化抵制力的凝聚这种转移环境污染的短期行为肯定会被最终制止。

    再次人类社会的调控能力也不容低估。20 世纪环境污染的症结在于污染物排放的集中与污染物排放的超量致使自然力无力在短期内消耗这些废弃物重新使环境清洁。但是当 三废排放达到一定的限度后原有的生产成本必然会提高比如说水质污染必然使用水的企业要耗费一定的成本去提高水质才能正常生产这样一来产品的成本就会提高原有的生产秩序就会被打乱从而迫使当前的人们极力地支持保持水体资源的对策即使是耗

费经济的对策也在所不惜。因此环境污染导致成本的提高会反过来促使企业为治理环境而

努力。有效的对策就应是及时地将治理环境的经济代价有效地分散到现有企业的生产成本

迫使造成污染的企业参与到治理的行业中来。通过社会的调控让当事人合理地负起责

环境污染问题就可以获得有效的遏制。最后, 20 世纪环境污染的症结还在于污染物排放的速度超过了必需的调控时间致使各民族文化对于污染的反馈长期无法定型因而加剧了环境的恶化。同时抑制恶化的定型反馈不能稳定有效的对策就应当针锋相对利用环境监测的结果针对污染物的排放施加压力有效地压低不顾后果的经济膨胀。一方面降低了强污染企业的增长速度为各民族文化的调适赢得可贵的时间再一方面又直接减少了对环境的压力同时还使自然力的自我复原能力有发挥作用的可能。只要这种监测和抑制合理就能够收到多重性的环境治理实效。总而言之环境危机是经济秩序统一化的派生产物核心问题是各民族文化的多元并存的调适能力是否发挥实效只要这种调适能力有效地发挥其效能同时又为自然界的复位能力创造一定条件   不言而喻创造这种条件同样得依赖文化的调适只要能兑现这些做法人类的生存环境绝不会像线性思维模式所预言的那样可怕, 21 世纪的环境对人类来说同样具有光明的一面。我们认为要解决全球性的生态危机问题必须明确责任依赖人类自我节制才能得到有效的控制。具体的解决方案必须明确以下三条指导原则。

    第一多种文化类型、多种文化样式的并存是解决生态危机的必要前提。维护现有各种

文化的合理并存是医治生态危机的根本大计因而某些民族为了其文化运作需要使用代偿

力企图改革其他民族的文化运作的做法必须加以制止。第二代偿移置往往是造成局部生态危机的根源因而代偿移置的规模和代偿移置所推行的地区必须进行严格的控制应当保证代偿移置所涉及的民族拥有最大限度的发言权和最终的否决权个别民族的需要必须通过民族间的协商解决不允许强加于人在这种情况下被损害的民族有权做出强烈的反应这是正当的是维护人类总体利益的正义举动应当得到世界人民的支持。第三工业类型文化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高文化类型但是对其必须一分为二。在承认其对人类所做贡献的同时必须充分地注意到其对人类生态危机应承担的责任其他类型文化的民族应当动员起来有效地限制其规模。而工业类型文化民族也应当自我节制不应当把其他民族的限制看作敌对行动。事实上人类的创造拥有巨大的潜力其他民族的限制虽然造成了外部环境的不利但是却有利于促使工业类型文化民族向更高的层次更新文化。把这种形式下的民族关系理解为敌对行动是民族本位偏见在作祟不应当使之合法化。只有按上述三大原则达成各民族之间的谅解和相互制约生态危机才能最终地解决全人类的永世其昌才有希望。

参 考 文 献

 1  [约翰W 伯茨马学印、谭朝洁译全球冲突 [M]  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1988

2 [ 瑞典缪尔达尔顾朝阳等译世界贫困的挑战世界反贫困大纲 [ M]  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

版社, 1991

 3  王松生态经济学浅说 [ N]  北京日报, 1996- 01- 04 

 4  杨庭硕罗康隆潘盛之民族、文化与生境 [ M]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2 

 5  孙梅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中的生存环境问题 [ J]  新疆社会科学, 1999, ( 3) 

 6  [雷蒙德弗斯费孝通译人文类型 [ M]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1, 修订本

7  [ 西奥多舒尔茨郭熙保、同开年译经济生长与农业 [M ]  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91

 8  杨庭硕罗康隆西南与中原 [ M]  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 1992 

 9  李笑春生态整合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思维模式和科学方法 [ J]  内蒙古大学学报, 1997, ( 5)



On the variety of ethnic cultures and

the problems of the environment for human survival

LUO Kanglong

( Institute of Ethnology, J i shou Universit y, Jishou, Hunan, 416000, China)

[Abstract] In the history of mankind, human beings created various ethnic cul tures in an immense variety of surviv al env i ronment s. The various ethnic cul tures are the precious items in the human treasure house of w isdom. To protect the cultures is conducive to the human survivalenvironment and is important to help stop the deterioration of survival environment .

[Key words ] ethnic culture; survival environment ; cul tural types

责任编辑 

2000 年第 期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No . 6, 2000

第 27 卷 Journal of Central Univ 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Vol. 27

总第 133 ) (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General No. 133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