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论著>>正文

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草苗的通婚圈和阶层婚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罗康隆 石林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1-12 17:19:53
草苗的通婚圈和阶层婚
                                           石林 罗康隆
[ 摘 要]  草苗是苗族的一个支系, 居住在湘黔桂三省交界的山地上。草苗内部分为60 苗, 40 苗和花苗三个支系。在支系内又分为 上层亲( 良亲) 、  中层亲和 下层亲三个不同的婚姻阶层。草苗存在着严格的族内婚,支系内婚和阶层内婚,这对草苗人口素质的提高和人权平等等带来了不良的后果。
[ 关键词]  草苗;通婚圈;阶层婚
[ 中图分类号]  C912  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 3887( 2006) 06- 0043- 05
Intermarriage Circle and RankEndogamy of Cao Miao PeopleSH I L in, LUO Kanglong( J i shou Uni ver si ty , J ishou 416000, China)Abstract: CaoMiao gr oup, residing in the mountainous area of the commo nboundary of Hunan, Guizhou and Guangx i , is a branch of Miao Ethnic Gr oup.T her e ar e three sub- branches of CaoMiao: 60 Miao, 40Miao and Hua Miao.Wi thin each subbranch, there are three differ ent marriage ranks: highrank marriage, midrank marriag e, and lowrank marr iag e. Cao Miao people have beenst rict ly pr act icing endog amy, lineal ex ogamy and rank endo gamy, w hich has broug ht about harmful ef fect on improv ement o f population quality and human r ig ht equality of Cao Miao peo ple.Key Words: CaoMiao; Intermarriage Circle; Rank Endog amy
一、 草苗概述
草 苗是苗族的一个支系。草苗自称为 mjiu ( 直译苗草) ,与侗族对其的称呼相同。草苗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 说侗话唱汉歌, 但其所说的侗语与当地侗族所说的侗语略有差异, 相互之间从语言上就能判断出谁是草苗谁是侗族。草苗虽居住在南部侗族区内,但却保留了不少北部侗族特有的词汇底层。草苗是一个山地民族, 主要分布在湘黔桂交界的三省坡及其附近的山地上, 即贵州省黎平县洪州乡的归垒、 九蕨、 塘冲、 归欧等村寨, 龙额乡的亚罕、归白、 树果、 万台等村寨,水口乡的坪善、 塘华、 岩湾、命江、 塘培、 傻罗、 地钉等村寨, 德顺乡的鸡窝、 老寨等村寨,顺化乡的高泽、 半江、 归斗、 富荣等村寨; 从江县的 te33ke53, leng55t i55, wang35liang22等村寨; 广西三江县独洞乡的其马、 高宇、 牙戈、 高亚等村寨, 林溪乡的牙已村, 同乐乡的归亚、 归美、 归纳、 归东、 八洞、 交打、 美孝、 上朗、 培秀、 雅岜、 平香甲、 基两、 甫打、 岑培、 平宽等村寨,良口乡的归斗、 良柳、 两同、 寨沙、 布昭、 布糯等村寨,八江乡的汾水、 布代、 归内、 布田、 黄柏、 滩背等村寨,洋溪乡的安马、 白岩、 岑夜、 奴图、 岑登等40 余个村寨; 湖南省通道县大高坪乡的大高坪、 龙寨塘、 田坝寨、 下龙寨、 龙冲寨、 排楼寨、 黄柏村、 地了村,锅冲乡的锅冲村, 独坡乡的孟冲村, 牙屯堡镇的逊冲村等。草苗约有65000 余人, 其中黎平县约有30000人,三江县约有23000 人, 通道县约有8000 人。据说,草苗原先分为三个支系: 内部苗( kang31kao31, 60 苗、 40 苗都属此) 、 中部苗( kang31ta53, 花苗属此) , 外部苗( kang31pak33)。过去草苗每迁到一个新地,因生活条件发生变化及人口的增多都要埋岩立碑,以对与形势变化不适的旧的婚姻礼俗进行修订。吴金辉(黎平县党校副校长,归垒村人)介绍, 过去在黎平县洪州乡的下温及岩寨两村之间的一空地上立有第四块碑,距今已有 16 代了, 该碑还是上述的三个支系共同埋立的。其后又在黎平县洪州乡的都垒(归垒) 立第五块碑,距今已有十四、 十五代了,此碑是 60 苗单独埋立的, 40 苗、 中部苗和外部苗都未参加。吴金辉说以上这两块碑都是其祖上组织埋立的。又据吴维尚( 黎平起凡村人, 67 岁) 老人介绍,第三块碑立在三江县的高宇、 其马, 而第一、 第二块碑就不知埋在什么地方了。第五碑后又立了唐冲碑( 黎平境内)、 ya53kueng53碑(三江境内)、 归白碑( 黎平境内) 、 高达碑( 三江境内)、 归宝碑( 三江境内,1960 年迁入黎平亚罕村下的野鸡溪旁, kui33meu22)。现除了亚罕碑尚存外,其他碑据说已不复存在。( 据说归垒地下也埋有一碑,地上碑已不复存在)。以上所说的诸碑,笔者在翻阅草苗婚礼颂词时得以证实。现在所称的草苗包含 60 苗 ( mjiu55l jo k22shep22)、 40 苗( mjiu55sii53shep22) 和中部苗( mjiu55ken53, 又叫花苗)。草苗的这三个支系在妇女所穿的服饰上略有区别。60 苗和40 苗妇女的上衣为大襟长衣, 穿上后比百褶裙短10cm 左右,二者不同的地方是60 苗的大襟为右开( shet33w a35) , 40 苗的大襟为左开( shet33she33)。而花苗的衣服较短,同时在其衣领上,衣服的下摆及裤脚的中间均镶有一道花边,这是 60 苗和 40 苗所没有的, 也是花苗得名的原因①。三种草苗在语言上的唯一差别, 就是对否定副词 不 的说法略有不同; 各地 60 苗都说为kw e22;黎平 40 苗说为 ng e22, 花苗为nie22; 通道花苗说为nge22。在三种草苗中, 60 苗的人口为最多, 40苗次之,花苗的人口最少。三种草苗大都不住在同一寨内。40 苗主要分布在黎平县的坪善、tem55kang55,已转、 塘华、 下忍转、 风云、 高鸟、 上高贡等村寨,从江县的草苗都是40 苗,三江县和通道县无 40苗。花苗大都分布在通道县的锅冲乡和大高坪乡的黄柏、 地了等地。外部苗现分布在黎平县德顺乡的chi31chang22,和湖南靖州、 通道两县交界的四乡、 播阳等地。外部苗的衣服与花苗相同, 但其语言与草苗不能相通。关于草苗的由来,三江县归斗村吴氏宗支簿载:
 昔我吴戍一支, 始住江西泰和县鹅甲大坝发迹之源,自宋太祖平一海宇,我吴戍祖从楚南出贵州至潭亮二江及庄皇大段家焉, 镇安数代, 又遇变世不安,迁居五开五脑寨( 今黎平县城关镇   笔者注) , 昔贵州之地,及明朝朱太祖洪武二年诏告,即委派一抚官带领雄兵数万至五脑扎住,筑城立府, 号黎平府,扰乱多端, 我祖见事不谐, 难受其苦, 有之移居五开家焉, 有之转下同古八竹坪家焉, 今号地潭溪司也( 潭溪在今黎平县境内   笔者注) 。及明末万历年间,我有二太祖公名叫悦楼, 读楼,字讳央朝、 央明,自慕苗村出身, 祖公各务生涯,又移居黄白家焉( 今三江通道各有一草苗村名叫黄柏   笔者注) ,央明公至黄白屯移居黄白屯住焉, 央朝公自黄白屯又移居高宇家焉。(高宇村在今三江县   笔者注)。
    又据三江县八江乡布代村龙姓、 吴氏草苗宗支簿载,祖宗原籍都是江西太和、 永新的汉族, 元朝中期才从江西迁到湖南会同、 靖县一带, 17 世纪 40 年代又从那些地方迁到现在的独洞乡玉马高宇两村, 到第二代才演变为草苗的。 [ 1]又据布代村吴氏宗谱载,一世祖吴荣还在清康熙五十四年( 1715 年) 从高宇移居到布代村,至今已有12 代。又据布代村一吴姓老人介绍,其祖先原在靖州岑秋( chen22siu35)居住,后从那里迁到高宇,再从高宇迁到布代,其祖坟现尚在高宇。高宇吴通腾也说, 三江的吴姓草苗都是从高宇迁去的。又据通道吴家彦介绍, 其始祖于清顺治年间从靖州三秋到通道大高坪给人放牛, 然后在此安家,三秋现仍有其祖坟。又据黎平吴金辉介绍,其祖先先从靖州甘棠迁到靖州通道交界的四乡、 播阳一带,后又从那里迁到黎平洪州, 黎平境内的草苗又大都是从洪州迁去的。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 (一) 关于草苗迁到现居住地的时间:黎平草苗迁到洪州的时间已有十六代, 大约在明万历年间, 即公元1605 年左右; 三江草苗迁到高宇、 其马的时间大约在 17 世纪40 年代 ( 1640~ 1649) ,即明末清初之间; 通道草苗迁入大高坪的时间在清顺治年间( 1644~ 1661)。这就是说三省草苗迁到现居住地的时间大约在1605~ 1649 年间, 即在明末清初陆续迁入的。( 二)三省草苗都是从湖南靖州迁去的,各地草苗家谱和民间口传都如此认为。草苗的一大特点就是 说侗话唱汉歌, 也可从其语言方面能证实其是从靖州来的。草苗的一部分词与北侗的锦屏秀洞( 与靖州三秋相邻)相同, 而与南侗的通道、 三江侗语不同。我们认为,这一部分词汇是北部侗语留在草苗中的语言底层。例如:猴 药 肚子 土 日子 黄牛 背 兄 帽 桌子秀洞 lei1mei4tu3en3p en1tu 3em3pau3meu6tai2草苗 lei1mei4tu3en3p en1tu 3kem3pau3meu6tai2通道 m un6em3l on g2m ak8man1sen 2lai2chai4em 4sh on g2 在语法方面, 草苗话也留有北部侗语的语法底层,即人称代词的语序与北侗相同而与南侗相左。例如:我 父亲 他 的 黄牛秀洞 jau 2pu 4mau6ti3tu2草苗 jau 2pu 4mau6ti3tu2通道pu4jau2sen 2mau6① 吴维尚和吴金辉都说 60 苗的大襟右开, 40 苗为左开, 而杨盛中主编的《黎平县民族志》写的却同上述相左。笔者在黎平和三江实地看到 60 苗妇女所穿的衣服也是右开的。所以, 被访者的所言是正确的。以上语言事实也证明草苗确系从靖州迁去的。
二、 草苗的婚姻圈
婚姻圈指人们从宗教、 民族、 文化、 经济等不同角度出发而选择的通婚范围。我们这里主要从民族的角度出发来讨论草苗的通婚范围。过去草苗实行严格的族内婚,不同毗邻的侗族、汉族、 苗族、 瑶族通婚, 1949 年以前尤甚。吴家彦( 通道大高坪村人) 介绍, 过去通道草苗都在族内通婚,个别草苗女子嫁给外族的现象有,但男人娶外族女人为妻的没有。三江草苗俗话说:  谷种可以混,人种不能混。过去在三江如有草苗姑娘嫁了外族人,父母就会在房柱上钉上耙钉, 并发誓: 除非耙钉能生根发芽,否则你不能回来! 笔者在黎平访时被访者也告诉我, 前些年有一在北京工作的草苗男青年, 想同外族女子结婚, 其父母和房族一致反对,理由是如这样做他们家将被本族人孤立, 以后父母和本房族老人一旦去世, 将无人帮助抬棺材。后来该草苗青年只好放弃了此打算。过去由于草苗实行严格的族内婚,加上那时草苗人口稀少,很难在本地找到合适的配偶。这样草苗只能远走异乡去行歌坐月,寻找中意的配偶, 通婚圈有的远在七八十里外。男青年们清晨从家里出发,步行在崎岖的山路上, 晚上才走到姑娘家,与姑娘们在其家中谈情说爱,吟歌唱曲一直到天亮,第二天一早又急匆匆往家赶,非常辛苦。吴家彦说, 过去大高坪的草苗很多人同广西三江高宇、 其马、 高难、 归内、 定干、 汾水、 牙已等地的草苗结亲,两地的距离在80 里以上。那时草苗的通婚圈正如其婚礼颂词所言:sam55shi53li31kh en35sem42si55h u31三 十 里 路 寻 妻 夫chu 33sh i5l i3lu55sem42qen 22jan 22九 十 里 路 寻 人 屋t ap33k hau 33kh au33jai33担 酒 酒 久t ap33nan31n an31w ang55担 肉 肉 臭  三十里外去找妻(夫) , / 九十里外去找夫(妻) , / 挑的酒变味, /担的肉变臭。除了严格的族内婚外, 草苗还实行严格的支系内婚, 即在草苗内部, 60 苗、 40 苗和花苗之间也禁止通婚。草苗的通婚禁婚以及婚礼、 休婚、 姑表婚等内容都通过立碑的形式来体现, 对此都极重视不能失信,违者将受到严处。吴维尚介绍, 大约在 350 多年前,草苗在归垒开会, 准备立第五块碑, 以对草苗的婚姻大事进行规范。但40 苗的寨老不守信失约了,到碑立好了才骑着马, 坐着轿子姗姗来迟, 引起 60苗的不满,双方发生争执, 造成分裂。自那以后, 60苗和40 苗间禁止通婚。60 苗内部尚规定谁若同 40苗通婚,就被从60 苗中开除。黎平亚罕村龙登玉老人介绍, 1960年当地草苗在三江归宝商议婚姻立碑之事,那时正遇饥荒, 亚罕村饿死了900 多人, 为了减轻大家的婚礼负担,商量对以前的婚姻条约进行修改。当时, 三江有一寨子叫 kui33 lo55, 比较富裕,对此不以为然,大家开会时该寨寨老还在山上骑马游玩,到会议将结束时才赶来, 激起公愤, 当即被从通婚圈中开除, 禁止各寨同其通婚。三江八代村吴启航也介绍,随着草苗生活水平的提高, 当地草苗婚礼有铺张浪费的趋向。为了不使草苗有人因婚礼铺张而结不起婚的现象出现, 该村老人协会根据大家的承受能力,对婚礼进行了约定, 不得违反。但后来有一家宰牛杀猪, 大操大办婚事, 违反了村规民约,大家决定不去参加其婚礼。自那以后, 村上无人敢违反此婚约。草苗严格的族内婚和支系内婚在 1949 年以后特别在改革开放后逐渐得到了改变。不少在外工作的男子有的娶了外族女子为妻。如吴家彦和吴启航在外出工作后都娶侗族女子为妻。也有的草苗女子到外地打工后, 嫁给了外族的男子。由于文化方面的差异,加上草苗所处的地理环境较差,以及在经济方面较为贫穷落后,过去当地侗族女子嫁到草苗村寨去的几乎没有。如今由于观念的变化, 以及草苗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进步, 侗族女子嫁到草苗村寨的现象已开始出现。笔者在布代村就听说, 一个家在都柳江边,为本县富禄乡浪沧村的侗族姑娘就远嫁到了该村。草苗为何要实行严格的族内婚, 正如其俗语所说的那样:  谷种可以混,人种不可以混。由于草苗是外来民族,又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弱势民族,为了保持民族的纯洁性和延续性, 避免草苗被外族同化、 异化,因此,不同外族通婚不能不说是其唯一的选择。另外,草苗过去是一个受欺压受歧视的民族,使其产生了对外族的不信任和防范的心理, 这也是其不同外族通婚的另一原因。支系内婚也是草苗维护民族团结和民族习惯法权威性的艰难选择。40 苗和kui33 lo55寨被从通婚圈中排除, 正是草苗维护其民族习惯法的权威性的具体体现。如今族内婚和支系内婚的观念在草苗的一部分地区和一部分人中, 已逐渐得到改变。如通道的草苗和花苗间现已普遍通婚。对草苗女子同外族男子通婚的现象也已逐渐认同, 但对整个草苗社会来说,要想达到族内外支系内外通婚的完全自由化, 目前还未能实现。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草苗的族内婚对草苗独特文化的保护是有益的。   
   三、 草苗的阶层婚
草苗不仅存在严格的族内婚和支系内婚, 更存在着严格的阶层婚。草苗的婚姻可用图1 来表示:图 1  草苗的阶层婚从图1 可看出, 草苗的婚姻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在第一阶段时,内部苗、 中部苗和外部苗还在一个通婚圈内, 三者之间可自由通婚。据吴金辉介绍,在距今16 代约 400 年前, 草苗立第四块碑的时候,草苗中、 内、 外三个支系互相间还通婚, 还在一个通婚圈内。在第二个阶段时,通婚圈缩小了,通婚仅限于在内部苗内,当时 60 苗和40 苗还未分裂,二者还在一个通婚圈内, 但中部苗和外部苗已被排除在通婚圈之外。在第三阶段时, 草苗的通婚圈进一步缩小, 60 苗和40 苗已然分裂,二者已分裂成两个不同的通婚圈,互相间已禁止通婚,时间在草苗立第五块碑时,距今有十四、 十五代, 约在 350 年前。三江境内的草苗都是60苗;通道境内大部分为 60 苗, 还有一部分花苗;从江境内都是40 苗;黎平境内的 60苗为多数, 40 苗的人数较少。草苗为何分为 60 苗和40 苗,多数人说原因不明。也有人说因为在结婚时, 60 苗的送亲客为6 亲客,而40 苗为 4亲客①。所谓的阶层婚指草苗分为上、 中、 下三个阶层婚:  上层亲 ( sen35lai55, 意为 好亲) 、  中层亲( sen35pan22ta53)、  下层亲( sen35pan22te33) 。三个阶层间禁止通婚, 通婚仅限于在同一阶层内。草苗的阶层婚形成于何时现已无法稽考, 时间恐怕较为久远。婚姻分为上、 中、 下三个不同的阶层, 这是草苗婚姻价值取向的体现。在草苗内 上层亲的人数为最多,人们认为只有其是 好亲, 根正苗好。 上层亲只有同 上层亲通婚才能保证其优越的婚姻地位, 才不会被人歧视。如果同 中层亲和 下层亲通婚,就意味着自己及子孙后代将永远变成社会地位低下的 中层亲和下层亲。 中层亲虽不至于像 下层亲那样被社会冷眼相待, 但由于其在寨子里是外来户,人口少,势单力薄,也易受人欺压, 所以,  上层亲也不愿同其通婚。而对 下层亲,人们认为其属于身上 有鬼一族,常常会兴妖作祟害人,是寨子里人畜患病的祸根。为了防止被 下层亲的妖风邪气传染到自己身上, 人们不愿同其密切交往。路上见到下层亲, 人们像躲瘟疫一样, 能躲则躲,不能躲时就用手摸自己的头部或在其走后吐口水,就能防其作祟害人。常人不能同其共睡,共穿衣服,共洗一张脸帕。若同其同睡超过 7 天以上就会被其传染,变成 下层亲。若被 下层亲作祟致病,晚上将石头,牛粪投向其住房, 并默默诅咒他们, 或惹其发怒骂人,患者的病就会消失。人们认为 下层亲的身份具有不可改变性、 遗传性和传染性, 即使其娶了非下层亲的人,或嫁给了非 下层亲的人,其身份也不会因此而改变,相反还会连累对方使其也永远变成 下层亲。因此 下层亲在草苗社会中的地位十分低下, 他们孤立无援, 他们被草苗社会边缘化、 妖魔化, 他们心灵上的痛苦、 创伤是常人难以理解和治愈的。这种身份和境况, 给其生活、 劳动、 教育、 婚姻等带来极大的困难和痛苦。人们不愿同其一起吃饭,一起劳动, 共坐一张课桌, 更不敢同其行歌坐月,谈情说爱, 谈婚论嫁。男青年在行歌坐月时,一旦发现姑娘长得美貌迷人, 摸其手圆溜溜的,他们认为十有八九是 下层亲, 应该放弃同其来往。由于只能同属 下层亲的人结婚,  下层亲的通婚圈更为狭小,使 下层亲男女青年的婚姻问题更难解决。他们有的因此不得不降低条件, 同年龄大的或残疾的或长相丑陋的非 下层亲人结婚, 或远嫁他乡以改变自己不幸的人生。在草苗社会中, 凡敢于同下层亲结婚的,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往往会造成父子不认和家庭破裂。一位在南宁工作的草苗处级干部,娶了一 下层亲的女子为妻。有一年, 夫妻双双在清明节时回乡扫墓和看望父母, 但到家后被父母拒之于门外, 带来的礼品也被扔到野外。这样做是父母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他们还要在这里长久生活,不如此父母及其他亲人将被大家孤立、 歧① 据龙登玉(黎平亚罕村人)、 吴家彦( 通道大高坪村人)、 吴启航(三江布代村人)、 吴通腾(三江高宇村人)等介绍, 草苗的婚礼与众不同, 分迎亲和送亲两个不同的时段进行。草苗男女青年大都经行歌坐月定终身。迎亲的时间都定在农历的 12 月, 男方派本家族能说会道, 能歌善唱的妇女在天黑前去到新娘家接新娘, 并须在第二天清早寅时赶到新郎家。稍事休息, 待天亮后又派两到三个本族妇女陪新娘回娘家吃早茶(若娘家在本寨)意为难舍父母之情回娘家吃最后一餐早茶。若娘家非本寨人, 则在本寨找一与新郎不同姓的人家代为 转脚。回到郎家后, 郎家请同房族的妇女吃油茶, 由新娘亲自打油茶招待。第三天, 才是新郎家办喜酒招待亲戚朋友的日子。等快过年时, 又由房族中的两名懂礼的中年妇女送新娘回家过年。新娘过完年后须在大年初四前赶回郎家, 因初四是草苗统一规定的送新娘回娘家的日子, 也是新娘家办喜酒的日子。送新客 60 苗由 6 个人组成, 有的由新郎父亲, 两伴郎, 两伴女和新娘, 有的是新郎父亲, 两名 伴公 , 两名放炮手和新娘。40 苗一般是 4 亲客。由送亲客把礼物送给娘家。这样经过年前年后十余天, 婚礼才算结束。   
      一个在大都市工作, 有身份有地位的干部尚且如此, 何况普通的 下层亲人呢? 在寨子里凡兄弟中一旦有一人娶了 下层亲妻子, 另一人必定把共住的木楼的房柱破开,把房子一分为二,兄弟间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不再来往。 下层亲形成于何时原因是什么, 草苗人也说不清。他们说 下层亲根子不好,  下层亲会兴妖作祟害人,使人得病等说法,都是老班一代代传下来的,我们不能不信。那么 下层亲与家庭的经济条件、 身体好坏和姓氏的不同有否关系呢? 大家的回答都是否定的。有人聪明能干没什么病也很富裕但是 下层亲,有人呆傻贫穷身体也不好但不是 下层亲。 下层亲同姓氏也没什么关系,同姓的人有的是 下层亲有的不是。在中国古代社会有 良民和 贱民两个不同的阶层, 这两大阶层是 良贱禁婚的。 良民指的是士、 农、 工、 商,  贱人指的是奴婢、 僮仆、 官户、 杂户、 工乐百户、 倡优、 隶卒、 伴当、 世仆、 部典等。 [2]可见古代的 良贱禁婚完全是以职业的贵贱来划分的, 但草苗社会的阶层禁婚则看不到这方面的痕迹。古代某种可怕的传染病可能是草苗 下层亲形成的真正原因。古时候, 因自然环境恶劣,卫生条件差,人们由于对疾病的无知, 一旦得了天花、 肺痨、 霍乱、 肝炎、 鼠疫等传染病, 造成大批人员死亡,对此感到束手无策和十分恐惧,进而误认为这一部分人身上一定有某种邪魔的东西, 能使人患病。于是就把这一部人视为极端异类, 禁止同其交往接触,并把其打入另册叫其为 下层亲, 同时禁止同其结婚。在贵州锦屏九寨侗族地区, 也存在着同草苗 下层亲类似的 生鬼( chui33 shen11)、  猫鬼( chui33 meu31) 和 兽鬼 ( chui33 sou44 ) 的社会现象。 [ 3]其中据说属 猫鬼的人在呼吸时同猫呼吸时所发出的呼嘿呼嘿的声音类似。在古代草苗社会亦因有人得了传染病,人们因惧怕而断绝与其来往, 禁止同其结婚,并称其为 下层亲。
四、 余论
草苗社会由于存在着严格的族内婚( 通婚圈仅限于草苗内) 和支系内婚(通婚圈仅限于同一支系内)及严厉的阶层婚( 通婚圈仅限于同一阶层内)。我们可以一个路线图来展现草苗婚姻走过的历程:苗族内   草苗内   同支系内   同阶层内。从上面的路线图可看出, 草苗的通婚圈越演变越缩小,通婚圈的狭小势必降低草苗的人口素质和影响草苗社会的团结安定。草苗的婚姻分为 上层亲、  中层亲和 下层亲的历史由来已久, 阶层间禁婚的观念在人们心目中已根深蒂固, 草苗社会对 下层亲的孤立、 歧视、妖魔化并未随着时代的前进,科学文化的进步昌明,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丰富改善而有明显的改善。在湘黔桂三省交界地区的侗、 苗、 瑶等民族的部分地区,也存在着类似于草苗下层亲这样的社会问题,只不过草苗更具典型性而已。在黔东南有一侗族干部,冲破世俗偏见和家人的强大压力,坚决同 生鬼女子结为夫妻, 想以其一县之长的行动来示范家乡大众,感化社会, 但在巨大的社会压力和可怕的后果下,其家人也不得不断绝与他的父子关系, 痛苦地将其拒之于家门之外。草苗社会存在的通婚范围狭小的现状和阶层间禁婚问题,草苗 下层亲的被边缘化、 妖魔化和被歧视问题,我们希望能引起当地各级政府和全社会的关心重视。我们建议:第一,从科学的角度教育广大草苗群众,让大家认识到,前人加在 下层亲身上的妖魔之名是毫无科学根据的, 是无中生有的,也是违反民族平等公民平等的国家大法的。第二, 社会的文明进步是消除群众愚昧无知和迷信陋俗的良剂。政府各部门要加强对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相对滞后的草苗社会的帮扶力度。只有草苗的各种落后现状得到提高改善后,草苗社会存在的上述问题才能得到解决。第三,各级政府部门在政策和经济上, 要对草苗的下层亲、 侗族的 生鬼等弱势群体进行倾斜和帮扶。要做好草苗社会各阶层的工作, 经过民主协商,废除对 下层亲不公的民间婚姻习惯法,制定新的民间婚姻习惯法, 让 下层亲重新回到草苗社会的通婚圈中来。我们深信, 只要各级政府采取适当的措施,广大群众发扬平等宽容的精神,草苗社会存在的这一与现代文明不和谐的问题一定能得以解决,平等团结和谐的草苗社会一定能实现。
[参 考 文 献]
[ 1]吴安帮,龙万帅.草苗民歌附记[ A] .吴洗. 三江各族民歌[ C] . 1989.
[ 2]曹定军. 中国婚姻陋俗源流 良与贱的禁婚[ M] 香港: 新世界出
版社, 1994.
[ 3]傅安辉, 余达忠. 寻找九寨 鬼族[ J] 民间文化, 2000, ( 4) .
收稿日期 2006- 06- 28
[责任编辑 秦红增]
[责任校对 刘莲芳]
[作者简介]  石林, 吉首大学历史与文化学院、 人类学
与民族学研究所特聘教授,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
师; 罗康隆( 1965~ ) , 男, 苗族, 博士, 吉首大学历史与文化
学院院长、 人类学与民族学研究所所长、 教授、 硕士生导师。
湖南吉首, 邮编: 416000。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GUANGXI UNIVERS ITY FOR NATIONALITIES
( Ph ilosophy an d S ocial S cien ce Edit ion)
28卷第6  2006 11
VOL. 28 NO. 6  NOV. 2006
 

Tags:

作者:罗康隆 石林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Copyright © 2009 中国山地民族文化网. All Rights Reserved .