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从《百苗图》看 19 世纪初高原各民族的纺织工艺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刘慧群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1-12 13:24:17
                   百苗图》看 19 世纪初高原各民族的纺织工艺
刘慧群1
罗康隆2
(1. 怀化学院科技处,湖南 怀化 418000; 2. 吉首大学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湖南 吉首 41600)
摘 要: 百苗图 所展示的贵州各民族纺织工艺具有五方面的特点: 其一是充分利用当地自然资源; 其二是各民族的纺织器械多样化; 其三是各民族的纺织工艺发展不平衡; 四是各民族纺织技艺相互借鉴,共同发展趋向明显 这些特点在当今的田野调查中仍然依稀可见
关键词: 百苗图 ; 19 世纪初; 贵州高原; 纺织工艺
中图分类号 C9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 8575 (2010) 04- 0080- 06
百苗图 是对清嘉庆以来直到民国年间对贵州各民族生活 生产与肖像绘画的总称 百苗图 来自清嘉庆年间曾任贵州八寨理苗同知陈浩所作的 八十二种苗图并说 ,该书是他在整理典籍的基础上辅以实地调查资料写成的贵州民族志专著 此后多有文人墨客在此基础上传抄 删减与增补,因而在世上有多种版本流传 本文所称 百苗图 版本为贵州收藏家刘雍所收藏的 七十二苗全图 ,故又称 刘甲本 2004 年,杨庭硕 潘盛之又将 百苗图 的 11 个传世抄本汇编为 百苗图抄本汇编 ,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19 世纪初的贵州各族社会,基本上是产食经济的乐园,除少数地区有了较明显的市场因素外,绝大多数地区多停留在自耕自食 自织制衣的发展阶段 以反映 19 世纪初贵州各族社会生活为目地的 百苗图 , 无意中将各民族的纺织工艺较为全面地融进了该书的文字记载和附图中 本文以 百苗图 所载文字与附图为基础,结合当代田野调查资料,就贵州高原各民族的纺织工艺,包括纺织原料 纺织器械 纹样制作以及各民族纺织技艺的交流情况进行分析,以探究贵州高原各民族纺织工艺技术的演化历程
一 纺织原料就地取材
百苗图 的 82 个条目中有一半以上涉及相关各民族的纺织工艺,各民族所能使用的纺织原料,可谓是数不胜数 大致而言,彝族及深受彝族影响的汉族 仡佬族 苗族等民族,都是用羊毛作为主要的制衣材料 百苗图 倮罗 [1]( P. 2)条附图所绘的彝族男子人人披毡,穿毡 衣, 还 用 毡 子 包 发 髻 该 书 披 袍 仡佬 [1]( P. 196)条也提到这部分仡佬族以毛毡制作贯首式的外披 毛毡并非织造而成,而是擀成 其方法是将剪下的羊毛摊在竹席上,喷洒少量的水,再用平整的器械碾压,务使羊毛相互交缠紧实,然后将竹席连同羊毛卷起来,加压,再用绳索捆紧,使羊毛进一步交缠紧实,粘结成块,放松绳索后就制成了一片毛毡 这些民族不仅制毡,也织造毛布 百苗图 中的 里民子 [1]( P. 462)条的附图就绘出了妇女用纺轮手工捻制毛绒的操作情景除了使用羊毛外,苗族居民特别精于采集野生植物纤维制衣 最简单的利用办法可以在0 8百 苗 图 的 夭 苗 [1]( P. 132)条, 平 伐苗 [1]( P. 440)条, 土仡佬 [1]( P. 496)条的原文和附图中找到 所谓这些居民穿草衣,说的并不是用草织成布制衣,而是用草为原料,直接编成衣裙 这是一种极为远古的制衣工艺,其制作方法与后世所见的 蓑衣 极为相似真正使用野生纤维织布制衣的实例,在百 苗 图 中有 如 下 几 处 其 一是该书 木佬 [1]( P. 200)条提到,这批苗族居民使用野生枸树的树皮析解为纤维纺纱织布 其二是该书的洪州苗 [1]( P. 522)条提到这里的侗族居民用葛藤析解纤维,织成葛布 这样的编织品不易汗渍,是夏季理想的衣料 其三是该书 谷蔺苗 条记载了一条口谚,说是 欲作汗衫裤,需得谷蔺布 [1]( P. 2)足见这样的布匹又柔软又吸汗,做内衣材料极为理想 鉴于 19 世纪初贵州各民族栽培的衣料作物,以棉麻为大宗,麻的吸汗能力弱,当时的棉花纤维粗而短,织成的布不可能轻薄柔软,因此所谓 谷蔺布 只能是用木棉纤维制成贵州高原各族栽培的纤维作物,首推棉和麻 大抵而言,贵州省南部和东南各民族,包括侗族 水族 布依族 瑶族主要是种植草棉制衣,山区的苗族 仡佬族则是种麻制衣 百苗图 高坡苗 [1]( P. 432)条记载说,这些苗族居民都是自种自织,而且织布很有名气 这里所说的织布,指的是织麻布 该书 洞苗 [1]( P. 304)条还提到这批侗族居民能织造纹样精美的侗锦,所用的原料则是棉花和蚕丝 该书 花苗 [1]( P. 76)条还说他们用土锦装饰衣裙 但此处的 土锦并非丝织品,而是棉麻制品, 土锦 的纹样也不是织出来的,而是挑上去的至于是否使用蚕丝为原料,该书语焉不详,只提到 红苗 穿 斑衣 [1]( P. 84)所谓斑衣,语意含混,既可以理解为用丝线刺绣而成的色彩斑斓的衣服,也可以理解为棉麻和丝混纺成的花衣 苗防备览 记载: 妇女亦知饲蚕,唯不晓育种 春间俟民间蚕出,结伴负笼以贷物易之 育成,上簇成茧 抽丝染色制为裙被之属 [2]在 红苗归流图 中的 贸易蚕种 图中附志说: 苗人亦知蚕务而不知遗种 每暮春其妇女结伴入城市,各以土物之宜向民家换种 [3]可知 19 世纪初期,红苗亦能养蚕抽丝染色,仅不会育蚕种而已 因而属于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最大 查 皇清职贡图 可知,书中所绘苗族妇女所穿的褶裙为扎朵花纹,而 红苗一名又因穿红花裙而得名 [4]可知,红苗在早年是用棉麻丝混纺衣料制作扎染裙被,直到 19 世纪初期,才发展起了混编织锦工艺 因而,若按第二种情况理解,此处穿斑衣的记载,恰好标志着混纺织锦工艺已达到较高水平百苗图 中 花仡佬 条载, 妇女饰以养蚕茧,累累如贯珠 [1]( P. 166)专以蚕茧为饰,似乎标志着此处所称的花仡佬还不能独立抽丝织锦,但不排除可以用蚕制作 板丝 据此推知,当时的花仡佬应当有可能使用板丝装饰衣裙至于真正意义上的用蚕丝制作锦缎, 百苗图 中仅 阳洞罗汉苗 条有完整的记载 其文云: 妇人发鬓散绾,插木梳于额 富者以金银作连环耳坠 衣短,结双带于背,胸前刺绣一方,饰以银铜 长裤短裙,或长裙无裤 养蚕织锦,常以香水洗发 [1]( P. 289)文中提到的胸前刺绣一方和下文提到的养蚕织锦结合起来,足以表明 19 世纪初的阳洞罗汉苗已经掌握了从养蚕缫丝并缕到织锦刺绣的全套丝织工艺 这应当是当时贵州各民族中的最高水平最后,该书还提到被称作 洞人 的居民采芦花御寒 [5]芦花纤维粗短,不易板结,是理想的御寒填絮原料,且十分便宜
二 纺织器械差异有别
我国中原地区的棉花种植到了元代才较为普及,直到元末棉布才批量商品化 但到了 19 世纪初,贵州宜棉地区的各民族已经掌握了整套的棉纺棉织技术,这从 百苗图 的附图中可以得到全面的映证 百苗图 伶家苗 [1]( P. 320)条记载的是荔波境内的瑶族居民的社会生活,该条的附图中有好几个版本都画出了扛着弹花弓的妇女 这不仅表明这里的瑶族弹棉花的技术高超,而且这种技艺已经很职业化了1 8由当代的田野调查获知, 板丝 的制作,是将行将吐丝的成蚕置于平板之上,使其不能结茧,只能将丝吐于平板上,粘结成类似于毛毡的丝片 这样制成的板丝,可以剪裁后用于装饰衣裙的边缘百苗图 中直接描绘纺纱器械的附图就更多了 百苗图 仡僮 [1]( P. 208)条画着正在纺纱的妇女 她们所使用的纺车均为左手摇纺轮,右手捻纱的竹木制单纱纺轮 此类图中,还画了纺好的纱锭 凭借纺车的结构和纱锭的大小,结合今天的田野调查,我们可以推知,这样纺成的纱锭适合于织造两丈到三丈一匹的窄布 值得注意的是,博乙本 省图本 师大本 这三个抄本 都属于晚期抄本,因而这三个附图反映的内容大致相当于 19 世纪末的纺纱操作情景百苗图 早期抄本中,描绘纺纱情景的条目还有 谷蔺苗 条 刘甲本 附图中画了三个人物,一位妇女坐在草凳上用手摇纺车纺纱,房门口半探身子的少妇,左手拿一个圆鼓形的绕线轴,这是专供绕纬纱的工具 博乙本 附图中,这名少妇手中拿的工具变成了绕线羊角,这是专供绕经线用的器械 绕成线卷后,经过整经编布后,就可以上机织造了 博本乙 省图本 师大本所绘的为个人肖像,画的是一位妇女用木盆盛着浆液正在浆纱 综合各版本后,就可以全面窥见这部分苗族纺织工艺的主要操作器械和方法了 据今天的田野调查获知,这里的苗族浆纱不是用米浆,而是用白芨水浆纱,效果比米浆更为理想 此外, 洪州苗 [1]( P. 522)条附图中也可以找到绕线羊角除了用纺车纺纱外,还有用纺轮纺纱的实例 上文提到的 里民子 附图就描绘了这种古老的纺纱工具 当然里民子所用的纺纱的原料是羊毛而非棉花 纺轮结构十分简单,由一个圆型重锤带上一个带钩的柄就成了 纺纱时,捻动纺轮快速旋转,并将纱头固定在钩上,就可以将羊毛团捻成毛纱 捻出一段纱线后,要将这段纱线绕在纺轮的转轴上,然后固定纱绪在转轴的钩上,又可以重复操作再纺出一段来 这种纺纱器械虽然原始,但十分轻便,妇女们可以一边走路一边纺纱 里民子 条展示的正是这一纺纱情附图和上述里民子 条附图一样,妇女们的手里拿着的是绕纬线用的线轴,这种线轴是供下一步导纬时绕纱锭装入梭子用的 里民子 条附图还描绘一位妇女手持绕经线用的羊角正在绕线 此外,博乙本 师大本 省图本的 马蹬龙家 [1]( P. 67)条附图,画的也是用羊角绕经线 早期的 百苗图 版本中均未找到编布操作的情景,幸而博乙本 师大本和省图本的 洪州苗 [1]( P. 531)条的附图保留下了这一工艺的操作情景 从图中所反映的操作情景看,这种编布器械没有固定的支架,也没有配手柄 结合今天的田野调查,可以推断这是一种用手直接转动绕纱轴的简陋工具关于各民族使用的织机,在 百苗图 附图中大致可区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立式织机,二类是卧式织机 前者可以用博乙 师大 省图本的 八寨黑苗 [1]( P. 401)条附图为例; 后者可以用洞人 [1]( P. 304 310)条和 仡僮 [1]( P. 212 213)条附图为例所谓立式织机是一种较为简单的织布工具我们在黔东南苗族地区的田野调查中发现,这种工具只有一个支撑经线轴的立式木架,架上有张开奇数组和偶数组经纱的杠杆 织布时需要用手推动织梳去张开经纱 这种织机的梭子与将布纱打紧的大龙合为一体,采用双手交替投梭的办法传递线,而且织布时要将经线的末端连同织好的布卷成的卷轴捆附在织女的腰上,靠织女的躯干用力�紧经纱,才能进行织布操作 每次织布前的准备和织完后的装卸都很费时,但这一切仅是操作繁难问题,更大的不利因素有三: 其一是由于大龙与梭子合为一体,因而投梭的速度和布幅的宽度都要受到限制,一般只能织造 40 厘米以下的窄布 其二是由于双手只能投梭和打紧布纱,如果要织出有纹样的布匹来,数纱操作极为不便,一般不能织造带花纹的布匹 其三是织机上没有张开经线的杠杆,双脚无法派上用场,织布的速度很慢所谓卧式织机,是一种将所有织布机件组装在一起的木制织布机 我们在黔南布依族苗族地2 8博乙本 省图本 师大本,指收藏在贵州省博物馆 贵州图书馆 贵州师范大学图书馆和收藏家刘雍的藏本 博乙本为套色木刻本 省图本和师大本是在博乙本的基础上改绘而成,这三个抄本的附图均是单人肖像画,仅个别图绘有两人 所绘人物大多从早期抄本中选择一个人物画成,个别图可能是因为原本残缺而另行作画 按篇数规模,原本应有 82 幅,但这三个版本均为残本,为 9 ~ 76 幅不等 博乙本的刻印时间估计在清末民初,省图本和师大本则是在抗日战争期间的改绘本 三个版本的文字与李宗�黔记 所载相近刘甲本,为 七十二苗全图 本,该本现藏于贵阳收藏家刘雍家,现存 69 条及 69 幅画博乙本,为贵州省博物馆藏本区调查发现,这种织布机包括机架 机架上的织
女座位; 卷纱筒和卷布轴各一个,都是固定在机架上的; 输纱器一对,张开经线的杠杆二至四个,最多时可能达 6 个,可以用脚踏板驱动,也可以用手驱动 梭子与大龙既可以分开,也可以合二为一 早期的卧式织机也是大龙与梭子合体,以后才发展出梭子与大龙分离的织机来 这种织机的优势是: 一方面织布的速度提高了,布幅的宽度大了 另一方面,由于经纱可以分组提起,因而要织造对称的几何纹样不需数纱就可以在织机上织成 如果要织出花纹复杂的布匹,则须辅以数纱,换用不同颜色纱线的梭子 布依族 水族织造的斜纹布 斗纹布就是在此类织机上一次织成的 至于侗族的名产 侗锦 ,则需要数纱和换纬才能织出来从 百苗图 所绘的织布机结构来看,到19 世纪初叶,贵州各民族尚未使用杠杆驱动梭子的复杂织机,更没有出现中原汉族地区像天工开物 一书的附图中早已使用的有提花篓的专用织锦机 综观 百苗图 所反映的纺织器械,19 世纪初叶时贵州各族的纺织技术与汉族地区的技术水准差距较大
三 纺织染绣裁工艺发展不均
从 百苗图 所绘纺织工艺来看,还可以发现贵州高原各民族的纺织与纹样工艺发展的不
平衡状况首先,从织造工艺看,当时的贵州各民族擀 编 织三者并存 擀毡是一种无须纺织的衣料制作工艺,有关情况上文已做了说明 这种工艺的技术难度最小,因而产生这一工艺的时间较早 所谓 编 ,是指用纤维直接编成衣料,无须纺纱,也不用专业的织机,可用一般的木制土架就 可 以 编 成 百 苗 图 中 的 土 仡佬 [1]( P. 496 503)平 伐 苗 [1]( P. 440 444)夭苗 [1]( P. 133)蛮人 [1]( P. 214 219)披草衣 ,其所穿的草衣,就是用草料直接编织成衣的 在有关编织成衣的记载中, 花苗 条是个特例 该条有如下一则记载: 衣用败絮,撕条织背心,名曰 格膀 [1]( P. 78 83)这一记载十分奇特,原料用的是破旧布料或败絮,用手直接撕成窄布条来进行手工编织 文中所说的 织背心 ,其实是编而非织 因为它无须用梭子,而是用手直接编织,因而编成的布料厚重粗糙 文中所说的背心 系用词有误,事实上这是用手工直接编成的 贯首衣 至于 格膀 一词,则是苗语 花朵 的音译,在文中既可译成花衣,又可译成织成的花纹 联系上下文,应该译成前者 花苗的这一工艺具有废物利用之功效,产品又有经久耐用之实惠 这种制衣工艺可以视为从编草衣发展而来的特殊成衣技术 上述几种成衣,都是有编无缝的服装,它代表着远古的简单成衣水准至于纺织兼备的衣料制作,在上文介绍纺织机械时已做了说明 在这一技艺领域,侗族的水准最高 百苗图 洞苗 所说的侗锦,记载近水居,种棉花,食服类汉人,多与人佣工,妇人戴蓝角帕帽,着花边衣裙,能织洞锦洞帕 , [1]( P. 212 213)就是这一技艺的高水准代表作,其特点是直接织出五彩花纹来 此外,在博乙本 省图本和师大本的 仡僮 [1]( P. 212 213)条也画出了织 壮锦 的情景,可惜文字记载中没有提到 壮锦 ,仅载以 男善耕作,女工纺织 而已 另一个高水准的代表,是 谷蔺苗条所载的谷蔺布 这种布以柔软轻薄为特色,所用纱线很细,织造难度很大其次,从布料的印染与刺绣看,其技术水准不一 关于印染与刺绣的技艺,在 百苗图中的记载和附图资料十分有限 蜡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印染技术,其办法是用溶化了的蜡在布料上画出花纹,然后再染色 染上色后,用沸水脱蜡 用蜡画过的花纹呈现原白色,其余部分则呈现所染的颜色 卡尤仲家 [1]( P. 34 39)条附图所绘的头巾和长裙,都用蜡染布料制成 此外,白仲家 条载: 女子身小而多慧,穿淡色衣,着 细 褶 云 裙 ( 或 记 穿 勾 云 细 褶裙 ) , [1]( P. 486 - 495)此处的勾云是指纹样而言,意指纹样笔触圆润,呈现的弧形和圆形花纹,此类花纹不是挑绣和刺绣制成,只有蜡染工艺才能制成类似纹样 除了蜡染外,还有扎染技术 其办法与蜡染相近,不过不是用蜡画,而是用细线捆扎布料,再行染色,最后剪断捆扎的细线,捆扎3 8贯首衣 ,指在整块布中央剪一个洞,可以将头穿入,布块遮挡于身体前后,左右两侧以线索缝合成衣处现出白花来 百苗图 红[1]( P. 84 89)条附图绘出的妇女长裙,就很可能是用扎染布料制成的 又 夭 苗 条 载: 妇 人 工 织 善
染 , [1]( P. 132 137)可惜的是对她们的印染工艺没有做进一步说明 再又 百苗图 中的 红仡佬 [1( P. 158 165)条附图所绘的衣裙红色装饰纹样,其红色印染办法,也应是一种特有的印染技艺遗憾的是,也没有相应的文字说明 最后,应当提到侗族和壮族的五彩 侗锦 和 壮锦 ,纱线的染色也应是一门特殊的技艺 这些都应当代表着较高的染织技术刺绣是贵州各民族服饰纹样的重要制作方式 百苗图 中所提到的土锦 [1]( P. 192 195)是挑绣制作的 百苗图 所绘各民族所穿的花衣 花裙,有不少也是刺绣成的 一般来说,苗族的刺绣技艺最为突出 从 百苗图 附图中可以看出,黔中南支系和川黔滇支系的苗族,其衣裙图案大多为几何纹,应当是挑绣制作的再次,从成衣的剪裁工艺看,各民族的技艺也互有差异 从 百苗图 的附图中可以看出,黔中南支系苗族的衣着大多为贯首衣和百褶裙黔东南支系的苗族则多为宽松的对襟衣和短裙这些服装的制作,代表着有缝无裁类型的成衣水准 而 百苗图 中后期版本附图所描绘的布依族服装,清楚地绘出了圆襟下摆锦袖上衣 这类服装构型已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用的是裁缝并用的成衣方式 这是贵州境内各民族中,成衣技艺较高的代表 介于上述两类成衣手段之间的过渡型,可以用 高坡苗 [1]( P. 432 439)条附图和水家苗 [1]( P. 340 347)条的附图作代表,图中所展示的裙子,是用不同颜色的布条拼缝而成,其制作难度低于布依族上装,而属于苗族的贯首衣从上述三个方面均可看出贵州各民族的成衣
工艺发展很不平衡,以致于不同发展阶段的纺织 印染成衣技艺在贵州境内的各民族中同时并存
四 各民族纺织技艺交流共生
各民族成衣技艺传承不同,但各民族在互动中相互借鉴 相互学习 共同发展的实例,则比比皆是 百苗图 对这一情况虽未能列入专项记载,但在无意之中仍然把相互交流的事实客观地保存下来 仅就 百苗图 现存各版本反映的事实,结合当今的田野调查资料,我们发现促成贵州高原纺织技艺交流的形式可大别为三种其一是凭借政治实力推动本民族纺织技艺向其他民族传播 其二是通过市场渠道将纺织技艺扩展至其他民族中 其三是在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中通过日常接触而实现技艺的族际传播历史上,彝族地方势力曾长期称霸贵州,彝族的纺织成衣技艺在贵州的众多民族中也得到迅速传播 彝族的披毡用擀毡工艺制作而成 这一技艺的传播,造就了一个职业擀毡的汉移民集团,这就是 百苗图 中记载的 蔡家苗,男子衣毡衣,女则制毡为髻,缘饰青布,高尺许,若牛角状,以长簪绾之 [1]( P. 33)可见, 蔡家这一汉族移民集团不仅自己衣用毛毡,还将毛披毡贩运到苗族 仡佬族和部分布依族中 明清两代,黔中和黔西北各地不少居民都普遍穿用毛毡 有的民族在毛毡的补给受阻后,毛毡外披发展成了宗教祭奠用的法衣 百苗图 中 西苗 条记载有 披大毡 戴毡帽 穿皮靴的记载, [1]( P. 126 131)反映了这一事实彝族 贵黑贱白 的衣着习尚,也随政治势力推广到黔中 黔西北各民族中,产生了龙家 ( 曾竹龙家 狗耳龙家 ) 那样的全民尚白的民族群体和黔西北地区仡佬族普遍尚白的衣着习俗, [1]( P. 462 469)还导致了苗族 汉族移民 部分布依族服装色尚上的黑白对举 就连彝族的特有头饰也影响到各民族的传统发型彝族的毛纺工艺被 里民子 [1]( P. 52 67)和白儿子 [1]( P. 470 477)的汉移民集团所受,并演化成了市场化的纺织品 至于黔西北地区的仡佬族,则一直使用毛纺技术成衣 不过主要是自织自用,极少转化为商品元 明 清三代黔东南地区有很多侗族土司 汉族地区先进的种糯和棉纺技术,主要是通过他们作桥梁传播到贵州各族之中去的,而传播的动力主要是凭借王朝赋予他们的地方行政权力,以至于黔东南和黔南地区的各民族其纺织器械大多取准于侗族纺织器械原型,侗锦的织造在苗族 水族中都有所反映19 世纪初的贵州,尽管市场经济不发达,但满足日常生活所需的集市贸易还是普遍存在的 在苗族 侗族中发展起来的市场产品,就是这一市场化的产物 随着纺织产品的市场流播,4 8各民族的编绩技艺也获得了一个大范围交流的机会 百苗图 罗鬼女官 [1]( P. 9 15)条附图所描绘的彝族土司服饰,就有不少是汉族地区的锦缎 清江苗 条还记载 喜穿戏箱锦袍,凡汉人以旧袍售之,其价多倍 , [1]( P. 405)这反映当时侗族人民酷爱汉族传统服装,连汉族的旧戏装都要高价收买,表现出贵州各族对汉族纺织品和纺织技艺的喜爱和向往 随着汉族移民的增多,汉族地区的纺织技艺也对贵州各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百苗图 有关布依族和苗族的附图中,不少衣着纹样深受汉族影响,甚至可能是直接用汉族地区的纺织产品制作而成 可见,市场渠道在推动纺织技艺的传播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日常交流是促成纺织技艺传播的最稳定 最常规的渠道 蜡染在宋代的 溪蛮丛笑 中的点蜡幔 [6]条和 岭外代答 的 瑶斑布 [7]条都有记载,但在 百苗图 中苗族 布依族仡佬族都普遍掌握了这一印染技术 在今天,布依族地区还形成了众多的蜡染之乡苗族的挑绣与刺绣也通过日常交流的渠道较大地影响了贵州各民族的衣着 百苗图 不少附图所展示的衣着纹样,有不少就是用挑绣与刺绣的方法制作而成 当然,早年的刺绣和挑绣是用麻线完成的,但到 百苗图 成书之际,随着都柳江和清水江航道的开通,汉族地区盛产的丝线批量流入贵州 对比 百苗图 各版本的附图后,不难发现,各族衣着日趋艳丽和花纹繁富,这显然离不开汉族地区传入的精美丝线 此外,汉族地区通用的白银也在这一时期流入贵州各民族中,使贵州各民族的装饰品为之改观,银饰发达起来 [8]
总之,各民族纺织技艺的交流,既有渐进的过程,也有跃进的过程,两者相辅相成,共同促进了贵州各族制衣技艺的发展 今天,编草为衣,以油或蜡涂抹脚底以代鞋袜的简陋衣着已成了历史,但 百苗图 却为我们忠实地保存下了这一过程中的众多细节,成为研究贵州高原各族纺织技艺演化的珍贵资料
参 考 文 献
1 杨庭硕,潘盛之. 百苗图抄本汇编 [M] . 贵阳: 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
2 清 严如煜. 苗防备览 [Z] . 卷一,风俗考,吉首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图书馆藏本.
3 清 阿琳. 红苗归流图,共 25 幅,反映红苗生产与生活场景,转引自吴新福. 中国苗族通史 (上) [M] . 贵
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243.
4 清 傅恒等. 皇清职贡图 [Z] . 卷三,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藏本.
5 李汉林. 百苗图校释 [M] . 贵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2001. 180.
6 符太浩. 溪蛮丛笑 研究 [M] . 贵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2003. 131 133.
7 宋 周去非. 岭外代答 [Z] . 北京: 中华书局,1999. 224.
8 罗康隆. 族际关系论 [] .
Textile Technology of Ethnic Groups in Guizhou Plateau in the
Early 19th Century from 100
LUO Kanglong
(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Ethnology,Jishou University,Jishou 416000)
[Abstract]The textile technology of ethnic groups in Guizhou shown in The 100 Seedlings Map have five
characteristics,i. e. ,the full use of local natural resources; the diversity of the ethnic textile equipment; the
imbalance of ethnic groups' textile technology development; the reference among the groups and the clear clue
of joint development. All these features could still be dimly visible in today's field survey.
[Key words]The 100 Seedlings Map; the early 19th century; Guizhou Plateau; textile technology
责任编辑 李 �
5 8

2010 年第 4 期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No. 4,2010
第 37 卷 Journal of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Vol. 37
(总第 191 期) (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General No. 191

Tags:

作者:罗康隆 刘慧群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