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论民族外部健境差异与民族发展进程的关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易小明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2-29 12:26:23

论民族外部健境差异与民族发展进程的

罗康隆 易小明

怀化师专学报 助理研究员{吉首大学学报 副研究员}

摘要:本文论述了民族外部生存环境的差异与民族发展进程的关系,对民族的外部生存境与客现自然环坑进行了界定,分析了民族外部生存环境的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使民族的外部生存环境得以其体化,进而分析了各种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对民族发展进程的影响 。

关键词 生存环境 自然环境 自然 因素 社会因素 民族发展进程

一个 民族的生存环境,是一个复杂纷繁的物质与精神的随机组合体。每一个民族的要求及生存,总是凭借其自成体系的文化,向这个随机体索取生存物质,寻找精神寄托,以求得民族 自身的生存延续和发展。但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表面差异极大,生息于地球上的各个民族的生存环境极不相同。生存环境的差异,对民族的发展进程有着极大的影响 ,从而模塑出千差万别的民族文化。

一、 民族外部生存环境与客观自然环境之区别

围绕着一个民族的外部环境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在民族发展进程中,由于社会活动的结果,使原先没有系统组合的客观自然环境逐渐地改造成为与该民族文化相适 应的动态平衡体系,逐渐成为该民族所利用的有系统的人为生存空间的体系。一个民族的生存环境 ,与该民族所处的客观自然环境存在着本质性原则性的区别。

首先,一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具有社会性。一个 民族对其客观的外部自然环境并非百分之百的加 以利用 ,而是按照该民族 自身的文化特点 ,去有选择地利用其中容易利用的部分。与此同时,一个民族对其外部环境的加工改造手段往往与其他民族不,有其民族独特性,因为加工手段乃是民族文化制约的结果。一个民族要加工改造其外部环境,需要本 民族成员的协调工作 ,不同的民族协调本民族成员的方法、途径各不相同,加工改造外部环境的结果也必然互有差异。可见,与特定民族发生关系的外部自然环境 ,已经不是纯客观的外部世界 ,而 留下 了特定民族在其文化归属下汰选加工和利用的痕迹 ,并使之协调于特有生存空间。这样的生存空间是社会的产物,也是社会的需要,它已经与社会紧密结合,成为该民族社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其次 ,一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具有特定的文化归属性 民族生存环境的社会性由于植根于该民族的文化之中,与该民族的文化协同运作,因而生存环境也就成为该民族文化的当然组成部分 ,生存环境 自然体现出民族文化的归属性这对杂居于同一生存空间的 民族来说表现得尤为突出我国的回族和汉族相互交错杂居在极为相似的地域空间内,若不就其文化的归属性而言 ,他们的生存环境似乎没有什么区别然而 ,只要仔细分辨这两个民族因文化而造成的生存空间差异 ,就必然发现他们之间的区别。回族文化中的重商倾向,导致了回族对外部环境中的农田、水利等等的关系比有重农倾向的汉族淡漠得多 。同样地,由于回族文化拒绝接受猪肉而传统食用牛羊 肉,加工牛羊的畜产品又必然导致回族与我国西北各游牧民族的契合程度高于汉族与这些民族的关系类似的现象很多,无一不证明了围绕在回族周围的环境都随着回族文化的取向而转移 ,回族的生存环境对于回族文化,自然显示出一种部分与整体的关系,而与汉文化和汉族的生存环境明显地区别开来

再次 ,一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具有系统性。一个民族生存环境的文化归属性 ,又必然导致该民族与其外部环境中各组成部分的关系现出层次性的系统差异 。也就是说 ,一个民族对其纷繁复杂的外部环境各组成部分 ,有的关系密切,有的较为疏远 ,有的甚至全然无关 。如生存于蒙古草原 的蒙古族,其传统文化植根于 畜牧文化之上,牲畜 、草原、水源与他们的关系甚为密切草原上的野生动物、灌木等与他们的关系就较为疏远干涸的戈壁、山崖 、岩石等与他们的关系则更为疏远,甚至无关。由此可见,在蒙古族周围呈现出一套亲疏有别的环境圈 ,每一个环境圈内部包含着若干种自然与社会的构成要素 ,而每一个环境圈都自成系统 。这种亲疏有别的若干环境圈就共同构成一个大系统,并在其文化的规约下,对这个大系统进行有层次的利用和有等次的交流。 

二、 民族生存环境外部系统的自然环境与民族发展进程

一个民族的生存、发展进程必 须以其外部系统为依托。一个民族发展进程的外部系统 由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构成。自然环境包括生态、地质、气候等因素 ,社会环境主要包括并存民族行政隶属及跨族性社会机构等

自然环境既是具体民族发展进程的依托,又是民族文化的制约因素,同时还是该 民族文化的加工对象。民族文化各部分的发生、发展、执行、传播都必须依据一定的物质条件。每个民族生存于特定的自然环境之中,因而各民族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千差万别,构成差别的 内涵十分复杂。

1.生态背景 。这既是供民族成员生存的基础 ,又是带来不利生存条件的根源。任何一个 民族都必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去构建文化,再凭借该文化去获取 民族成员生存物质 ,同时避开不利条件。由于文化这种各民族特有的工具必须有专用性和可调适性,是针对生态条件而积累的结果 ,因而生存差异自然也规约了各种文化的一些特点。如果一个民族存环境中没有某种自然物和自然现象,那么与之相对应的文化一般也难以产生 。诸如藏族文化 中既难产生与水稻种植有关的历律、禁忌和神抵 ,也难与海洋生物有密切联系。在苗族的生存环境 中无法进行大规模牲畜放牧,致使苗族文化中难有与游牧生活相 应的文化因子相反 ,藏族文化却能有效地为高原生活服务 ,高原生态的植物、动物均能派上适 当的用场 ,又 能有效地削弱高原不利条 件的灾害 。从根本意义上讲,人也是一种生物,必须 以其伴生生物为生存之本。因而,一个 民族生存的生态环境能提供哪些不同种类的动植物资源,以及获取这种资源的代价 ,将最终规约该民族的发展前景,但却无力决定该 民族利用生态资源的方式 ,以及生 活习俗 中制约消费的文化因子。

2.地貌条件。地貌条件能影响一个民族发展进程中的认知特点和认知取向。诸如生息于热带沙漠中的贝都因族就不会关心季节变化 ,不重视太阳运行周期 ,但极关注月亮运行周期。而生息于温带干早草原上的民族,比如蒙古族的方位认识至关重要,但亚热带山地丛林民族如苗族,就很少关心天体方位,也不关心天文知识,但却极端重视物候变化和物候周期 。地貌条件也能影响、制约一个民族文化中的消费文化因子。如藏族生存于青藏高原,气压低,导致饮食中大量食用焙烘食物 ,大量饮用盐茶的特有习俗。地貌特征也能影响族际交往,进而影响异种文化因子的传播、移置和借人 ,使有关民族文化层次复杂化、丰富化。地貌特征还可以影响一个民族文化的发展取向以及 民族的聚合规模。

3.地质特征。地质特征往往是造成有关 民族发展进程的突变和文化专门化的基础 。历史上最早使用铁器的赫梯族 ,以青铜器制造和使用闻名的华夏族早期汉族 ,当代以钢铁著称的 卢森堡族,都得益于他们自己生存环境 内的特有矿藏。不难想象,早期汉人生存区内的铜矿假如不是孔雀石一种可作蓝色颜料而又最易冶炼的矿石 ,并且产有锡石一种易于冶炼且可以 用手选矿的矿石 ,要发明并发展出灿烂的青铜文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人类最先发展起畜牧业的民族,往往生存于淡水、盐地紧连分布的干早草原上 ,因为这些地质资源造成了大牲畜的季节迁徙与聚散 ,并提供了人类接近成群牲畜的客观条件。人工取火发明的民族肯定生存于有特种健石含有稀土元素的硅石的分布区内。

4.气候条件。一个民族生存环境中的气候条件既制约文化中的消费习俗,又能影响该民族的生活节律和社会组织在寒冷而多雪的北欧的丹麦族 ,其房屋的屋顶又高又陡,目的是为了便于积雪下滑。在赤道雨淋下的巴布亚各民族,其房屋只有屋顶 ,用以躲避每天一次的暴雨,省去四 壁的 目的是为 了利于通风,以适应闷热阴湿的气候。温带干旱的大陆性气候则造成蒙古族帐房的低矮和正圆形结构,这是出于保温和减少风压的考虑以胸衣和莎丽为代表 的印度斯坦族妇女服装 明显地打上 了对炎热湿闷气候适应的烙印,当佛教向各地传播时,这些衣着的特点随之又被傣族、缅 族所借用,因为他们与印度斯坦族处于相似的气候条件之下 ,但这种衣着特点无法让汉族、大和民族 、朝鲜族所接受 ,这仅仅是由于气候差异大的原因。至于气候条件对民族社会组织和生节律的影响,最典型的莫过于爱斯基摩人了,莫斯在《关于爱斯基摩人社会季节性变化的研究 》中,发现爱斯基摩人在冬天过大集体的生活,富于宗教气氛 ,夏天则以小家庭为单位分散生活 。

由此我们可以定性地看出,一个民族所处的 自然条件确实会影响民族的发展进程 ,而呈现出 民族文化的特点。但这并不表明一切处在相同或相似生存环境下的所有民族都一定有相同的文化特点或发展历程 。民族文化特征是各 民族社会的产物,自然条件对文化的作用必须透过社会才能实现其影响力自然条件对民族发展进程的影响力在透过社会时,要经过民族文化的汰选 、应对 、调适三重加工 ,才得以实现。自然条件提供给任何民族的外在因素既是粗朴多样而又是难于利用的,任何一个民族无法把所处自然条件一切因素全部派上用场。因为这违背了文化生存的根本原则能量低耗倾向原则 ,即任何有活力的文化都倾向于尽可能少地消耗能量去维持执行。在这一原则作用下,每一个民族都要对其 自然环境的众多条件进行选择,集中力量去加工 、改造其中一部分自然物 ,以维持本民族生存 ,并以此为出发点去模塑文化。例如平原河网既有运输之便,又有鱼米之利 ,但也得承受洪涝的威胁 。处在这一生存环境下的民族既可以在稻作农业上构建文化,又可以在捕捞养殖水生动植物上构建文化 ,还可以在水域运动上发展 自己的特长。到底如何取向,自然环境均无能为力。 

一个民族在加工改造 自然的主攻方向形成后,还有一个加工方式的形成和发展问题,即面对同一选定的 自然条件,各民族要创造 自己独特的加工办法 ,这就是 民族发展进程中对 自然环境的应对作用。处于长江下游太湖河网区的汉族吴语支与生存于恒河、布拉马普德拉河三角洲的孟加拉族,所处 自然条件较为相似 ,又 同时以稻作农业为生存基 础,

但是在对付洪涝灾害方面却各显神通,汉族依靠集体投力构筑了堤坊、渠道、水阐系统 ,而孟加拉族却培育了一种长秆水稻,在洪涝中随水涨而生 ,以克服洪水危害。由此而结成的社会也不同。在塔里木沙漠边缘的维吾 尔族,与生存于祁连山麓 的回族、裕固族都从事旱地农作,但是他们对付干旱的办法各不相 同。维吾尔族靠工程浩繁的坎儿井 ,回族、裕固族以鹅卵石覆盖 。这种对付干早的方法差异又直接造成了社会活动的差异。维吾尔族的坎儿井维修需要定期地集中进行 ,因而维吾尔族的集体行为很强 ,而回族、裕固族的活动则较分散。

各民族改造利用自然条件一切办法都必须纳人该 民族的文化之中,成为该 民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一过程是各民族 自己靠约定俗成和新陈代谢相应文化因子的办法来完成如生存于 山地丛林 的苗族,由于采取斯威顿耕作和冬猎的结合 ,因而历律取用物候历 ,衣着取 向宽短捷便 ,食品构成多样化,节日与物质聚集匹配宗教信仰中避畏雷神虎患,崇敬巨石 、山洞 、山神等 ,这一切组合为一个整体,内部协调一致 ,为征服自然环境服务

三、 民族生存环境外部系统的社会环境与民族发展进程

民族生存环境外部系统的社 会环境与其 自然环境 比较起来,社会环境对民 族发展进程的制约直接得多,社会环境对民族进程的影响,无需通过预先加工就可以直接作用于民族文化。然而,社会环境的变化速度自然环境快得多,数十年间一个民族的社会环境会大不一样 ,诸如一次战争的发生与否,谁胜谁负,一个政策的下达与实施与否 ,均足以对民族的发展进程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而自然环境可延续数百上千年,其变化幅度不大 ,纵观民族发展进程 ,一个民族的社会环境大致包括并存民族、行政归属 以及其他跨族社会组织

1.并存民族。在人类历史上,自从民族并存现象出现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 民族都在特定的异民族环境中生存 ,异种文化都对该民族的发展构成 了一个外部的社会环境 ,直接 冲击影响着该民族的发展进程。当然这种作用是双向的 至于外部民族环境如何制约或促进一个 民族的发展,那就得取决于民族之间的关系了。我们可以根据民族之间发生作用力的大小、方向、渠道的不同,将复杂的民族关系归并为以下四大类型 。

1 并存关系。两个民族虽是近邻 ,但各自凭借自己的文化去改造同一生存环境下的不同对象,文化虽时时接触 ,但可长期并行不悖 ,各自相对独立 由于各民族在利用生存环境上的差异,可以将其并存关系细分为同生存环境并存和异生存环境并存 。如当代亚马逊流域热带雨林的玛瑙族卡拉亚维族、塔里亚纳族与印第安努 、阿鲁阿科族系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属于同生境下的生存关系。中国 的苗族与百越族系各民族,傣族与中国境内的南亚族类的德昂、布朗、优族之间的关系则属于异生存环境并存关系。并存关系中有一种特例包裹关系。即是一个在一般进化阶段处于高位的强大民族,在其有效分布区内容纳了处于一般进化中低位 的弱小民族,由于和互生存环境利用上的差异显著 ,强大民族无需耗费富余能量去触动弱小民族 ,从而保持了民族间的并存关系,如大和民族中的阿尤努族、汉族分布 区的舍族和瑶族部分支系就是这方面的例子。处于并存关系的各民族,民族关系的作用力都比较小 ,作用方向和作用方式 、渠道都带有临时性和不稳定性。

2 互补关系 。两个或两个 以上 的民族所属文化在一般进化阶段上处于相 同或相 近阶段上 ,且又毗邻生息 ,在双方文化的并行运作中,相互影 响、相互依存,均把对方作为 自己外部生存环境 中的社会性关键组成部分。这种互补关系不仅是经济活动的互补 ,而且涉及到有关民族文化的所有层面。如我国新疆地区的塔塔尔族 ,由于其科学文化发展水平较周围各族为高,该民族的文教从业人员已频繁地活动于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族之间 ,塔塔尔与之结成的互补关系显然已经超脱经济的关系。再如贵州境 内的蔡家人 ,在现代医学普及之前,曾充当过西南地区 的彝族、布依族、苗族、壮族的跨族医疗活动的集团。蔡家人拥有共同体的十分之一的医疗从业人员,主要事接种牛痘和中草医药职业 ,为有关各族送医送药。不过 ,在大多数情况下 ,民族间的互补关系主要是经济互补关系。在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茶马互市” 、 粮畜互市就是最好的例证。从保安族与农业 、畜牧民族的关系亦可以得到证明。保安族的优质刀具已成为附近各 民族的经济贸易的重要项 目。保安族靠输出刀具而吸收有关各 民族的农畜业产品所结成的关系 ,既有利于本民族的发展 ,也有利于周围各 民族的发展 在西欧的卢森堡族也是靠其先进的冶炼业与周围各民族结成牢固的经济互补关系 ,我国华侨在东南亚地 区是以综合性商业贸易与东南亚各民族结成牢固的经济互补关系。

3 依附关系 。在一般发展进程中处于相同或相近发展阶段的 民族 ,其中一个人数较少,分布地域较窄的民族与分布地域广且人数较多的民族在近似的生存环境中毗邻相处前者的文化运作往往是抓住 了后者文化运作的空隙 ,去发展 自己 的独立文化所结成的一种民族关系。这里必须郑重地指出,依附关系的实质是 以另一个民族的文化运作空隙作为 自己文化独立延续发展的外部生存环境 。依附仅是指生存环境利用上的层次而言 ,与文化的高下优劣根本无关附着者仍然独立地发展 自己的文化,在文化间并不存在什么依附。因此 ,依附与被依附之间,不能理解为屈辱或者压抑等关系,在文化上仍然是独立和平等的。例如我国 回族在珠宝玉器的加工贩卖和畜产品的加工贩卖与汉族达成极为频繁的贸易往来 。在文化交流上,回族在汉语使用及汉文经典的使用上也达到极频繁的程度,回族虽然 由于宗教信仰关系 ,在习 俗、伦理道德、社会教育方面与汉族异趋,但这并不妨碍回族引进 了汉族的很多儒家伦理思想,经过回族文化的加工改造 ,使之与伊斯兰信仰合拍,从而发育出中国回族特有的社会组织形式门宦制度因此绝不能在依附关系中划分文化之主从或文化之优劣 。民族之间构成的依附关系,对当事各方均是有利的,这种关系有利于生存环境资源的合理利用 ,有利于民族 的和 睦协调,更造成了各 民族文化运作之间的多样化和丰富化。在现代国家中,对于处于 同一生存环境的少数民族与主体 民族之间较为理想的族际关系,多呈现为这种稳定的依 附关系 。当代美国境内定居的高丽、大和、立陶宛、拉脱维亚 、爱尔兰、汉族等移民集团,与美利坚 民族结成的民族关系多呈现为稳定的依附关系。

4连动关系。若几个民族在利用 自然资源时 ,呈现出稳定 的先后次序,民族的文化运作相应地按次序以先利用者的文化为自身运作的基础而结成的 民族关系。这类 民族关系实质上是互补关系与连动关系相互衔接而衍生的。这种关系特点在 内容与形式上和互补关系、依附关系较为相似。连动关系是多民族结成关系网络的主要手段 。在对各 民族关系作综合分析时,我们必须注意到这种关系。只有把握结成这种关系的具体衔接延仲的内容 ,才能充分地了解民族关系的关键性实质 。如我国云南南部地区的茶叶生产,以布 朗族、德昂族为先导,对丛林茶树作第一级 的生产 ,摘取茶叶,然后转人傣族经营,最后流入中原汉族地区 。在这种经营中,各民族都按照 自己的文化运作进行,但各自相应的文化内涵都是按照稳定的运作链依次序运作。

2.行政隶属 。行政隶属是指国家与 民族之间的关系而言。国家与民族的关系异常复杂 ,其间呈现出一系列特殊的形式一 ,国家与民族的关系一般是国家的主体民族处于主导地位 ,少数民族则处于从属地位二 ,国家主体民族拥有强大的富余能量,拥有行政控制权 ,因而这既表现 出对少数 民族文化的干预 ,如英 国对苏格兰族的各种禁令 以及解放前我 国对 周边少数 民族采取的一系列政策 。又可表现 出国家对少数 民族地区的扶持 ,如解放以来我国对各数 民族的扶持发展。在我国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了民族区域 自治,使 民族地区 在政治、经济 、文化等方面拥有 自治权利和享受到特殊的优惠照顾政策 。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 ,据统计,1993 年与 1983 年相 比,内蒙古全 区国民生产总值增长 1.34 倍工业总产值增长1.88倍 农业总产值 1993年达到195亿元 ,人均粮食产量达 499.2公斤 ,在全国排列由 1983年的20位提高到3 位财政收人增长7.03倍 ,财政自给率由 1983年的30.6%提高到1993年的 65%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农牧民人均纯收人分别比1983年增长 3.54倍、2.30倍和2.02 倍1993年全区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达232.1亿元。可以说民族区域 自治法颁布实施以来的这 10,内蒙古历史上国民经济发展最迅速 ,经济实力增长最快,人民得到 了更多的实惠。三是政策上多表现为经济生活的强制一体化 ,以利财政决算。可以说 ,这是最直接最有力地干预有关民族的发展进程。然 ,这种社 会环境的作用机制仍然是影响有关民族的文化功能开始,以置人文化因 子为手段而实行的。如明代以前 ,黔中地 区苗族主要从事丛林上限与草坡交接地带的斯威顿耕 作,作物 以粟和稗 为主 。明代贵州建省后 ,开通了贵州的异道,异马饲料十分紧张,因而在贵州的税赋制度上 ,采取 了向彝族土司征取筱麦供马 袜之需 。这样一来,筱麦成了贵州各族的等价替 代物 ,彝族土司据此 向其控制的苗族 、布依族勒取筱麦,从而造成了推广筱麦种植的客观形势 ,苗族 、布依族也随着筱麦的种植 ,其民族发展进程发生 了不 同程度的变化 。筱 麦种植前 ,冬天是苗年的年初 ,是冬猎生产的旺季 ,又是苗族跳花活动的盛期。筱麦种植后 ,冬季的生产项 目改变了 ,男青年也不随意远 出,于是冬猎的生产 比重下降,跳花场的多场次轮换场地习 俗也发生 了变化 ,逐渐凝缩到汉历春节后和大季种植前夕随着历法的改变,“苗历只认场期、不记朔望的习俗也发生了变化 。筱麦的种植又促进了苗族村寨居住习俗的改变。明代以苗族村寨流动性大 ,夏季上山进行斯威顿耕作,冬季下到洼地狩猎,村寨位置冬夏易地 。此后,由于筱麦要跨年种植,于是村寨相应地固定于夏天居住地,长期 留住山上 ,而冬夭的住地则演化为固定的跳花场。布依族大 田冬闲的耕作习惯,也因种筱麦而改变,小季比重开始增加 。筱麦种植还改变了布依族的食品结构 ,传统以稻米为主食的食俗加人 了筱麦粉的成份。筱麦粉香麦面为黔中地 区各中心城市的汉族提供了干粮 ,成为当地布依族向汉族贸易的主要项 目之一 。从而改变了布依族的贸易形式和内容,由原来的定期场集交易变成了向汉族居民的沿街兜售 。布依族中的小 贩开始增多。所有这些改变都与明代执行的赋税制度相关 。

3. 跨族性社会组织 。跨族性社会组织也是外部社会环境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跨 族性社会组织的形式多种多样 ,而且情况极为复杂,有的 以 国家形式 ,有的 以 区域形式等这里仅以宗教为代表作定性说明。

当今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 、伊斯兰教 ,目前 已传播到世界各地,被数以百计的 民族所接受 。历史事实表 明,三大宗教从其形成的那天起,就打上 了民族文化的烙印,但这并不具备形成世界宗教的充要条件。它们之所以会形成世界性的宗教 ,原 因不在于形成时的宗教特征 ,而在于它以后如何进行成功的传播 。

随着三大宗教的流播和跨族宗教团的形成 ,这种宗教文化组成部分 ,连同其有关文化现·象 ,在各民族间扩散、借人借出、改造和发展,直接影响着有关民族的发展进程。如基督教传人中国汉族地区为时甚早,在公元 78世纪就 已具备了相当规模景教15 世纪,基督教的天主教重新传人汉族地 区 但是长期 没有在汉族 民众 中生根,仅是部分知识分子信奉 了该教。随着西方列强势力的扩大,极力希望在中国扩大天主教信徒,以利推行其侵略政策。但是却遭到了上 自官方、下至 民众的一致抵制 ,在 1718世纪演成了震动天主教会的中华礼仪之争” 。罗马教廷方面要求汉族放弃传统文化 ,无条件接受天主教仪轨,汉族方面则坚持汉文化传统与接受天主教不相干 。在以后的200年间,这场争执时断时续,其间还穿插有西方列强凭借其武力敲开中国大门,通过签订不平等条约 ,强行传教,但均未凑效。直到20世纪30年代,罗马教廷被迫作出让步 ,承认汉民族坚持中华礼仪 ,与接受天主教不相冲突,基督教与汉族传统宗教 ,是可以合法并存的教种 ,汉民族方面才最终确认基督教,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才最终被确认下来。同样 ,在汉族接受佛教时 ,也经历了长期的磨合过程,佛教从纪元初年传人汉族地 区 ,日后在长达10个多世纪的时期内,反佛 、排佛、公开禁佛、灭佛的发难事件一再重演。佛教在中国的势力也随之大起大落 ,直到形成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宗教格局,佛教在汉族地区的稳定延续局面才最终形成。

宗教向异族传播 ,其本质是文化因子的移植。文化因子移植后的存活 ,需要一定 的物质条件作后盾作为输出宗教的民族,也必须为此作代价为输出的原动力历史事实证明,一个民族输出本民族的宗教 ,并不是为了所谓虔诚于宗教信仰的动机,往往是 与本民族外部生存环境的改善直接相关。伊斯兰教宣称一手拿《古兰经》 一手拿宝剑传教,目的在于扩大阿拉伯人的国际影响,构建庞大的哈里发帝国。西方列强输出基督教,则往往与其殖民活动休戚相关 。可见 ,世界三大宗教大规模传播局 面的 形成 ,并不是宗教 自然传播的结果,而是势力较强的民族,凭借附加的人力 、物力的投人 ,人为造成的结果。佛教的大规模外传,与阿育王政治活动密切相关 基督教世界宗教地位的奠定 ,得力于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的推广伊斯兰教的发展 ,得力于哈理发帝国的扩展 。

一个 民族接受任何一种外来宗教,也不是凭神灵的启示和感悟,而是受本民族具体的社会需要所支配。如中国部分苗族在本世纪初接受基督教 ,目的在于提高本 民族的地位,以此摆脱彝族司残余势力的控制。藏族在后弘期重新接受佛教,目的在于加强藏族的内聚力 ,克服因吐蕃王朝的崩溃而造成的内部涣散局面。近代西非各民族放弃基督教信仰,改信伊斯兰教,目的在于对付殖 民宗主国的残余势力 ,以伊斯兰教抵制西欧列强强加给他们的基督教 ,这实质上是非洲殖民地人 民 民族独立解放运动在宗教上的反映。

第 16 卷第 3 期

1997 年 6

怀化师专学报

Tags:

作者:罗康隆 易小明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