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族际文化制衡与资源利用格局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2-30 21:38:22

族际文化制衡与资源利用格局

罗康隆

(怀化学院 学报编辑部湖南 怀化 418008)

 任何一个民族由特定的人群、时空组成其组合运行过程就是特定民族利用资源获得生存发展的过程。资源是由文化来利用与分配的,可以说资源是由文化来定义的。没有无文化的资源也没有无资源的文化。文化是规范利用资源的规则体系,民族文化的建构与适应本身具有维护资源利用格局的功能。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利用格局,是人类并存民族文化建构与适应的结果。民族与民族之间是靠文化来沟通的对地球资源的利用应当立足于特定民族的文化,而不是强权话语, 更不能肆意侵掠。拥有特定资源的民族通过技术引进推动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的发展创新绝不是抛弃当地各族的传统资源利用方式。在地球资源利用过程中达成族际文化制衡这才是人类可用续利用资源而获得生存的基础。

键词:族际关系文化制衡文化资源

中图分类号: C9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1- 9743( 2007) 06- 0001- 06

The Check- and- Balance of Inter- ethnic Cul tures and the Patterns of Utilizing Resources

LUO Kang- long

( Jou r na l Editorial Department, Huaihua Unive rsity , Huaihua, Hunan 418008 )

Abstract: Every nation is made up of particular human groups, space and time. The procedure of its combination and operation is the process of par ticular nations survival and development by utilizing resources. Resources are utilized and distributed by cul ture, namely, resources are defined by culture. There is no resource without connecting culture and no culture without containing resource. Cul ture is a rule system forutilizing resources regularly. The constructions and adjustments of national cultures have the function of defending the patterns of utilizing re sources. The pattern of utilizing resources on the global scale is the result of the constructions and adjustments of humans coexisted nationalcultures. Culture is the linking bridge between nations.The utilization of resources on the ear th should base on particular national culture, not on

 might words, not alone wanton aggression. The nations having par ticular resources promote the developmen t and innovation of traditional patterns of utilizing resources by impor ting technology, whereas they don  t forsake the traditi onal ways utilizing resources. Coming to the check-and- balance of inter- ethnic cultures in the process of utilizing resources i s the foundation for human to make a living by utilizin g regeneratedresour ces.

Key words: inter- ethnic relations; cultural check- and- balance;  cul ture;  resources

收稿日期: 2007- 03- 20

作者简介:罗康隆( 1965- ) , ,苗族湖南会同人,怀化学院学报编辑部研究员博士从事族群关系与社区发展方面的研究。

 民族文化的建构与适应本身具有间接维护资源利用格局的功能,因而在民族文化的正常运行中对该文化所处的生境总是保持着资源利用上的稳定一方面不可避免地要诱发人为资源问题但在另一方面这样的人为资源危机其规模与数量并不足以导致资源结构的改性利用与维护间保持了一种并行稳态延续的状况。真正需要动用社会力量加以控制的资源利用格局失衡,仅是那些在相关文化扰动后由于文化运行处于调适过程中而导致的资源超额利用。对这种形式的资源利用同样得凭借文化的正常运行去加以控制。

在具体的资源利用格局控制操作中还应当依据涉及到的民族文化的多少,将这样的控制操作划分为两种情况。

其一,仅涉及到单一文化在该民族的传统分布区内对已发生的有害人为资源利用格局实行控制。控制的目标意在稳定资源结构,保持其利用效益。这是一种立足于特定文化对其生境内的资源进行的维护可以将其称为具体的资源维护。

其二,在一个相当规模的空间范围内并存着众多的民族,其族际文化制衡格局未受到扰动前相关的各民族各自按照不同的方式对区域内的资源相关部分加以利用。各民族生境内派生的人为资源问题分别由不同的文化加以控制资源利用的总量均保持在可容许的范围内整个空间的资源结构保持着相对稳定的状况。

由于各种自然或社会原因而导致区域内族际文化制衡格局发生扰动后相关各民族文化处于调适期,各民族生境已存在的资源问题不尽一样有的在资源分布空间上扩大化有的在资源利用规模上剧烈化,有的则在资源利用时间上长期化,从而表现为人为资源利用格局的失控。在各民族分布交错地带,扩大化的资源问题还可能相互叠加进而导致人为资源利用的大面积失控最终发展到该地区资源结构稳定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通过族际文化制衡格局的重新建构去达到控制资源利用格局的目的。这就需要通过跨文化的人为资源利用控制去稳定该地区的资源结构。由于这种控制方式涉及到并存的多种文化需要通过对相关民族文化的资源利用方式进行调整确保资源利用的多样化和均衡化。因而可以称之为泛化的资源维护。不管是实施具体的资源维护还是泛化的资源维护,都需要满足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所涉及到的区域内尽管资源问题十分严重但资源结构尚未发生严重的改性,当地客观存在的自然力还具有使资源结构复位的功能。若相关地区的资源已发生严重改性则不属于这里所讨论的内容。

对具体资源维护的适用对象需要满足如下一些基本条件:一方面,所涉及到的民族在资源利用问题发生前在这里已经延续定居了较长时间。在这一定居期间当地的资源结构并未发生明显的利用效益下降资源的利用方式也未发生明显转型。有害的资源失衡仅是近年来才发生的现象。立足于这样的历史事实,我们有理由认定,该民族所执行的传统文化,在这样的资源结构中具有较高的适应能力,同时也具有控制该地区资源有效利用的能力。另一方面近期内人为资源问题的加剧,仅表现为该民族文化出现了一些新的要素。这些新的要素,又表现为与该地区人为资源利用格局失衡的加剧存在一定程度的相关性。但这些新要素的存在并未导致该种文化的严重改性。满足这一条件则表明该民族文化具有能动调适的能力,而也有可能对加剧的资源利用失衡作出有针对性地适应。最后还需要确认该民族及其所处地区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其文化运行的背不会发生重大的变动。原则上,也可以通过具体维护的手段去实现资源利用的有效控制。

在我国境内,资源具体维护的适用对象分布面积广其自然背景和民族文化背景虽然互有差别但都可以通过这一维护办法去有效控制已经发生的资源利用问题。如下一些实例的分析,可以较为清晰地界定这一控制办法的适用对象和范围。我国青海省境内的三江源地区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其居民主体单一,为藏族分布区。藏族在这一地区长期执行游牧生活,仅在有限的河谷区段实施非稳定的农耕。半个世纪以前,这一地区的生态环境一直良好,资源结构处于稳态延续状况,这充分表明藏族在这一地区具有很高的适应能力其水土资源利用方式不会导致资源结构的改性。但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一地区却存在着较为严重的生态问题,主要表现为原有牧场的大面积沙化,地表径流的萎缩单位面积的生物物质产出量普遍下降。然而,当地藏族居民的传统文化和资源利用方式至今并没发生重大的改变生态形势尽管严峻其后果仍然处在当地自然本底结构可允许的范围之内。考虑到严峻的生态形势与近年来大量外地居民进入三江源区采金盗猎相关联,也与当地藏族居民因人口增加而无节制扩大畜群规模相关联,因而只要阻断外来居民大批涌入这一地区的渠道遏制藏族居民无节制扩大畜群的势头藏族传统文化完全可以在这一地区逐步恢复固有面貌,并对资源的利用和维护发挥积极作用。因而在这一地区控制生态危机的基本对策正在于,借助行政手段控制外来居民进入该地区从事有害资源维护的活动,通过法律手段确保当地藏族居民按其传统方式稳定利用三江源地区的资源通过经济手段鼓励当地藏族居民压缩畜群、 提高牲畜的出栏率实现与外部市场的接轨仅在必要时针对性引进现代科学技术有选择地对严重沙化的土地实施技术性救治。整个对策的实施具体表现为明确地赋予当地藏族居民资源的利用权同时承担相应的资源维护职责,在藏族传统文化的正常运行中得到逐步落实。

位于我国云南省哀牢山南坡的哈尼族聚居区其自然生态背景原为温湿中山丛林带自然水土流失的基本形式为流水侵蚀。在生态环境良好的时候自然水土流失总量极其有限。哈尼族居民在这一地带定居后形成了一种定居农耕模式,和其他农业类型文化一样,都需要对原有的生态背景实施连片的改性。而哈尼族居民对自然生态背景的改性内容表现为陡坡梯田的建构。从文化的历时性演替的角度观察不难看出,他们的这一梯田农业模式脱胎于古氐羌民族的耕牧兼营,并借鉴了濒水地带百越民族的某些农耕特点。具体表现为,这样建构的梯田一经建成后无需像其他定居农耕方式那样实施精耕细作稻田经营在其经济生活中尽管占有重要地位,但哈尼族居民还同时兼营狩猎采集和畜牧,传统的耕牧兼营方式的残留影响并没有完全消失。他们的这一经营办法在这一地区至少稳定延续了数百年,在此期间尽管梯田规模逐步扩大,但伴生的其他水土资源利用方式依然并行延续。

这些规模建构的梯田当然也经受过严峻的考验。强烈降雨导致的山洪爆发也会对梯田造成严重毁损但受损的面积和规模仍处于当地哈尼族居民的控制范围之内及时修复完全不成问题。目前哈尼族的这一资源利用方式依然持续生效。存在的问题仅在于山地林区和稻田的比例需要加以有效控制,山地丛林的维护需要加强。为了应对年降雨量的波动,需要引进能有效降低地表径流速度和分洪的技术措施。从人为利用资源的角度着眼需要采取的对策在于防止森林和稻田规模的比例失调杜绝为追求短期经济效益而对森林采取无序采伐的事件。当地的资源维护完全可以交由当地的哈尼族居民按其传统文化模式加以落实。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基诺族山区这里的自然背景也是温湿的山地丛林地带但具有明显的旱季。当地的基诺族居民的水土资源利用方式是刀耕火种。在历史上这一耕作方式具有大范围周期性游动耕作的特点而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文化演进则主要表现为向半定居农业逐步过渡。与基诺族情况相近的还有贵州省黔东南州月亮山区的苗族地区。只是这一地区苗族执行的是另一样式的游耕其特点在于同时兼样性,伴生的人为水土流失也较为复杂。两地的共同特点在于,传统的利用方式在相关地区在稳定延续之中并能有效地控制资源利用的合理格局。

目前存在的问题在于,随着与外界经济联系的加强为了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不得不强化对资源的利用从而导致人为生态问题的加剧。此外他们的传统利用方式也受到了来自外部的责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们的正常运行。对于上述两个地区的资源利用的有效控制,其对策要点在于通过科学论证和技术验证,消除人们对游耕类型文化的习惯性偏见,确证上述两个游耕民族实施的资源利用方式所诱发的生态问题并未失控甚至相对于其他地区的资源控制来说其维护实效还要好。以此为基础,通过法律或行政的手段确认这两个民族资源利用方式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使其传统文化在特定范围内得以正常延续同时发挥其控制资源有效利用的作用。至于两个民族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则需要通过经济手段实施定向诱导,使他们的生产活动呈现双轨制即在按传统延续其固有生产项目的同时逐步加入并扩大专为市场而生产的项目。当然为市场而生产的项目同样得植根于这两个民族的传统文化之中并鼓励他们按传统的生产方法进行生产。至于市场的切入,则可以通过社会机制的调整去实现产品的规格化和规模化。由于实行游耕的民族产出的生物产品种类极其丰富要从中筛选出具有市场潜力的产品并不困难。

真正的困难在于如何通过诱导的方式帮助这些民族打开通向市场的渠道。在实施上述对策中需要注意凡属于游耕类型的民族其产品的种类繁多但单一产品的产出规模均极其有限,因而属于本类型的民族都无法承受市场的冲击对于进入市场的产品都需对其规模进行控制。举例说这两个民族在与其他民族发生贸易的时候都容易出现廉价销售原木的情况,而这一销售的后果都会对当地的资源结构构成严重威胁,因而必须加以严格控制。这两个民族的经济发展不能以数量取胜而只能依靠特种产品获取更大的经济实效。这正是建构双轨制经营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

实施资源的具体维护不仅需要关注相关民族文化的复位能力,同时需要关注该种文化所利用的资源结构是否具有稳定性。因为在实施资源具体维护中客观并存着他种资源利用方式,进而可能会导致相关地区资源结构的变动。这将会造成实施具体维护的努力以失败而告终。我国南疆地区的维吾尔族长期依靠坎儿井从事旱地灌溉农业。尽管这一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在目前仍在持续之中相关地区的资源结构也尚未发生严重改性实施具体维护按现行状况完全可行。但需要注意的是,坎儿井的建构中需要保持地下水位与坎儿井中流水水位相对平衡,若地下水位发生重大变动,那么耗费巨额人力物力兴建的坎儿井就可能因此失效。这样的情况在伊朗已经发生过,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目前伊朗境内的坎儿井有一半以上已经报废。导致伊朗的坎儿井报废的关键原因是,由于利用了廉价的石油能源直接抽取地下水导致了地下水流向的变动,致使原先顺着地下水流向兴建的坎儿井其流水出现了反渗,坎儿井中的水流通过地下渗漏流向了机井提水的位置,致使坎儿井终端的出水量极度萎缩。这一教训应在我国南疆地区的地下水开采中引以为戒否则因为短期经济利益过度开采地下水不仅是这种利用办法无法持久而且因此导致当地的坎儿井也无法正常运行。那么依靠坎儿井维持的传统资源利用方式将无法通过具体维护的办法保持资源的可永续利用。

具体维护办法的适用对象还有一种较为特殊的例外形式。那就是在一个同质性较高的生态背景中同时并存的多种民族文化在资源利用方式上具有较高的同一性那么也可以采用具体维护的办法对资源利用实施有效的控制。我国黄河干流兰州河段两岸台地上的砂田就属于这一情况。尽管建构砂田进行耕作的民族众多包括东乡族、 撒拉族、 保安族、 回族和汉族等民族各民族所建构的砂田也存在细微差异但适应当地资源结构的办法却并无二致都是以天然的鹅卵石作为截流天然降雨和缓解无效蒸发的覆盖材料使用。因而促成相关各民族恢复和扩大砂田耕作的办法,都可以收起到控制生态问题的发生。目前这一地区的砂田正遭受着三重发展的阻碍。

其一,随着提黄灌溉工程的不断兴建,相对廉价的黄河水和相应的用水补贴使得这种传统的砂田在运行中其短期的经济效益不如以往那样理想致使在黄灌区范围内不少各族的群众放弃了砂田将其改建为水浇地。但这种做法无法防范土地盐碱化随着提黄灌溉工程的扩大化黄河水的供应也会出现短缺因而是一种不能持久的资源利用办法。在这种冲击的面前如何确保砂田面积的稳定需要认真考虑。

其二,由于推广塑料薄膜覆盖甚至营建塑料大棚也给砂田面积的稳定构成冲击。然而需要认真对待的是塑料覆盖材料在性能上远不如砂田仅仅是使用费用低廉和操作简便,才给砂田面积的稳定构成冲击。但考虑到砂田一经建成就可以长周期地进行使用而塑料则薄膜需要年年更换其累积成本并不比砂田低。加上破碎的塑料薄膜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而砂石则不会造成污染,因而稳定砂田对控制生态危机更为有效和持久。至于塑料薄膜建构的大棚其弊端虽未见诸报道,但却不能不严加防范。原因在于,塑料大棚一经建成,将隔断农田区与周围环境正常的物质能量交换。大棚内的资源会发生强烈的氧化反应,将作化肥使用的氨态氮氧化为亚硝基氮土壤中富集的亚硝基会通过根系进入农作物。由于亚硝基具有致癌作用因而塑料大棚产出的农产品肯定无法达到国际公认的食品认证标准其结果并不能真正达到控制人为生态危害的目的。因为其产品只能确保产量而不能确保质量,这同样表现为资源利用价值的下降。

其三,我国农产品价格持续走低营建砂田尽管可以稳产高产,质量也有保证但营建砂田的成本较高当地各族居民在无法预知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不敢投入成本扩大砂田。尽管如此,鉴于砂田是干旱地区最为成功的资源适应方式之一,不管蒙受怎样的冲击,要控制这一地区的生态问题仍然还得依赖砂田。在这样的地实施资源的具体维护方案仍然必须坚持到底。

我国滇西北三江并流地带为多民族杂居地纳西族、 怒族、 傈僳族、 独龙族等民族在传统上一直执行用人力恢复地力的刀耕火种方式。其具体做法是通过种植水冬瓜、 漆树和构树等树种,尽快恢复轮歇地的地力。这样的资源利用办法在当地源远流长,一直延续至今。鉴于相关民族其传统文化尚未受到严棕扭曲通过具体维护的做法去控制这一地区的资源利用格局完全可行。但在实施的过程中需要正视两种近年来新起的挑战。

其一是化肥的推广使用。游耕主要依靠自然的力量实现地力的恢复,而大量施用化肥是集约农业恢复地力的主要手段。化肥施用虽然在当年可以生效但却因此而破坏了土壤的理化结构,窒息了土壤微生物群落的生长从而成为依靠生物办法恢复地力的障碍。应当看到这种潜在的损害作用会导致传统的办法失效,加上当地群众不可能大面积实施集约化农耕,这必然损害当地的水土资源结构降低其可持续利用价值。在实施资源具体维护时必须严加防范必须通过各种手段防止化肥的滥用。

其二是在这一地区兴建水土保持工程时主持者往往会因为对当地各族传统文化认识的不足盲目要求当地群众营建固定农田。这种做法会造成当地传统资源利用方式的扰动,造成资源利用方式的紊乱。这也是在当地实施生态维护时需要避免的错误倾向。事实上当地各族居民的传统利用资源方式本身具有延续能力尽管需要在现代科学的指导下加以创新,但绝不意味着在这样的地区必须建构完全稳定的农田而放弃它们原有的耕作方式。采用游耕方式执行资源轮歇使用反而具有了较大的灵活性。相反地在这里建构稳定农田,即使建成了也难以连片耕作,加上当地存在着地震隐患,重力侵蚀普遍存在自然结构的本底特征并不适宜建构固定农田。因而这一地区的生态维护应当立足于通过技术引进推动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的发展创新而绝不是抛弃当地各族的传统资源利用方式。

需要实施泛化维护的对象通常是多民族杂居的地带。在这里,相关的各民族所执行的资源利用方式互有区别因而在利用中诱发的生态问题其方式、 规模和数量也各不相同。泛化维护方案的实施范围通常较大内部的资源结构具有多样性,维护生态环境不能单凭某一种文化独立发挥作用而是要依赖于并存多民族文化的协同努力。生态环境维护的质量取决于相关各民族族际文化制衡关系的稳态延续而生态问题的发生和扩大,往往正是族际文化制衡格局遭到扰动后的结果。因此泛化维护的实质正体现为通过族际文化制衡格局的重构去完成对资源利用格局的有效控制。维护的目标同样是稳定所在地区的资源结构保持其可持续利用价值。实现这一维护的难点在于,如何确保相关民族文化的协调并行延续。可实施泛化维护的对象需要满足以下五个前提。其一,相关各民族文化的正常运行态势虽然受到阻碍但各民族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仍然得到了基本延续。

只要消除族际文化制衡格局运行的干扰因素相关各民族文化基本能按照传统的方式对相关资源进行利用和维护。要确认这一前提条件,得对相关民族的传统文化进行较为全面的调查分析全面把握各民族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的内在特点及其最佳的资源适应范围。其二,所在地区的资源虽然因严重的资源利用失衡而发生利用价值的下降但资源的结构并未因此发生不可逆改性,或者是仅在部分区段出现不可逆改性。弄清这一前提,需要凭借相关自然科学的调查研究加以确认。其三该地区原有的文化制衡格局至今还以残留的形式得到部分延续。相关各族群众对传统的族际关系仍然保持着清晰的记忆对原有的资源结构面貌仍有较为清晰的印象。其四导致当前生态问题加剧的扰动因素及其表现形式较为清晰和单纯。其五,当地的民族关系和自然背景在可以预期的时段内不会出现重大的变动能确保族际文化制格局重建所需要的文化调适时间。界定泛化资源维护实施的区段需要兼顾实施区域内的历史过程。凡属于曾经稳定延续过的族际文化制衡格局其影响力会以残留的形式一直影响到今天,对今天重新建构文化制衡格局会造成多重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忽视已有的历史过程,会在不经意中做出错误的判断。泛化水土资源维护的适用对象在我国境内也较为普遍这里仅列举几个有代表性的区段略加说明以便揭示实施泛化维护时需要遵循的基本原则。

我国幅员辽阔境内客观存在着众多的自然背景过渡带。在这样的过渡地带,各种自然要素,无论是地质地貌、 气候背景乃至地表生物群落都会呈现出多样性来。因而即使在一个有限的空间范围内生境资源的结构也会表现为多样性。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由于定居在这些过渡地带的各民族分别针对不同的自然条件作出了不同的生物性适应其结果是在这些过渡地带形成了多元文化并存的格局,使这些地区成为我国典型的多民族杂居地带。

由于族际文化制衡与并存各民族的空间分布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因而有必要对多民族杂居的实质作一定的剖析。长期以来,学术界所理解的民族杂居事实上包含着互有区别的几种不同概念以至于习惯所称的我国各民族大杂居、 小聚居的提法具有一定的含混性。民族杂居显然得立足于特定的空间范围,但由于空间界定的标准并不一致因而总会影响对民族杂居这一概念的理解。事实上很多论著中所使用的民族杂居概念通常是以当代的行政界缘去定义我国各民族的分布状况的。自然由此而得出的民族杂居现象仅是一种行政概念上的民族杂居。众所周知行政界缘是一个容易变动的社会因素,致使据此定义的民族杂居在理解上难以让人形成明晰稳定的印象。这样理解的民族杂居对剖析文化制衡格局帮助不大。在我国各种自然背景的过渡带各民族的空间分布与行政界缘关系并不大反而是与生态背景的关系更为密切。

各民族总是稳定的生息于一个相对稳定的自然生态区域之内,若立足于特定的自然背景过渡带同样可以得出一个民族杂居的印象来。在这样的过渡地带,尽管并存的民族众多,但各民族的传统栖息地其实并非是随机选择所致也不完全是由历史的原因所造成而是主要取决于该民族传统文化最长于适应的那个特定的生态背景。由此而定义的民族杂居概念是一种立足于生态背景差异观察到的各民族在特定区段内的并行交错分布。这样建立的民族杂居概念在使用上具有较好的稳定性,并有利于分析族际文化制衡的形成和演替。

另一种杂居概念则是立足于相关民族的最大分布界缘得出的民族分布印象。当前我国的汉族居民已经在我国国土范围内广泛地分布因而被理解汉族与我国各少数民族都处于杂居状况。这样去理解的民族杂居并没有考虑到汉族的这一最大分布范围是否可以持续稳定下来。事实上一个民族的稳定分布区必然是长期历史积淀和适应的结果。任何一种民族文化在新的分布地要保持稳态延续的能力必须保证一定的成员规模,因而因移民所成的新分布区并不一定能稳态延续下去。在我国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尽管都有一定数量的汉族居民定居,但如果定居的汉族居民的人数有限并不能形成连片的聚居带,那么即使这些汉族居民仍然沿袭汉文化也不一定具有稳态延续的可能。汉文化与周边民族文化的互动也不一定能形成稳态的相互制衡格局。还有一种对杂居的理解是以各民族居民点在空间分布上的交错为依据。考虑到我国尚有一些民族至今仍然延续游耕类型文化固定的居民点很难形成,以至于这样理解的民族杂居仅适用于农业类型民族,而不能说明游牧或游耕类型民族间的分布状况

在我国境内,自然背景的过渡带大致可以包括如下几种有代表性的情况。其一是川黔滇三省的交界地带这里为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的过渡带。其二是湘鄂渝黔四省市毗邻地带,这里是云贵高原向长江中游平原的过渡带。其三是湘黔桂三省毗邻地带,这里是云贵高原向我国南方丘陵的过渡带。此外,长城沿线南北各 200公里的地带则是黄土高原向蒙古高原的过渡地带。其他一些小片的过渡带还包括我国东北的大小兴安岭与东北平原的过渡带河西走廊则是干旱草原向沙漠地区的过渡地段。上述各种过渡地带均是多民族杂居地带,是资源结构复杂多变的地带属于资源泛化维护有代表性的适用范围。

我国川黔滇三省毗邻地带,其自然背景的基本特征在于,资源结构复杂多变并错分布这就决定了这一地区的资源利用方式应当尽可能的多样化并与不同的资源结构相适应,从而使得对资源的利用趋于均衡化不至于造成在个别区段的过度利用。对诱发的人为生态问题则要通过改变利用资源的办法加以控制。

长期以来,这一地区的各族居民执行的是混成耕牧制按照这一资源利用模式,在利用的过程中同时并存着多种资源利用办法,游牧、 固定农耕、非固定农耕、刀耕火种、人工林业等等。这种多样化利用资源的办法能够较好地适应当地资源结构的本底特征。另一种适应方式是按照混成耕牧制的办法,牧场、农田、烧畲地、林带都可以根据需要灵活地交换利用。其中农田和牧场的交换利用具有明显的规律性这一做法有利于消除分散出现的人为生态问题对资源利用价值的提高也具有明显的功效。针对当地重力侵蚀较为严重的特点,在原有的文化制衡格局下,陡坡段大多被相关民族定位为封禁区,林带中的短暂放牧和对林木的采伐都受到严格控制。这对防止重力侵蚀具有明显功效。在这里传统的资源利用办法还实行多种农作物的混种和多畜种的合群放养这有利于提高地表的覆盖率提高地表生物产品的产出率。

目前,这一地区发生的严重生态问题导因于近一个世纪以来固定农田建构的规模日趋扩大固定农田耕作逐步取代了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相关的各民族随着农田化的扩大,传统的资源利用办法逐步丧失了用武之地。然而当地的资源结构的本底特征并不足以支撑大面积固定农田的建设固定农田在耕作过程中由于地表覆盖率的下降,容易遭受季节性暴雨的淋蚀,陡坡地段的农田会发生严重的重力侵蚀,并随着森林的被压缩而加剧。在农田和牧场不能交换利用的情况下,土壤肥力不断下降,从而大大降低了土壤的利用效益。为了维持产量,人们不得不加大化肥的使用量,进而加剧了土壤的退化。在当地,目前还出现了严峻的季节性干旱关键原因在于,随着农田的扩展高原上星罗棋布的溶蚀湖被逐步排干,地表失去了对天然降雨的截留能力因而不能确保旱季人畜饮水的需要。

立足于当地资源结构的特点要控制这里的生态危机关键是要建构新的文化制衡格局,确保对当地水土资源利用的多样化和均衡化并保持必要的灵活性。当地世代定居的少数民族和汉族对传统的利用办法至今都有部分延续,并在一些地带仍在执行之中。如织金县石兴乡的苗族至今还延续季节性垂直游动放牧赫章县可乐乡的彝族至今还执行牲畜混群放养,威宁县板底乡的彝族还在实施农田与牧场的轮换使用。在这里建构新型的文化制衡格局具有良好的基础。需要突破的难点在于按照现行的土地承包方式,土地资源不能大面积连片地规划使用即使全面退耕还林后林地、草场的权属关系也无法明晰。

此外,这一地区的苗族、 仡佬族和部分彝族其居民点具有流动性这是他们传统资源利用方式得以执行的重要前提。让这些居民完全定居反而不能提高他们对当地资源利用的灵活性。为此,要在这一地区建构新型的文化制衡格局,必须调整土地承包办法按照多种资源结构优化匹配、 连片承包给村社的办法,才能确保当地的各民族可以按照自己最佳的利用方式去利用当地的资源从而确保对资源的利用保持多样化。

至于当地各民族的经济发展则同样需要推动双轨制经济模式的建立使当地各族群众能够用当地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提供特种生物产品投入市场增加经济收入。与此同时,稳定当地各民族自给性生产项目的产出水平确保各族群众生活的安定。实施退耕还林必须纳入建构新型文化制衡格局的框架内按照因地制宜的原则逐步推行。在退耕还林的过程中还必须考虑到资源的下一步利用办法不能为退耕而退耕,更不能一律营建为自然保护区。对资源利用格局出现严重问题的地段则可以立足于当地各民族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的特点引进现代科技手段去进行有针对性的救治。救治的办法决不能千篇一律同样需要纳入建构新型文化制族际文化制衡与资源利用格局衡格局的框架内,立足于未来的可持续利用分别采用不同的办法实施救治。

我国的湘黔桂三省毗邻地带属于温湿型亚热带丛林区,这一地带内的地质结构同样复杂多样资源结构的多样性也十分突出。长期以来生息在这里的民族执行的是一种林粮兼营的资源利用方式。林粮兼营模式也是一种多样化的资源均衡利用模式,这种资源利用模式对生态维护主要通过对水土资源的连片规划使用去实现。在当地传统的林粮兼营作业中,固定农田、 轮歇旱地、 刀耕火种地、 稳定林区、 零星牧场同时并存,对资源的利用也保持着较为灵活的互换性。在这一资源利用模式中也涉及到众多民族各民族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至今尚在延续,在历史上这种对资源的连片规划利用植根于宗族村社结构,并以合款的方式明确、 协调各宗族村社的资源利用权责。这一地区跨文化的雇工、 租赁、 合营、 典当和期货贸易出现的时间甚早是当地的文化制衡格局较为突出的内容。这一资源利用模式能较好地满足林业生产必须的四大前提即规模经营、 长周期生产、 综合产出和封闭作业。因而,只要这种跨文化的林粮兼营的资源利用方式能得以稳态延续,当地的生态环境就能得到有效的维护。

当然,原有的文化制衡格局已经不能适应当代的需要迫切需要加以重构。当前在这一地区所面临的严峻的生态问题,导因于林粮用地比例的失调林地萎缩、 旱地农田过度膨胀。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源在于现行的以家户为单位的土地承包方式不能适应于林业生产的需要,必须调整承包办法按小流域为单位连片承包给各村社承包时明确规定林粮用地的比例。另一个制约因素是林业的经营权尚有待落实。具体内容表现为这一地区除个别地段如月亮山区外不能规划为自然保护区而应定位为商品性或半商品性人工林业区。在满足上述两种前提的背景下当地各民族间传统的文化制衡格局完全可以得到较快地恢复。需要调整的主要内容仅在于,以行政或法律的形式替代或部分接管原属宗族村社的社会职能使各村社的林业经营逐步过渡到股份制经营方式。与此同时,应当容许这一地区的各族居民可以直接将林副产品切入国内国际市场。在相关法律法规的制约下从事与林业相关的各种生物制品生产和商业化运营。

河西走廊资源结构的致命弱点是严重缺水和土壤盐碱化。河西走廊上的农田主要仰仗祁连山提供的水资源。在历史上河西走廊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迁徙大走廊农耕民族、游牧民族、 狩猎采集民族都曾在这里定居过族际文化制衡关系也曾经历过多次剧烈的变动。最近的一次变动则是发生在清代的大规模汉族移民在这一区域内的定居迁入的汉族居民带入了固定的旱地农耕模式。由于这种农耕模式对水土资源的利用基本上是套用关中平原土地利用办法这样的利用方式无法适应高度缺水和严重盐碱化的土地资源。因而随着固定农田的扩大化原先多样并存的资源利用格局受到了冲击。目前已有的农田面积和人口荷载量已经大大超出了水资源的补给能力因而造成了资源的逆向演替原先固定了的防风林和地表水域严重萎缩开始受到沙漠扩大化的威胁。然而,这一带并未发生真正意义上的沙漠化,因而通过泛化维护手段还是可以得到有效控制。新型文化制衡格局建构的关键是要实行全方位的水资源利用控制。

围绕这一目标过垦的农田需要退耕还牧耗水的工矿企业需要转产或迁出。与此配套的维护措施还包括稳定各族的资源领有和使用明确界定资源的利用权责和义务。对于居住这一地区主要水源补给源   祁连山区中的裕固族和藏族,应当积极诱导他们维持其传统的游牧方式去利用各种资源,在山区开垦的农田均须还林或还牧。祁连山区已毁损的林带应交由这两个民族去具体施恢复并由政府提供必要的资助。居住在平旷地区的汉族和回族在祁连山区取水应该建立严格的规范统筹规划统一取水、 统一配给。对平旷地带的农田和牧场则需要大力诱导他们发展节水型生产防护林的恢复和维护也需要考虑采用节水措施。激励汉族或回族居民兴建小型储水设施截流大气降水。总之应以水资源的配给和维护为杠杆将不同民族的资源利用方式重新整合形成新型的文化制衡格局使相关各族居民清醒地认识到水资源的价值,并将水资源管理纳入市场化运行,任何单位和个人都要为用水而支付代价促成水资源再生和维护的单位和个人都应分享水资源的有偿回报。

在这里,建构新型的文化制衡格局有三个方面的干扰因素需要加以排除。其一是寄希望跨流域调水解决问题的想法。这样去解决当地的水资源短缺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而且费用高昂不足以支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需要。同时,大规模调水会打乱当地的正常资源结构诱发土地盐碱化。其二是片面强调固定农田的建构。当地的农田规模取决于客观的自然条件而不能取决于社会的需要。加上这一地区的资源再生的波动值较大不能因为短期可行便盲目扩大农田,而应提高资源利用的抗风险能力。农田与牧场在一定范围内要保持能灵活互换的机制。其三是不顾水资源补给能力营建生态林。具有生态功能的植被本身就应多样化在水资源稀缺的地方进行水土资源维护不一定都得营建乔木灌草同样能发挥生态效益。即使是过去已有的防护林当水资源枯竭时也不宜强行恢复而宜先恢复为灌草结构然后等待时机恢复再为乔木林。应当看到上述三种需要防范的认识偏颇都与汉文化的习惯性思维方式相关联,在建构新型文化制衡格局时,必须排除民族文化本位偏见的干扰。

生态维护与资源利用是一项社会性的工程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靠简单的一两项对策,如凭借巨额资金的投入去实现控制的目标。利用文化制衡去实现对资源的利用其优越性正在于它能较好地与各民族的社会活动保持联系能提供多样化的控制对策并能确保各族群众的能动参与。这种控制办法尽管见效不快但却具有不可比拟的可持续性,能够稳妥地实现人类可以永续发展的目标。

Tags:

作者:罗康隆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